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比我想象中爱你

请她吃饭

比我想象中爱你 金昭 2207 2016-09-20 00:22:39

  “不请我进去坐坐?”成郁鹏微眯双眼,初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早就忽略痛的感觉,呆呆的矗立在门口,晃过神之后用手示意‘请’字。

  “你不舒服?”没等初夏开口,他早就看出脸色煞白的不对劲,一只温热的大手盖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探着温度,初夏下意识要闪躲后退,成郁鹏另一只手勾住她的腰际“发烧?带你去医院!”说着拦腰抱起初夏,初夏吓的惊呼,一双无力的手狠狠的拍打他,却也是无济于事,索性放弃挣扎。

  “为什么这么帮我?”初夏终于说出自己认识他以来产生的疑惑,一次次的帮助她,她不是很习惯别人的帮助,因为会上瘾,戒都难以戒掉的瘾。况且自己的都是若不起眼的小事而已,不值大惊小怪。她不知道,对他来说她有多珍贵,再也没有一个女子能够轻而易举的撬开他的心房,入住,或多或少的总会留意到这个在一起出行,却从未多话的女子,自从那一眼嵌入湖底,或许早已无法自拔。

  成郁鹏凝眸“你很喜欢问为什么?还是老样子”似宠溺般顺了顺遗落在手指上的乌黑发丝,淡淡的清香沁入心脾,对上如涟漪的水眸。初夏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再一次迎上这目光晃了神,良久,再次冲她笑了笑随即迈开长步。很久以后初夏才知道,原来早就相识,一切尽在不言中。一路上都在揣测他的用意,费劲脑瓜都想不通,认识吗?但只是略略的几次娱乐场合的相遇,并无过多交集,凭什么就会有现在种种的际遇。

  手映于水无影踪,可贵好景不长空,无谓远近亦缘尽,誓与夏雨守城中。

  初夏隔着屋内的窗子,淅淅沥沥的雨打乱了平和的气息,却是和着节奏的灵动感的拍子敲响玻璃窗的交响乐,祥和的,清新的,,,多久没静静的欣赏这点滴了。自从大学毕业后,父亲因生意失败一病不起永远的离开了她们,母亲本身子弱,更是禁不起打击,幸好前一个月好转出了院,妹妹初卿正是上高中的年纪,学业亦是不能耽搁的,初夏只有不停的挣钱才能补贴家用,家道中落换来亲戚的冷言冷语的种种都是二十多年来没有经历过的。以前不能说是千金小姐但至少是宠在父母亲的手心里心肝宝贝的,半点罪都没受过,一时间的酸酸楚楚多半是尝过了的,回想之余还真是佩服自己了。

  咚咚门外的敲门声惊醒了这一切,初夏下意识转过身去,成郁鹏靠在门上,欲言又止的最后还是说出话来,什么时候自己这么扭捏了。“好点没?”关切的语气听的很舒心。“好多了,我…请你吃饭吧,以当答谢”出于礼貌的邀请。本以为像他这种阔少开口拒绝的,他想吃什么没有,用不着要我这种工资对他来说九牛一毛的人来请客吧。

  他点头是不是表示同意?真让人诧异,“地点有我来定!”强势的话语掖的初夏一时语塞。谈话中手机响起,成郁鹏些许不耐烦的看了眼手机,说“不好意思,”初夏刚想说没事,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说不定,没来的及,站在旁边的初夏清楚的看见他按了关机键。

  “我们走吧”说完,他从上到下看了我一眼,“身体不要紧吧,可以吗?”虽然是句关心的话,在初夏的心砰的一下,脸上的红晕一下浸染,本就不施粉黛映衬的煞是好看,成郁鹏脸上的尴尬之色溢于言表,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没事,多大点事啊!呵呵”初夏会心一笑。此时是否应用心有灵犀陪衬,两人相视一笑。他真的很高,每次都要仰着头说话,对初夏来说有点吃力。

  当天淋过雨季是否鲜艳依旧,忘记天地的情谊,陌生的面容,熟悉的心,不失的承诺,就此轮回上演。

  ****

  百年老店—绿波廊,都知道上海的绿波廊餐厅享有百年盛名,曾经先后接待过国外众多元首级贵宾而驰名中外。餐厅内整体装饰风格更具个性化,色彩明快,感觉更加现代化。初夏从车上下来就一眼识出不对劲,忽然止住了脚步,如果是以前自己请客当然是没问题的,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挥霍无度的下场是今后天天抱着泡面吃的份都没有,况且身上更是没有带那么多钱,脚下的步子明显缓了下来。

  “你是故意的吗?”初夏冷静下来看着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隔的高大背影,“我没有你那么多金,拜托你,如果想拿这个来鄙视我,你大可不必大费周章的带我来这里,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虽然没有钱,但是我都是自己努力工作得来的!”白皙的皮肤变得酡红,乌黑幽深的眼睛透露着倔强,小巧丰润的红唇不停地颤动着,有种莫名的感觉时时刻刻的煽动着他的心。

  站在前面的成郁鹏微微一怔,挑了挑剑眉,脸上带着肆无忌惮的笑容,双手插进裤袋那种痞痞的样子让初夏看了很不舒服,瘪了瘪嘴,别过眼前去看向别处繁华的地段,眼眸中说不出的情绪涌动,这里终究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时隔秋季,尽管没有冬季的寒风凛冽,嵌入身体令人颤颤发凉,融入血液里的深深触觉进到心坎里,那般的刺痛。

  成郁鹏一改刚才的痞气,怔怔的站在那儿注视着她,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说不出,更是道不明的痒。良久,“我从没有让女人请客的习惯,今天也不会例外”话音刚落,只一步便拉过呆矗在哪的初夏走了进去。他的大男子主义在泛滥了吧,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自认识以来,他总是保持着高高在上王者的姿态,悄无声息间控制着自己的气势。在几次紫衫朋友的酒会上,硬是被紫衫拉来,酒会上的人一个都不认识,就算是通过紫衫介绍的恰逢过几面之缘异性,初夏记得他们的名字也是寥寥无几的,只好抱歉的自己埋头吃东西,幸好有美食陪伴,不然会有多无趣。总会在不远处看到众多上流人士围着这头高傲的狮子团团转,阿谀奉承之类的,怪不得会是这个霸道的样子。

  初夏不明白为什么紫衫总是会邀请她出席她的圈子,紫衫也是知道她的性子,听到的是“总归要见见世面的嘛,你不想成为个大老土吧,没准儿能掉个金龟婿呢?”紫衫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得道,也只有她会向她这般打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