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比我想象中爱你

比我想象中爱你

金昭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9-20上架
  • 1678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初见

比我想象中爱你 金昭 3284 2016-09-20 00:22:39

  抬头时鬓微 曲线;

  回头时清晰 侧脸;

  垂头时惭色颓废一地泪言

  前世明明两断,今生暗暗相缠;

  梦里品酌醇恋,自醒恐落难安

  期守忘情人 携来怨;无法兑调难挨 移咸淡;

  望穿秋水低语词绝;年念倾情相见,医治烬满烙痕

  谁人会晤旧情,谁念职守旧人

  情声太多雾迷,琴声太浅难言

  谁人会预今生后言,谁念他人誓言,终不见。

  痴痴待魄初见。

  世间虚真难堪,善恶与她怜,散红颜了尼奄,握三丝,泪湿沾,朦眼倾卿现。。。命运总是让我们无情的缠绕着,萦绕的藤蔓将迷失爱情的我们俞是挣扎,俞是束缚。

  “您的咖啡,请慢用“纤细而柔软手将咖啡杯递了过去。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没必要每次为些小事搞得满城风雨的,好不好?”端坐在咖啡椅上的男子皱眉的说到,听得出来有些火大。对面的是一位身材火辣性感的女人漫不经心的把弄着手上带着镯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没办法嘛,我是因为太开心所以炫耀炫耀嘛!你别发火好嘛”

  娇嗲的声音在以往那是他的死穴,可是放在现在听要求他像个小羊羔一样温顺,拜托,他做不到。

  他气急败坏皱着眉头“可是你知不知道啊?我是拿着几个月辛辛苦苦的那点工资好不容易给你买的,你说都不说一声,人家夸一句你还立马送人吗,要不是我在哪儿你还真的做的出来,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哎你说,这男的会不会动手啊?”梦滢姐看似胜券在握,别怪她们“偷窥”,在咖啡厅呢,每天都会上演这样那样的戏剧情节,初夏偶尔来这里帮帮忙,空暇时间自然而然爱上观看的癖好,而梦滢姐呢,是这里的咖啡店老板,人长得漂亮,身材又棒,再加上温文尔雅的气质不拘小节的人品,在人际圈里人缘那是没的话说。

  初夏说“我觉得呢,他们的感情啊,肯定会是一拍两散的,呵呵…”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时的梦滢姐望向旁边的初夏说“初夏啊,别人的感情呢,我们无从评价,别看平时我们在这里聊聊八卦,谁叫我们女人就是爱八卦呢?”她说的津津有味,梦滢姐的道理多的不胜枚举,真是不忍心打断。

  看了看时间,将近五点多了,初夏惊呼”梦滢姐,我要先走了,我还要赶时间不多说了,所以…今天可不可以麻烦你打理这里啊?”

  “呵呵,没关系,你去吧啊”梦滢姐说梦滢姐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说“路上小心点啊”

  “知道了,梦滢姐我会注意的,拜拜!”初夏说。

  她是初夏,曾一度被宠溺的公主,骄傲的公主,以前的风光种种都已消失不见,现在的她没有以往的光鲜亮丽, 没有奢华漂亮的珠宝首饰,没有名牌包名牌衣服的围绕。自从父亲的去世,初夏真正意识到自己像个城堡里娇滴滴的公主,而现在没了庇护,自己好像坚强了些,或者说她比以前活的更有意义了。为了生计,每个人都在努力的生活着,工作着,所以自己心里没有抱怨过,因为知道,她还有一个病弱的母亲等着她的医药费呢,她自己连抱怨的时间都没有,坐在公交车上的她想着,心里百感交集。

  时间过得真快,天色渐晚,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喂,博雅怎么了”

  “初夏,你妹妹在酒吧里呢,你快点来吧”

  “啊,发生什么事了?”初夏焦急的问道,又担心自己在酒吧工作的事情被母亲知道,战战兢兢的不免补了一句“博雅啊,她会不会知道我在哪里工作?”

  “呃…你先来吧电话里说不清楚,快点到。”

  “哦…我尽快赶过去,你给我个地址…”

  匆匆忙忙的赶到,令她疑惑的是,妹妹向来乖巧听话,今天不是应该在玉河高中上学吗?怎么回事?初夏压抑着复杂的心理,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焦急难耐。

  美好的青春岁月里,我们常被身边的点点滴滴所触动。细微的动作或眼神 之间的情愫,一次意外相遇。

  气氛紧张得好像划了一根火柴就会立刻爆炸似的在昏暗的包厢里显得格外寂静可怕,斜仰在沙发后背椅的楚云风微挑着剑眉,眼神如狼似虎,怒斥着地上遍体鳞伤的男人“别以为你背后有人,我就不敢动你,这里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撒野,滚!!!”话音刚落,只见刚刚嗷嗷直叫的人立马站起身来撒腿就跑动作一气呵成,楚云风见状直咂舌佩服这惊人的速度,转身望向沉默不语的成郁鹏正低泯着美酒若无其事的样子,并没有让楚云风震怒反而嘴角上扬带着份些许坏笑“郁鹏,你看咱们光喝酒也没什么意思嘛,干脆今天叫几个漂亮伶俐点的服侍服侍?”不等成郁鹏发话,响指一出,立马就进来几个身材姣好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簇拥了上来。这麽多年来,成郁鹏对这家伙的手段可是熟悉得很,只不过那家伙洋洋得意的劲儿真是有点让成郁鹏恨铁不成钢,他丫的怎么就交了这一货?

