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比我想象中爱你

紫衫的邀请

比我想象中爱你 金昭 2098 2016-09-20 00:22:39

  单身人士总会有安排不完的约会,总是想着变着法子找乐子,休息日排的满满的小日子过得甚是充实。受时尚影响的单身贵族门所追捧的娱乐活动,自然是最流行的玩乐方式。只是让初夏没想到的是居然是请她去打羽毛球网球之类的活动,当然紫衫的朋友很多,大多是上流社会的人士,穿着言行符合他们的身份。紫衫介绍他的男友之后便在一旁看着那些男人打网球,呵呵,自己就是个看客吗,不知道叫自己做什么来,难道就是当观众么?看着紫衫为自己男友加油打气正是投入,不愿扫兴欲走出去透透气的时候,飞来的网球重重的打在初夏的小腿上,初夏跌倒在地,有些吃痛的出了声,小腿上的红肿证实着刚刚自己就应该好好呆着,干嘛落跑呢?紫衫及尾随的人跑了过来,“怎么样?去这里医务室上点药吧?”紫衫瞪了瞪刚刚的罪魁祸首,又看向初夏焦急的道。那人只是双手一撇尴尬的笑了笑。“没事”初夏缓缓道来,露出浅浅的笑容。

  “我送你去!”一道磁性有力的声音传入耳际,紫衫及众多公子哥纷纷看着走来的成郁鹏抱起了初夏,或许是因为人多的原因,初夏自己根本没注意到这个一星期前见过面的人,微微一怔,片刻才猜测着,他们都同属一个世界的人,互相认识也是自然的事。当紫衫把初夏介绍过来的时候,大家只是面子上看了一眼,微笑示意之后,并无过多交集,都是各玩各的,当然身边也有众多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美人,更是无暇顾及这个不施粉黛的丽人。紫衫斜瞅了一眼陪同那时挂在成郁鹏身上的女人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禁笑出来声,男友陆华看看紫衫的小女人可爱模样更是怜爱。

  “陆华,我先走了”成郁鹏抱着初夏,初夏也无作甚,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抱着紫衫的陆华邪魅的坏笑“去吧去吧,不打扰你好事啦”摆摆手‘迎送’他。

  让她没想到的是没有送她去这里的医务室,走出俱乐部时候,初夏虽然有时对这些并不留意,但是俱乐部的门还是认得的,埋首在他胸前的酡红的小脸抬头微微拽了拽他胸前的衣领,说“不是去医务室吗”。“去医院!”感知到身上的人儿有了动静,成郁鹏低头看着她,令初夏的心底直发毛,撇开了这注视。成郁鹏也毫不在意,风尘仆仆的走出大厅。

  到了晚上,成郁鹏开车送她回去,一路上是平静的,初夏偷偷看了看,他正用优雅的坐姿开着车,无丝毫兴致理她这种人吧。这种人还是少接近为妙,车开到她家楼下,她家的住址很少向人提起,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好吧,自己也没多问,只是礼貌性的说了声“谢谢”关上了车门。可怜自己还要跛着脚回到高高的五层楼上,要命!

  ****

  那日便知,自己工作的地方是成郁鹏经营的豪华酒店之一,或者说他早有预见的下一次的见面,只是不知道的是初夏竟然认识紫衫,碰巧撞了个正着,眼光时不时地瞟瞟她就是没有留意到自己,知道她受伤才乱了阵脚。原来一切命中注定。

  日升又日落,每天重复着同样的沉默,如水的空气氤氲了迷亮的色彩。转眼到了周日,终于有了休息彻彻底底的属于自己的时光了,好景不长,自己的亲戚‘大姨妈’突然地造访杀的初夏措手不及,直直叫痛,撑着身子慢吞吞的来到厨房,拿了热水袋放在腹部热敷,顺便简单喝了些热的红糖鲜姜水。每次都痛的厉害,以前去过医院检查过医生说她这是阳虚体质,开了方子,让自己回去好好调养。最近是无暇顾及这些了吧。

  躺在舒适的大床上,背后柔软的被子轻抚着她,可是疼痛压得她无从是从,再好的东西亦是无福消受,只得自己蜷缩在一角抵抗着。沙发上持续不断的手机铃声嗡嗡作响,干脆置之不理,天公不作美,那铃声像是永远不会停歇一般,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强撑着身子,半捂着肚子,浑身已是泛着冷汗,泛白的面容揪紧着,俏丽的细眉痛苦的拧在一起。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的人,直接打开手机接听键“喂,你好?”初夏颤颤的音调询问着来人。

  “初夏,你怎么了?”紫衫敏锐地听出初夏的语气和往常不同,有些痛苦的味道。

  “哦,紫衫,我没事…你找我…有什么事?”初夏反应过来,磕磕绊绊的道。

  “哦,原本是打算周末叫你出来玩的,看来还是下次吧,你自己多注意”对方先是迟疑了一下,只那么几秒钟说了来意,没几分钟的电话‘不欢而散’。

  不知为什么,挂掉电话之后心里感觉凉了一截,像失落的石头重重砸在身上一般,不是吗?以往有母亲的嘘寒问暖,体贴备至,现在终于知道身边有个朋友该多好,不求像亲人般的对待,但至少是心灵上的慰藉吧。算了,习惯了,一个人不是很好嘛,情人怎样?到最后还是不带任何痕迹的离去,不奢求,就不会狼狈。

  过了不久,手机又在作怪,初夏闭着眼,用手随处乱摸着,好不容易抓起电话,对方早已挂机,这算什么事!再响都不接了!哼。肚子上的疼痛感时隐时现,这时候好像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作响,真是不争气。

  让初夏没想到的是,手机这时候算是老实了,室外的门铃声又在神奇般的打扰,有种要疯了的感觉,用抱枕压着自己的头试图不去听不去看,可是等初夏冷静下来的时候,会不会房东有什么事情呢,这个月的房租不是交好了吗,不管怎样出去看看总归是好的。

  “你?”初夏狐疑的看着站在阴暗角落的成郁鹏,虚弱的光线打在他的身上还是一如的好看,半光半暗,细线勾勒的轮廓也是那般的自然,深邃的眸光猜不出一丝意味。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自从上次送过自己之后,就开始在怀疑,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的度过,也就忘了这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