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野蛮王妃驾到!

第六章手机风波

野蛮王妃驾到! 欧阳文 2423 2016-09-30 21:01:42

  那次以后,他便把我真的关在了房中,好像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没人来看我,就连太后也没有来,唉,不过,一个人道是清静,而且,那次事件,我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正好趁这两天好好的想想,静静。

想我当初在学校,学习散打,全班中就我一个女生要学,从此,那些男生都不把我当女生看了,都把我当哥们儿,我也不在乎,因为那时,我已经有高伟了,已经有高伟了!其他男生,对我跟本没有什么,女生却都把我当男的了,有什么事就找我,而且,我是学机械的,只要是什么机械设备有问题,便是我的事,这也没什么,心中在想,以后家中,可以不用请电工了,学了近两年,散打老师对我也十分器重,曾夸我说想我这样,对付一般男生是没有问题的,我以为是开玩笑的呢,谁料,那次与高伟一起出去玩,不幸的便遇到了小偷,凭我的性格当然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于是乎,我冲了上去,三拳两脚便把那人搞定了,却不知,此时,高伟的脸色是多么的难看,我真的很笨,也很傻,纵然博学,却看不穿人心!

“唉!”穿了,穿了就穿了!可遇到了他,怎么种感觉上辈子欠他的,为什么一见他就会脸红,算了!不和他计较,和一个古人有什么好计较什么!对了,上轿中,我问他的问题他还没有回答呢,一定要问清楚他,于是,我踏出门外,四处打听了一下他的方位,直奔而去!

到了,我悄悄的往里面瞅了瞅,直有他一个人在看书,没有外人,那就好,我大摇大摆的进去了!“怎么了,几日不见,想我啦?”他頭也沒抬,仍看着书,却知道是我来了!“自做多情!想你没空!”我又没好气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一见他,就一肚孑火气。“可是,我很想你呀!”他嘴角一抽,冷冷道,即仍是低着头看书,哼,明摆着就是玩我,还想我!

“哦?是想让我再打你一回吧!”哼,就你会玩狠,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直直走到他桌旁,拿起他旁边的水就喝,我和他不用客气,“咦”那是什么?一件好熟悉的东西,“我的手机?”我看到二十一世纪的东西,一把手枪过来,抱在怀中,好温馨呀!“你,你做什么?快给我放下!”他楞是没有注意到就已经被我抢过来了!气急败坏的叫器。“不,这是我的手机!”我紧紧的揣在怀里,躲着他。

“手急?”他又是一楞,思量片刻,缓缓地做了下来,开始审问我“这东西是你刚来时从你身上收到的!怎么叫手急,难道是解决手急的东西?怎么用呀?”“手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不会听错吧,现代的通讯工具竟然被说成了,手急,天大的笑话,要是让发明手机的人知道了,一定会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

“手急,有问题么?你不就是这么说的手急”他又重复着。“哈哈哈……”竭嘶底里的一阵笑声从我的口中爆发出来,前仰后翻,就差在地上打滚了!“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不许笑,本王不许你笑!听到没?”他见我如此,自然是很没有面子,一阵怒呵,硬生生地将我的嘴捂上。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你,你,真可爱!”我强烈的控制我自己,不由得靠近他,拍拍他的脑袋瓜子,他不满的瞪了我一眼,我不理他,任是似笑非笑的拍着他,“你真的事太可爱了,这,这是手机,机器的机,不是手急,哈”说到手急,又喷笑而出!

“别笑了!什么事机器?”他像个大孩子似的乱吼一通,又不解的问!“好好好,这个问题小不回答,先问你这个手机给你解决了!这叫手机,机是一声,你说的手急,是二声,懂了么?”我晕,又失误了,他一个古人懂什么一声二声呢,我怎么做起小学老师来了!不,是幼儿园老师。

果然,他又眨巴着美丽的眼睛问着“什么事了是一声,二声!”“啊,这样和你说吧,手机,是手的手,机会的机,他在我们那的作用,是通讯,什么是通讯?就是,比如说,我现在在离你很远的地方,你呢,想我了,便用这个与我联系,就像信封一样,不一样的事,信封是纸的通讯,而,这个,是电子通讯,何为电子通讯,就是用电流,电磁波,建立起来的一种传播方式,何为电流,就是像水流一样的电子的流动何为电子原……”我的天呀,等我给他解释完,我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了,更气的说不出话来了,真是问题莲是的,要解决一个问题,得解决上百个问题,我是受不了了!

“那这个呢?这个是什么?”他倒是好,听的津津有味,差不多,他把手机搞懂了,变右手一伸,把右臂上的东西给我一露出来,我定眼一看,完了,!杀了我吧,“那是我的手表!”又得给他解释手表,“啊”一声凄惨的叫声从他的房间之中传出来……

“那这个现在能用么?”他把我手中的手机抢去,玩着!“给我,我看看!”我马上又抢回来,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东西,我唯一的东西,想抢去,没门,我试着开机,呀,开了,竟然还有电,不过,只有一格了,“到底能不能用呀?”他尽然比我还着急,一手过来要抢,我闪,还好我反应快,闪的也快,要不然,又要被他抢去了,他见我把手机当成个宝宝便要和我抢,眼中喷出无数的不满,但无可奈何,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拿到手机,他也不会用,见我把手机打开了,双眼中,又出现无比的兴奋,像是得到宝物一样。

“别急,我这不是正给你看嘛!”转身,式的打电话,结果……没有反应!咦,怎么回事?“怎么了,是不是不能用了!”他见我脸色变了,也是大惊,生怕失去宝物似的,又要伸手去抢。

“你别动,我好好想想!”我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凝思苦想,“啊呀!”我“拍”地拍打自己的脑门,“这儿没有天线,更没有信号,怎么可能打电话呢!唉,真是笨呀!”“什么呀,天线,信号?南国没有么?怎样就有了?有了就可以用它了么?”他见我如此,也是一头雾水,又是一大串的问题,可是没想到,“你”我指着他的下身,他尽然跪着爬在我的腿上,想一个小孩子爬到娘亲腿上一样。我被吓得嘴想吞枣一样,他,会不会,一时生气,杀了我!

“啊”他低头一看,也瞬间反映过来,抽身更要起来,没想到一个踉跄又到倒下来,他低头,我抬头,四唇相对,一阵惊心,他的唇,好柔软,好温暖!此时,脑海中,是一架飞机失去方向,想一座山峰坠去,“轰”然爆炸,机毁人亡!

出乎我的意料,他尽然没有起身,而是,将我一环环抱住,吻我,脑海中,此刻,全是,他的唇,他那薄,而紧抿看似刚硬,实则温暖的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