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十七章 逃生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1760 2016-10-02 12:57:22

  但跳入河水的瞬间,当刺骨的寒意和着河水向我席卷而来时,我发现我应该不是河水喜欢的类型,因为它待我残暴。

瞬间,本就朦胧的神识变得更加混乱。

我只觉身形顺着河水一路向下,汹涌的河水直灌入我想要呼吸的口鼻,而剧烈的沉浮则更加用力地拉扯着腰间的伤口。一时间,刺骨的疼痛让我稍有了一丝清明。

奋力浮出水面,借着月光,我紧握住两岸垂水的枝桠,但瞬间传来的满掌刺痛感却让我不由剧烈地瑟缩了一下,却终究不敢放手。

因为午夜的河水真的凉的刺骨,我已经开始浑身发颤了。

挣扎许久,我终于脱离了水面,腾空在树干之上,但每一处与枝桠接触的地方都隐隐传来迟钝的痛感。

垂眼,只见树丫上倒刺横生,竟隔着单薄的衣袍深深刺入血肉。但因着腰部的痛楚早已麻木了全身,此刻,倒是淡化了倒刺所带来的疼痛。

片刻后,我缓缓顺着树干爬向更高的枝桠以防河水上涨,距离水面一段距离之后,我精疲力竭的趴在没有了倒刺的树桠之上,汗如雨下,湿凉的空气蹿入我急促呼吸的口鼻,引得满腔灼热。

抬首,只见暗黑的夜空之中,月色如水般从密匝匝的枝桠间倾泻而下,间漏的疏影斑斑洒落在我狼狈的身形之上,亦散落在泛着粼粼微波的水面之上。

经过半刻的休整,精力已经稍稍恢复。我眸光低转,发现河水早已在不觉间悄然上涨,伸出河面的枝桠此时已几乎被淹没,只留下一角。

忽然,一阵哧啦声响陡然响起,惊飞了岸边黑暗的丛林中沉寂的鸟虫。

也惊起了瘫倒在枝桠间的我,瞬间,我探着身子,仔细地打量着四周的丛林。

黑暗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渐渐向我靠近。

随即,未待丝毫犹豫,我快速而轻声的拖拽着笨拙而冷得发颤的身子,再次向着水中而去。现如今,我的伤势严重,在岸上定然躲不过他们的追踪,唯有借助河水之息方能掩盖行迹,或可逃生。

接触到河水的瞬间,强劲的冲击和腰间刺骨的疼痛让我发胀的昏昏欲睡的脑袋顿时清明。

上涨的河水卷裹着我浮沉不定的身子快速向着下游呼啸而去,我只能竭尽全力维持自己距离岸边并不太远,如此方可在距离追踪者一定间隔之后再度上岸。否则,伤口久浸水中,必然会肿胀发炎。而这里,没有先进的药物治疗,若是我能够逃脱此次的追杀,却因伤口感染而死,岂不冤枉。

但还未待我脱离追杀者的搜寻范围,震耳欲聋的响声便传入鼓膜。我不由定睛望去,只见前方已无去路,汹涌的河水就那样凭空消失在眼际,徒余鸣琴般的渲泄之声。

瀑布!

虽没有镜子,但我知道,此刻我一定是满脸苍白,谁见了这样的场景都会被吓得面色发白吧。

听这震耳欲聋的响动便可知晓这瀑布定然很高,如今加之这暴涨的河水,其下冲的势力绝对超乎我的想象。现今,若是顺势而下,强大的冲击力必将我淹没其中,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但若此刻上岸,沿河搜查的杀手定然会察觉。

无论作何选择,都是九死一生。

但,一个念头从我脑中闪过。若是能在河水下泄之前在岸边寻得垂落在水中的枝蔓,借助其力攀爬至山涧,如此既可躲开瀑布,也可暂时脱离杀手的追击。

寻得逃生的办法,我心中稍喜,精神也不由一振,努力伸展着脑袋在水面上寻找着救命的支撑点。

但,随着响声的逐渐加大,水流的速度也持续增快,两岸的树木也逐渐变得稀疏起来,而我也始终未能找到能够承受河水冲击的枝蔓。

转眼间,眼前便已快到河水尽头,我甚至已经可以感受到那呼啸而下的水幕和窒息的冲击。

犹在绝望之时,一颗孤独的老树却陡然矗立在悬崖之边,伸展的枝叶仿佛闪耀着慈祥的辉光。与此同时, 水中有一道柔然但却坚硬的长形物体从右面直直扫来,狠狠击中我的腹部,将顺着水势一直向前的我微微后推了一段距离。

未待痛楚传来,我双臂紧紧抱住那物体,是伸展进水中的树根。

瞬间,奔腾的河水将成为阻力的我整个翻转,劲势的水浪一个接一个拍来,眼眸还未睁开便早已被飞泻而下的河水重重砸下,鼻息之间皆为浑浊的水流,而空气的缺失致使脑海变得一片空白。耳边唯有震耳欲聋的响声和湍流的河水,但我却丝毫不敢放松双臂间的力量。

但水势终究太大,直推动着我继续下滑,紧抱着树根的力道也渐渐减弱。直到我整个身子都悬空之时,这种感觉方才停止。

我环目四望,只能那瀑布全貌尽皆展现在我眼底:万里水汇径直下坠,声若奔雷,雄浑而磅礴,千寻水练激冲到崖低的柱石,瞬间被碰得零碎,浪花飞溅,水雾蒙漫。即使在这崖顶,依然能够那与银河争流,跳珠倒溅的气势。

只见一根暗黑的物体顺流而下,在接触到柱石的瞬间被击碎,散落水中,而后被随之奔泻而下的水帘所掩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