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比我想象中爱你

似曾相识

比我想象中爱你 金昭 2891 2016-09-20 00:22:39

  握着手中泛黄照片初夏嘴里有一股苦涩意味,里面映照着两个人儿天真活泼的笑脸。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翻阅这张相片,只因不再想去触及那段说不出的回忆罢。殊不知,眼角的泪水浸湿了脸庞,寒意侵袭。

  砰!门外玻璃杯滑落震碎的声音惊醒了沉浸的初夏,她来不及将照片安置慌张的将脸上泪水擦尽,像是从未发生过刚才一幕般,走出了屋。

  来到客厅,妹妹初卿正慌乱的收拾地板上的一片狼藉,”怎么这麽不小心啊”初夏走上前去俯身帮忙,语气却略带宠溺。

  “姐姐,我刚刚想喝水,谁知道不小心被椅子绊倒了呵呵”妹妹娇嗲可爱的说着,真是拿她没办法。

  初夏会心一笑伸出手来温柔的摸了摸初卿的头发”就你会说,拿你没办法。还有啊,以后不要去那种娱乐场所,你怎么会在酒吧出现,那里是你能去的地方吗?”

  “知道了,可是姐姐为什么可以去我就不行啊?”澄澈的目光目不转睛得看着她。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你还小,好好上学才是你的本分。”刚说完似乎意识到什么似的“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工作?谁告诉你的?”

  “啊,没有啊姐,我……”初卿的眼神明显瞟向令一边,尽量掩饰神情的惶恐。

  初夏默默的听着这一切,若有所思的想着,又道“一会我去医院给妈妈送饭,你今天你和我一起吗?”初夏带着询问将目光投向一脸发呆的初卿,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她。

  “啊!姐怎么了?”初卿恍然道。

  “我刚刚说去医院送饭,不一起去看看妈妈嘛?又在发什么呆啊你,刚刚的事情,我不计较就是了,以后你就明白了”

  ”呃…没有啊呵呵,我一会来有点事所以下午再去吧嘿嘿”初卿似在掩饰什么,迟疑后顿顿的说道。

  初夏走后,初卿来到刚刚姐姐的卧室拿起书桌上的照片端详,心里的疑惑更加深化了。

  当初夏拿着煲好的汤走在路上时,突然记起书桌上的照片,立即跑回家中看见妹妹的这一墓,怒斥着初卿,初卿转身被捉了现行,像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般羞愧,低着头。她心慌了急忙夺下照片,仔细检查了照片的完好,才将其安置好,过程中只甩了一句“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最终摔门而出。

  有些人,有些事,不想被人碰触,即便是普普通通的伤口,一旦被人轻易接起伤疤,久久不会愈合。

  漫无目的的游走在广场,泪水不停在打转,她不能忘怀照片中的人儿,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冉鑫对她说“不管以后怎样,我们都会在一起”,那温润的声音贯彻耳际。右手被右手牵起,清澈悦耳的笑声洒满与空气间流动,最后是两个明媚的背影消失于地平线。

  她的自卑,她的坏脾气,她的惊慌失措,全部在冉鑫的出现全部崩塌,原来她也可以笑得很灿烂,不在背负包袱的活着,,,自此变成为被人艳羡的对象,因为冉鑫真的很出色,出色的连出现都胆怯都害怕他会离开。可是,当前一天还笑的嫣然如花的她推开门后,她知道,他走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好像这个人根本没存在过,心被掏空般空洞,失望泪水…接踵而至。

  说她固执也好,傻瓜也罢,那是一段伤,执意不愿愈合的伤,滴淌的血液证明真实的存在。追溯从前吗?直到这刻她才感觉到自己已经走了这麽远,挂念吗?或许吧。曾经的种种可惜已经找不到任何线索,曾幻想着某年某月哪怕是彼此擦肩而过,也好过触及不到的距离。

  七年了,放下吗?做不到,,,算了吧不去想就不会伤。

  初夏低着头在十字路口原地踱步,顿然发现视线前一辆劳斯莱斯里面的男人朝她唤道“上车!”声音温润入耳却略带霸道的口吻。

  全然忽视他的话,迈步绕过车子继而走到路的对面,自己竟然迷糊忘了时间。

  刚刚叫住初夏的是冉宇,冉鑫的弟弟。自从冉鑫失踪以来,只有这个冉宇陪伴其左右,外界都说冉宇接替哥哥的位置。为了避嫌也是因为自己跟他在一起还是有些不自在的,毕竟回想起冉鑫。