  初夏心里七上八下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抬头看看VIP包厢的警示,她知道这些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得罪不起,可是万一妹妹在这里呢,不管了,豁出去了。可是天不随人愿,正当这时与初夏兵分两路的博雅远远地看着愣神的她,走上前她身后喊了一声“初夏!!”

  好吧,博雅承认声音稍大了一点,初夏华丽丽的后退打开了身后的门。冥冥中的不期而遇夹杂淡淡味道,绝非甜蜜,更不会是苦涩,不咸不淡恰当就好。

  初夏跌落在地,她很清楚自己闯了祸因为她对上了一双阴冷的双眼,楚云风带着分凶狠疑惑的眼眸瞪着底下的人儿,呆若木鸡的她倏地紧紧闭上了双眼,错觉!对!是 错觉 ! 初夏心里打着拨浪鼓自欺欺人的安慰。楚云风本认为像这样的女人无非是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故意吸引攀付有钱人的伎俩,等下有她好果子吃竟敢在他们面前玩弄把戏,暗自窃喜之余看向原本一声不吭的成郁鹏,因为他知道这时候不需他出马,从小在一起长大,他很了解成郁鹏的个性,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打扰了他的雅兴。

  只见他缓缓走向初夏,蓦地,她似乎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气息流动,睫毛煽动了一下,猛然睁开了双眼,清澈的水眸似一潭湖水,灵艳美丽 ,无辜而动人,因为她突如其来的睁眼,成郁鹏顿时直直跌入那湖秋水,下俯的动作骤然顿住。 如此近的距离,那未曾感受过的亲切熟悉袭上心头,如水中盘旋的涟漪久久不去,她是谁?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

  成郁鹏紧紧的盯着这双眼睛,许久,“你是谁?” 低哑魅惑的声线闯入耳际,眼神依旧逼迫直直的注视着她。

  初夏以被这撩人心魄的声音自乱了阵脚,她自认从未见过这样魅惑之人,脸颊变得通红,好端端的一句话愣是吞吞吐吐半天才说出来,“我…我…我找人,不小心…不小心…“两只手打成了节手心上沁出汗。

  成郁鹏看到她惊慌失措的反应以及交错的柔胰心底莫名舒服。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出去吧”

  这种答案对于初夏来说可谓是大发慈悲,她还幻想了各种各样的被整招数呢。可是就在此时,正悠闲地喝着美酒的楚云风,噗的一声喷的一旁得人儿湿了一身,他讶异盯着面前这两个人,结局再差,依郁鹏的个性从不喜欢被人打扰,尤其是在喝酒的时候,这不像他的风格。

  成郁鹏对他的反应更是没有理会,转身径直回到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喝起酒。

  听到这句话的她,慢悠悠的直起身子,连句谢谢都未曾开口踉踉跄跄的走出了令她心惊胆破的包厢,妈妈咪呀,谢天谢地幸好没事。

  当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她看见正天灵灵地灵灵的祷告着的博雅,博雅刚做好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心理准备,刚要推门看到初夏好生生的立在面前“啊!!初夏你没死啊!”

  奇怪,她很想让我死嘛?无语…当看到肩膀上做状哭哭啼啼的泪人儿呢,她承认是彻彻底底败给她了。不过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在这上面,连忙问“博雅,你说初卿回去哪儿呢?”

  听到初夏这麽问,肯定是急坏了,接着慢条斯理地说“放心吧,我刚刚叫了出租车送她回家了,相信现在已经到家了,没事了,呵呵…”骄傲的样子好像做了什么见义勇为的事般。

  “张博雅!!!你要气死我吗?“初夏气不打一处来,她怎么不早说,害她刚刚魂儿都丢了大半儿了,还有胆量在她这儿‘邀功‘,“哼!”

  “人家刚找到你谁知道你站在那儿发什么春梦啊,我这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嘛哈哈!”初夏盯着某人嬉皮笑脸的解释,再加上小手不停摇晃自己的手臂,真是没办法,想生气不行了。

  算了,下班后还是回家看看吧。

  冰冷的眸光,邪魅的弧度,雕琢的轮廓线迷惑着旁边的美女,只是也不过凝着那阴挚眸光也是望而却步。

  “云风,给我查那个女人的资料,越快越好。”他想知道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深邃的眸子如无底洞般深不见底。

  哎…看样郁鹏是对人家有意思,只是…想到若琦心里有愧了,没办法,鹏要得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都愿意去做,这有什么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只是心底的小算盘还是在飞速盘算着,倏而嘴角轻扬,弯出帅气弧度露出狡黠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