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十五章 入寺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234 2016-10-01 21:27:43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待到我睁眼之时,入目的便是墙体上用墨书写了的一个大大“佛”字,视线下移,沿墙而立的是一张木桌,上面放置着礼佛的用具。而紧闭的窗门外,是漆黑的一片,滴答的雨声已经渐小。

我已经到了般若寺。

起身下地,我走到木桌旁斟了一杯茶水,正待解渴时却发现身上的衣物已经换下,代之以素蓝色的衣袍。

“啪”,茶杯落地的瞬间破裂,杯中的茶水四处飞溅。

我紧紧攥着衣服,一时间竟有点迷茫,这般若寺中所居皆为和尚,怎会——

瞬间,一张俊脸闪过脑中,难道是那蓝衣公子?

不,不会。想法冒出的瞬间便被我否决。尊老爱幼都不知的人,怎会如此好心,担心我感冒。

看这衣服式样,当是女子衣物,想必乃主持担心我生病,便寻了前来祈福的香客的衣物。

如此想着,我心便安定下来。抬首打量着四周,这是一间素朴的禅房,简单的木床和木桌,倒是那沿着 “佛”字墙体放置的木桌稍显不同。我缓步行去,只见上面除了佛书之外,还放置着一本稍显异类的书籍。

不由,好奇心顿起,我拿起书籍,却在看到的瞬间惊讶不已。

宗书。

“咚咚咚”,敲门门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刺耳,“施主?”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书,而后走到房门处打开紧闭的房门。

只见站立在外的乃是一位小和尚,约莫十五岁左右,他的怀中抱着一床被褥,羞涩地看着我,微微行礼,“夜凉,主持嘱咐弘惠给施主送被褥。”

“劳烦了,”我转身入内,让进小和尚弘惠。

只见他抱着被褥行至榻前,放下仔细铺整着,仿佛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一般。

待一切都做完之后,他稳步行至我的面前,行佛礼,抬首的瞬间,明净的眼眸闪动着圣洁的光芒。

我不由看得痴了,待到反应过来时赶忙回之以礼,“请问小师傅,现今是什么时辰了。”

“子时刚过。”

弘惠字圆腔正的回答到。

“多谢。”

我微微颔首,而后心有所想的看着手中的书卷。

“此宗书,”弘惠欲要离去的身子停留在原地,视线也随着我落到书卷之上,“乃是应始帝穆光之令放置的。”

原是如此。想来,那传说便也是真的,话说这般若寺乃穆熙的开国皇帝,也就是穆光帝皇熙资建,里面供奉的乃历代皇帝和皇妃。

“同我一起前来的那位蓝衣公子呢?”

“他为施主换下衣物后便离去了。”

言毕,便告辞离去。

而我却僵立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弘惠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线之中我的思绪依旧混乱。

良久后,我终于扶着木桌缓缓坐下,耳边却一直回荡着弘惠方才的话,只觉一股热潮涌上脸部,而后扩展到耳根。虽说,虽说我现今年岁已高,但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看到身体终究还是难以接受的。

啊!我在心中抓狂,想要臭骂他一顿,却发现我还未曾知晓他的名字,满腔怒气却又无处发泄,直憋得我发慌。

“嘭”,我猛拍木桌,桌面上的壶与杯俱是一跳,发出刺耳的噪声。我赶紧捂住尤在晃动的茶杯,环目四望,担心惊醒睡梦中的人。

良久后,松开手中的茶杯,我的怒气已经消散,虽是深夜,却无半点睡意。垂眸,却看见桌面上的书卷,想着无眠,我便翻开手中的宗书,开篇,便是序言:凡朕宗皇,须得以社稷为重。妖异,乃胁,不论其身份几何,诛。

看着朱红色的字体,我猛地合上书页,心中一阵讽意。

我不由想起这宗书的来历。

千百年前,九踵大地乃由释羲一族所掌,而关于释羲一族的传说则更是玄幻。

相传,释羲族的始祖释女乃是补天之后,女娲用仅剩的半枚五彩石所化,其意可通天,被视为神女,众人皆遵其号令。其后,释羲一族逐渐繁衍壮大,而神女之位则世代相传,皆由上天而定。

后来,因着九锺大地人口越来越多,事务也越来越繁杂,于是为了减轻神女的负担,同时也为了拉拢逐渐壮大的其他部族,便有了五大长老辅政之法。

那时,此法的提出确实解决了矛盾,九锺大地也变得越来越繁盛。

但就在三百年后,那时乃神女幽夷时期。

彼时,天降大水,三月不止,九锺大地半数皆为所毁,神女幽夷祈一月,雨仍未止,于是,天下皆恼。为抚民心,神女幽夷亲赴现场治水,水止而幽夷亡。

一时间,天下皆沸。而释羲一族也因神女之位而发生内乱,渐呈分崩离析之势。

而众多的部族之中,又以三大长老皇熙、萧康、乌阑势力最为强大,三人各自为势,都意图通过拥护新的神女从而获得空前的权利。数年后,长老萧康寻得拥有释羲一族圣令玉楚令的九霓,奉其为神女;皇熙则找到巫蛊之术最甚的锦穆,也尊其为神女;而拥有一方霸权的乌阑,则为貌美倾城的素羽所惑,敬称其为神女。

数十年的吞并之后,三方霸势渐成。为重新一统九锺大地,三方霸权势同水火,连年征战不断,却始终未能有一方能够完全吞并另一方,三国渐显初象。

而随着权利的越来越大,世人的野心也随之膨胀。于是,势同水火的萧康与皇熙竟暗中联手,企图将释羲族赶尽杀绝。

三日的血战后,曾经神圣的释羲一族便只余得素羽一支。听闻消息后,素羽愤然,央求乌阑发兵讨伐两人,乌阑因宠爱素羽,自是应下;而萧康与皇熙则早已结成军事联盟,想要彻底杀尽释羲一族。

双方交战,长达数月,伏尸百万,枯骨成山。

最终,乌阑还是战败,其兵将退守至人烟罕至的荒漠;而素羽被杀,但其残余部族却从此不知所踪。

战后,两人本约定休整三月后,一同将逃入荒漠的乌阑剿灭。但其间,却因为圣楚令之争,反目成仇,从此互不来往。

三年后,皇熙称帝,建国穆熙;次年,萧康称帝,建国九康。而乌阑一族也因此逃过灭族之灾,数十年后称帝,建国羽阑。

而皇熙,穆熙国的始帝,为防止释羲一族毁乱朝纲,便编撰了这部宗书,尤以序言警之,提醒后人防之。因是始帝编撰,穆熙后来的历来帝王皆得按其行事。

而这一切,本是三国的禁秘。我的所知,也不过是小时候听闻娘亲所言,而至于娘亲如何得知,我便不曾知晓了。

收回思绪,我回到床榻之上,闭眼,却依旧毫无睡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