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十八章 匠师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1925 2016-10-02 20:15:47

  下过一夜的雨,第二日天色放晴。

刺目的阳光让我甚是不适,微垂眼帘,我费力地抬起僵硬而麻木的手臂,遮挡住眼前的光束。

侧目而视,树木千万条腹足盘杂交错,撑破泥土碎石,暴露在阴沉的空气之中,久经着岁月的洗礼,倍显沧桑。从树冠中间漏而下的光线,直刺盘根深处,继而反射在厚厚的苔藓之上,点点细碎,厚厚沉淀的落叶已然腐烂,留下残败的枝径。视线上移,古木参天,遮天翳日,缥缈朦胧的迷雾散在繁盛的枝叶之间,扩散着秋日惨淡的阳光。风起,摇晃着高高的树顶,刷刷的响动衬托着密林的静谧。

忆起昨夜,仍旧心有余悸。

现如今的结局,足见当时选择并未有错,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至少,现在还一息尚存。我苦笑着,垂眸低敛,衣衫支离,几不蔽体,原本的伤口皆为尘土所遮盖,不见本色。昨夜,沿着山涧潮湿的枝枝蔓蔓攀下,落地的瞬间,陡峭的地势却让触地的身体瞬间翻滚而下,轮番的撞击让本就昏沉的脑海迅速陷入了黑暗。

本以为这年过半百的身体会受不了这番折腾,但未曾想还能再次睁眼,这是否要感谢以前的磨砺?

扫视一周,我站起身来,寻找着出去的道路,但,举目四望,却寂静如斯,应当是人迹罕至的所在。幸得现是日近正午,尚可安心;但若待夜晚之时,这偌浓的血腥之味定然招来各种猛兽,届时仅凭借一己之力何以抗衡。昨夜幸是夜尽之时,否则绝无全尸。

蹒跚前行,跌跌撞撞。我拖动着几近极限的身体巍巍前行,刺耳的响动打破了丛林的静谧。

前行不过数步,我便扶着旁侧的一颗巨树微微喘息。

突然,我被左侧的异动所吸引,只见片片光束被巨影遮挡,投射下一片阴影,一条头呈三角毒蛇正肆意地高吐着信子,褐色的鳞片整齐而致密地覆在它的全身,嘶嘶的声响携带着一股阴寒之气震慑着絮戈的心神。

“春天的丛林最是危险,譬如蛇。平日呢,你若不招惹它便无碍,但冬眠初醒,蛇需到处觅食,由此攻击性较之平日更强。”耳畔,女孩温柔细腻的声响陡然响起,仿佛来自不可触碰的记忆深处。

我凝神屏息,碎步后退,希望能够尽量降低它的攻击性,顺势脱离它的攻击范围。

但随着我的后退,只见那隐在树叶下的蛇头也随之摇晃,连带着它布满斑纹的身子也随之摇摆,仿佛在打量对方实力,但幸在它并未有任何攻击之举。

眼见毒蛇渐渐远离视线,我却仍旧未敢有丝毫放松。

忽然之间,枯枝折断的声响贯彻丛林,瞬间打破了我与蛇之间的对峙。只见那蛇头微微一颤,而后快速的蹿上前来,犹如离弦之箭。

我心中一阵懊恼,但随即便被隐去,未有丝毫犹豫,转身向前奔跑。

蚕食这腐烂枝叶的鸟虫,较之普通鸟虫,毒性又何止数倍。

身后的阴寒之气逐渐逼近,而我却因受伤之故,移动的速度大为减缓。而由于剧烈的奔跑,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次裂开,渗着殷红的血。

我只觉胸腔之中的空气已经稀薄,眼前之景也变得模糊不清。

微晃脑袋,清明渐显。

此刻,我方才发觉,腐叶中穿梭的声音早已不再,瞬间,诧异与惊喜并起,但更多的是凝重。我不由举目四望,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只是,方才嘈杂的虫鸣声此刻竟悉数掩下,整片丛林寂静得诡异。

尚在惊疑之际,忽然,脚下似有异物猛地蹿过,还未待我有所动作,身体便猛然间下陷,泥浆如藤蔓般向着身上蔓延开来。

沼泽。

瞬间,我的心就如同下坠的身体般,直向着惶恐的深渊跌落。这里乃荒无人烟之地,没有外援的我,究竟应当如何自救。

眼看着身体渐渐为黑色的泥土所湮没,我心有不甘,试图爬出这片沼泽之地,但随着我的挣扎,身体却下陷的速度却加快了不少。我不由放弃挣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泥淹没至我的肩部。

忽然,寂静的丛林中传来阵阵飞鸟扑棱翅膀的声响。

片刻后,一道身影便闪现在丛林之中,向着我的方向而来。

“交出兵符,我或可救你一命。”居高临下的气息吐在我的脸上,言语间满是胜利的讥讽。

我抬眸,只见眼前乃一黑衣男子,黑巾被他落下挂于项间,整张面容甚是平凡,唯有笑歪了的嘴很是醒目。

只见他打量着泥浆没于肩上的我,笑意更甚,“堂堂一国之妃,难道竟想葬身于这荒林间?”

闻言,我淡淡暼了他一眼,随后紧闭眼睑。

刹那间,我只觉阵阵寒意袭来,身子随即一轻,我惶恐睁开眼,只见那黑衣男子一把将我捞起,而后用力一扔,我便向着一旁粗壮的老树飞去。

“怜香惜玉不会,尊老爱幼也不会?”

风中,邪魅的声音缓缓飘来,夹杂着几丝戏弄和幸灾乐祸。

意料中的疼痛并未传来,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暖得我几乎想要落泪。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筋骨碎裂之声,随后便是重物落地的声响。

我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眸,意识一片混乱,眼中所见也变得朦朦胧胧。

目之所及,一道身影直挺挺地站立在不远处,男子俊拔的身躯遮挡住迎面的光线,脚下投射出一片漆黑的阴影。转身的瞬间,只见他身着一袭玄黑长袍,冠发高绾,剑眉轻扬,身侧的手掌还残存着微微的戾气。

“匠师,你来了——”

我淡笑开口,伸手想要抓住越来越模糊的身形,却终究难抵黑暗的袭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