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四十一章 隐情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1261 2016-10-16 22:42:40

  “你方才说什么?”

听闻墨华的死讯,我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所紧紧扼住,呼吸竟也渐渐变得不畅起来。

“嘭”,桌面上好的翡翠杯被我不稳的身躯悉数倾倒在地,刹那间,破碎的碎片四处飞溅,惊晃了满室的寂静。

“皇上——”

就在声落的瞬间,数十名侍卫猛然闯入殿内,他们皆手握寒刀,满脸惊惶。待他们将满室怪异的气氛看在眼底之后,便进退不得的僵立在原地。

“退下,”皇凌冷冽地扫了眼众侍卫,很是不悦,言语间不由夹杂着隐忍的怒气,“稍后,不得朕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是。”话毕,众人遂面带惶恐地快速退出殿门。

而我,对于侍卫的来去只是呆然的看着,直至殿门紧闭的声音传来,我方才从最初的震惊与伤痛中回转过来。一时间,往日种种仿若电影一般在我眼前一一浮过。

“他乃饮鸩自尽。”

饮鸩自尽?我再次惊诧抬首,双手也不禁攥住皇凌的衣襟。

此刻,我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要他为我解答,但这所有的问题却仿若线团般杂乱,一时竟叫我无从问起。于是,我更加用力的攥紧皇凌的衣襟,快速在脑中梳理着。

但无论我怎样梳理,却始终都寻不出一丝头绪。这一切,就仿佛一个筹划已久的迷局,自我来到这里的那一刻,便已身处局中,或者说所有人都被这局网罗其中。

“之前,我曾问他,可后悔如此待你?”

听闻皇凌的话,我稍敛思绪,而后抬首凝视着他,嘴角泛笑,“墨华,从不做后悔之事。”

“太傅的回答的确如此,”对于我的回答,皇凌似乎并不意外,只见他薄唇紧抿,眉宇微蹙,思忖片刻后方才继续说道:“太傅曾言及,即便走至现今的局面,但总算不负先皇和天下所托,他会在黄泉路上向你负荆请罪。”

皇轩和天下所托,自是天下之事,但这又与我有何干系?

现今,穆熙势力错综复杂,他们中的任何一支都会将穆熙陷入战火之中,这一点,相信墨华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可以不顾往日的情分和这背后的种种阴谋想将我铲除。我不禁嘴角泛笑,墨华,你何以认为我会成为穆熙最大的威胁?还是,这其中有着我所不知的隐情?

墨华自是最为了解我不过,他既有此思量定然是这隐情中有着能让我不顾一切的信息,而能让我不顾一切的唯有匠师。思及此,我不由全身一震,难道当年匠师之死另有隐情!

“为何,为何梓琉的孩子会出现在宫中?”我满心急切,言语间却又显得笨拙起来。

一想到匠师,我的脑中便不断回放着他死去的那一瞬,随即又浮现出往日的温情,两者不断交织出现,酝酿着心口阵阵袭来的的痛意。

而每次,只要思及匠师,另一个名字也会随即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他叫螟蛉,曾是梓琉的恋人,却也是我最为痛恨之人,也是最为残忍相待之人,因为他杀了匠师。回想当初,为了能够狠狠的折磨他,我做出了很多现今想来都不由满心寒颤的事情。

我记得那时,当墨华曾对我说过,匠师之死定然会成为缠绕我一生的心魔。现今看来,的确如此。

这些,原本都已是逝去的往事,亦是我挥之不去的梦魇。

但现今,上天,你是同我开了个玩笑吗?作为一切祸源的梓琉,她竟还活着。既是如此,何以当初螟蛉会声称要不惜牺牲一切也要诛杀匠师为其报仇?

这所有的疑问,都需要眼前的皇凌来为我解答,我不由抬首凝视着满眼清明的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