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十六章 追杀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226 2016-10-02 09:03:55

  良久后,我却觉思绪越来越清明,不由睁眸起身。推开木窗之时,吱呀的声响随即响起。只见雨势已住,月色似水,仿若从九天倾泻而下,给木窗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院落中树影婆娑,顶载着无限的光华。

而深夜的院落之中,空无一人,唯有几盏灯火寥然。

忽然,一阵阵刺鼻的血腥拂过,我轻蹙娥眉,轻抚着心口,面色尤冷。凝神注意着四周,血腥味越来越浓,距离也越来越近。

他们还真是坚持不懈,竟在这般若寺中动手。

尚在我扫视整个房间,寻找着适合的逃离路径之时,外间便传来叮叮当当的刀剑碰撞声。

我快速闪至墙角处,打量着外间的动静,却见门框上映出许多虚晃的身影,刀剑的寒光闪射在庭院之中,根本看不清究竟是何状况。

忽然,“嘭通”一声巨响,一道人影破门而入,随着倒塌的房门重重跌倒在地。

我循声望去,只见男子浑身伤痕,嘴角尤挂着丝丝血迹。尽管他的衣服已经残破的几乎不能蔽体,但我还是能够断定,他们是皇凌身边的隐卫。

见我看着他,男子视线未曾倾斜,只是眼角的余光向我传递着什么。

就在我颔首之际,一道黑影紧随其后,眨眼间便出现在房内,他环目四顾,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眼见着他就要看到我时,只见重伤的隐卫瞬间起身,手中的刀剑直向着黑衣人而去。立刻,黑衣人的目光尽皆聚集在他身上,寒刀紧握,两人瞬间便缠斗起来。

而乘此间隙,我快速地脱下一只鞋扔向门外,希望能够稍稍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与此同时,快速从窗口逃出。

须臾,鞋声落地,一道黑影随之飞去;而就在我蹿出窗门的瞬间,一阵疾风向我袭来,快若雷电,重重一掌,我如落叶般跌落在地,瞬间,血染衣裙。

心口的痛意瞬间传遍全身,我只觉全身的筋骨皆断,就连呼吸都牵扯着疼痛。

我费力抬眸,只见庭院之中人数本就处于劣势的隐卫多数已经身亡,幸存的隐卫正被团团截杀。

现今看来,情况对我很不利。

踢挞的声音步步逼近,腾腾的杀气似乎笼罩了整个院落,也冰冷了朦胧的月色。

只见那黑人从破损的房门处走出,眼神清冽,尤带着丝丝谨慎,而后高举手中寒森的刀剑,直击我的心脏而来。

生死存亡之际,就连恐惧都变得多余,我急切地翻转着记忆,希望能够寻出自救的方法。

当刺骨的刀剑接近身体的瞬间,我循着记忆,一只脚直踢男子手腕,另一只脚则全力一转,带动全身向一旁滚落。刹那间,黑衣男子似乎洞察了我的意向,但近在咫尺的距离还是让他微微失措,随即只见他手臂一转,改从另一个方向阴狠地向我刺来。

一声刀剑刺入血肉的声响传入我的耳膜,一时间,痛意似乎已经麻痹,我垂首一暼,只见男子的刀剑深深的刺入我的腰间,滴滴猩红随着刀剑的纹路来到剑柄,最终滴落在泥土之中。

我只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身子不由向后倒去,刺啦的声响,似乎唤醒了沉睡的疼痛,瞬间,痛意再次袭来,连着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眼前一切似乎都变得朦胧起来,只见那黑衣男子染红的剑身再次高举,随后重重划下。

此刻,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次闪躲,片刻间,意料中的痛意并未传来,反而,震耳的刀剑碰撞声响彻小院。

剧烈的响声彻底唤醒我发胀的头脑,皓腕微抬,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我艰难起身,眼中所见稍显清明。

“走。”

只见方才重伤跌入房内的隐卫此刻正握着颤抖的剑刃,冷眼扫视着众多的黑衣人。

我感激地点了点头,而后头也不回的跑向院外,刹那间,剑声再起。

跌跌撞撞,我捂着伤口逃亡在这寂静的寺庙之中,尽管响动如此之大,我却依旧未曾看见一名僧人,唯见斑斑血迹,蔓延至我所在的庭院。

我不知道那隐卫一人究竟能够支撑多久,但我还是竭尽全力奔逃。

深夜,静默的山林间虫鸟之声皆未闻,只有自己浓重的喘息声不断地回响在耳畔。

而这一幕,似极了不知岁月的多少年前。不断的逃离,不断的追捕。

春夏轮回,岁月流转,仿若重复的演绎着过去。

逃离的路上,我齐膝撕下裙摆,重重缠裹伤口,脚下的血迹稍稍淡去,黑夜如今竟成为了最好的掩护。

顺着一处隐蔽的小径,我来到了一处河堤旁。岑岑的冷汗,顺颊而下,湿了额前的浅发。我蜷缩在护 堤角落的阴影之下,双睑紧闭,阵阵痛意却连带着羽睫轻颤。

片刻间,一阵繁乱的脚步声便由远及近,慢慢向着我的所在靠近。

我瞪着惊恐的双眸,极力屏住紊乱的呼吸,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只见远处三四重身影正在四处找寻着,搜查极为仔细,不曾遗漏一处。若是照此速度,不过片刻,他们便可找到我的所在。

我双眼戒备地看着前方渐近的黑影,思索着如何躲避追查。

随着人影的靠近,四道身形出现在视线之中,却是褐青色的衣衫。

我稍稍怔愣。显然,这四人并不是先前的那波黑衣杀手,但却较那波杀手更为可怕,熟念的搜寻之 法,更为轻盈的步伐,无不显示着他们不凡的实力。若是他们找寻之人为自己,无论如何,我定然无法逃离;但若他们找寻的乃他人,我此番模样,为以绝后患,他们也定会狠下杀手。

此刻,我已是进退维谷。

尚在沉思中的我被一阵兵器交接的声响所惊醒,抬眸,只见三道黑影正同四人交战,身形交错,刀光剑影。乘此间隙,我立即起身向着河流方向奔跑,身后刀剑声不断,声势却渐近。

回眸,两道身影就在不远处痴缠,但,褐青衣衫的男子略胜一筹,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衣男子渐落下风。压力大减的褐青色衣衫男子微微抬头,直视不远处的我,浓浓的剑眉下满是杀意。

看来,他们的目标也是我。

最终,黑衣男子被重击在地,一道寒光直直刺入他的心脏,直至整个剑柄没入。而褐衣男子此刻也稍显气息不稳,但较之重伤的我,他无疑占据着最大的优势。

只见他漠然的拔出手中的利剑,直直地向着我而来。

侧目暼了眼身后黑幽幽的河水,我淡然一笑,毅然了下去。

这是最坏的选择,却也是唯一的生路。唯愿暴涨的河水能够待我如初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