  那个时候在T大里这件事传开来,更是羡煞旁人的事情,大学里的好友紫衫说过“初夏啊,你这次要好好把握机会啊!”知道她的意思,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人本不应该在一棵树上吊死,可是又能怎样呢?自己还不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冉鑫,要知道爱上容易,失去的痛只有自己知晓。也罢,对于冉宇的纠缠,自己也是用忽视来应对。视而不见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面对初夏的态度,冉宇更是不以为意的嘴角弯起上扬的弧度,他清楚初夏是什么样儿的女孩,她不会轻易去做一件事,包括爱上别人,这时候真的是为哥哥开心可是又夹杂着自己都没注意到过的感伤。

  他看着走远的初夏,只得默默的追在她后面,但只是默默的紧跟着。初夏其实也知道,转过头看了一眼,也没顾虑那么多,向医院的大门走去不带丝毫的犹豫,让冉宇有些不好受,拿起放在一旁的香烟借其消愁。随即将车掉头,转眼间不见踪影。

  浓重的药水味道显得非常的刺鼻,初夏只得一手拎着煲好得汤,一手捂着鼻子,终于走到病房前,看着门半开半掩的,打算伸出手推门而人,霎时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初夏疑惑又好奇隔着门透过那缝隙窥探性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背影。只听“ 小茹(初夏的母亲,沈茹),让我回来照顾你好吗?以前是我做的不好,但是现在你给我一个将功赎过的机会吧?”随后站在门后的初夏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进去的时候初夏很明显的看到母亲惊讶的面庞,甚至是有些惊慌失措,来不及初夏上前询问,“这是你女儿?”语气生硬似是疑问看向母亲,却在沈母眼中那坚定的语气分明是肯定的,只是母亲没有作答。初夏见状,做友好状热情的向中年男子道“对啊,请问你是……?”

  “奥!我是你母亲的好朋友,我叫孙建山,你叫我孙叔叔就好”男人看着沈茹培养的落落大方的女孩,心底一阵高兴。

  “孙叔叔?我怎么从没听说我还有一个孙叔叔,更没从我妈那儿听说过啊?”初夏看着他似是非要探出个究竟来不可,盯着他。继而又看向母亲“妈,他是……”究竟是怎么回事,妈妈一向快言快语怎么现在变得吞吞吐吐的了。

  看着沈茹为难的表情在孙建山看来虽然心底乐开了花,还从没见过她这样过呢,以前的她换做现在肯定会说“问这么多干嘛?该干嘛干嘛去!”看来真是岁月的变迁改变了她娇纵蛮横的个性。但是换做现在……孙建山没有过多的解释,只和初夏说了句“以后有事找我好了,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说着拿出一张铂金的名片递给了初夏,初夏还没来的及说什么,那人早已不见踪影。

  “妈,怎么回事?他是谁啊?你刚刚怎么了啊”初夏看着母亲。

  这时候沈茹的心里五味陈杂,许多事情不想再提,佯装微笑“没事,是我的好久不见朋友。”见母亲不愿多说只得断了这念想,多说无益,作罢。继而拿出煲好得汤一勺一勺的喂于母亲。

  ********

  偌大华丽的总统套房内优美的旋律贯彻到每个孤单角落,如柔和的月光洒落寂静心灵,静止的流动着,隔澈着黑暗的落地窗前一抹高大的背影探视远方,温柔的面部弧线,如神般雕刻的绝致面孔,成郁鹏略带伤感的眉目,抬起修长的手指触摸那光年的月,谁都知道这是遥不可及的梦吧,他宁愿幼稚一次,放开一次。多少年了,钱权这些物质的东西该有的都有了,总有各地方是空落落的,说不上难受,却是令人乏味的疼。身后桌子上摆放的一沓资料静静的躺在那里,却是无声无息的羁绊着他的心,好像从未有人能够牵绊他吧。昨天那双明亮的双眸,充满故事的眸子,无疑让他越陷越深,他躲开了,不去看她,故作镇定的表演接下来的一切。让她走,自己却是莫名的失望,像讨不到糖果般的孩子失落,前所未有。

  拿起一旁的电话“刘管家,备车!”终于按捺不住那份悸动,沉稳的声线惊动了安睡的空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