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十四章 稚气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756 2016-10-01 20:07:53

  张将军朗声谢恩,在皇凌的威压下缓缓起身,而后垂头退立至旁侧;其后的侍从也见势起身,他们皆手握着腰间的刀柄,分立在皇凌周围,满脸坚毅的警戒场中还在抵抗的红衣人。

我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只见红衣人在重重箭刃的不断攻击下,现今,已经死伤过半,唯有少数几个人还在苦苦挣扎着。

“留下活口。”

皇凌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冷冷响起。

闻此,只见立于前侧的一名侍从转身行礼,而后快步行至列队整齐的弓箭手阵队之中。

须臾,就在如雨般的箭矢终于停下的瞬间,弓箭手的阵队也随之发生变化,只见他们快速拔出腰间的刀剑将几个红衣人包围。

此刻的红衣人早已失了最初的气势,如今竟有点丧家之犬的感觉,见被重重包围,他们便背靠背地聚集在一起,眼中满是戒备的环视着外围的侍从。

随着一声叮当的巨响,双方的对峙瞬间被打破,只见一名侍从发动攻击瞬间,其他的侍从紧随其后,蜂拥而上。

现今,这些红衣人都已身悉数负伤,又如何抵得过这些从累累白骨的沙场上存活的人。一时间,聚集在一起的红衣人迅速被各个击破。

不到片刻,红衣人便被悉数拿下。

见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我提到嗓眼的心终于落地。

忽然,想到方才救了我们的蓝衣公子,我便向着他方才站立的地方望去,本以为他已经走了,却没想到他依旧身躯凛然地立在原地。

看其装扮和行事,当是江湖中人,而江湖中人一向不屑于介入朝堂的尔虞我诈,他又何故到此。路过?三岁孩童的把戏。

而那蓝衣公子,见我的视线聚焦在他身上,脸上竟显现出嫌弃的表情,而后将俊脸侧向一旁。

瞬间,我心中仅存的一丝感激之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保护皇上。”

还未待我愤然地将视线收回,一阵震耳欲聋的惊呼声便贯穿我的耳膜。

随即“嘭”的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传来。

我循声望去,却看到一红衣人直挺挺的躺在距离我与皇凌不到一尺的地方,他的手中尤还紧握着带血的寒刃,心口却插着一把蓝柄的匕首。

未曾想,仅在这瞬间,死神竟与我擦肩而过。

而其他被擒的红衣人,见为首的红衣人被杀,也纷纷自杀身亡。一时间,湿润的空气中血腥的味道更重了些。

“请皇上降罪。”

盔甲的摩擦声再起,我回过头,见张将军等人再次跪倒在地,他粗犷而黝黑的脸上神色不明,似在考量着什么,又似乎在决断着什么。

“这下,该如何感谢本公子?”

邪魅的声音陡然响起,瞬间打破了稍显沉凝的氛围,引得众人的目光一致向他望去。

只见蓝衣公子吟吟笑意地向我们走来,眼角瞥了暼那刺杀未遂的红衣人。

闻此,皇凌眉宇轻皱,扫了张将军等人一眼,右手微抬,而后转身看向徐步而来的蓝衣男子。

行至一尺开外,蓝衣公子便停住脚步,向着皇凌微微颔首,并未行礼。

“此番,多谢侠士护得太妃周全。”皇凌上下打量着蓝衣公子,见他所言所行皆发本心,不似造作,眉间稍稍舒展。

而面对皇凌的打量,蓝衣公子则是一脸坦荡,任由皇凌的试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受人所托?”眉间稍有舒展的皇凌再次眉宇紧皱,面色一沉,看着蓝衣公子的眼色不由重了许多。

“帝王之心,果然多疑。”

闻言,蓝衣公子嘴角嗤笑,从袖间取出一物置于掌间,调动内息推着物体向着我们的方向飞来,随后不顾众人的反映,便自顾自的转身,缓缓离去。

只见一道白色的物体带着内息的威力飞速而来,在几乎到了皇凌的脸侧时方才被一只伤痕遍布的厚掌所拦截。

“放肆——”瞬间挡在皇凌身前的张将军,右手接住瓷瓶,握于掌中,怒斥出声。

“泫凝香的解药。”我痴痴的看着张将军手中的精巧瓷瓶,不由侧目看着蓝衣公子的离去的背影,心中满是疑惑和考量。

只有笙魈门方才有泫凝香的解药,他究竟与笙魈门有何干系?

就在我看着蓝衣公子背影的瞬间,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侧目看着皇凌,满脸哀怨,说道:“若不是打赌输了他,本公子才不会来趟这趟浑水。走吧。”后一句话却是望着我说的。

我的思绪几乎更不上他的跳转速度,呆愣片刻后方才意识到他是对我说的,不由诧异的看着他,抬手指着自己,“我?”

见此,蓝衣公子脸上的哀怨更深,咬牙切齿地说道,“般若寺。”

听得这三个字,我方才忆起今日出宫的目的,转目四望,天色已经很晚了,浓雾也已越来越重。

“此别,望皇上保重。”我眉间微蹙,看着满地的死尸,心中不由为皇凌担忧。

今日出宫不过半日,便引来三批杀手,穆熙交错复杂的暗中势力可见一斑,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做。

忽然,手臂间一紧,我收回思绪,抬首对上皇凌灼热的目光,他的眼中闪动着我看不懂的情绪,“朕送你。”

闻言,我不由嘴角泛笑,拂开他紧握着我的手,转身离去。

“你信他?”身后,皇凌淡淡失落的声音传来。

“我信笙魈门。”

我信匠师。话至嘴边,我却改口,敛起湿透的裙摆,脚步不曾停歇地追随着蓝衣公子的背影。

这蓝衣公子虽不知究竟是何人,但他既能够拿到泫凝香的解药,自是与笙魈门交往匪浅。况则,看他的模样也不似坏人。刹那间,我不由暗暗的鄙视自己,原来我也是外貌协会的一员。

片刻后,我便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

那行在前面的蓝衣公子因着有内息,行走的速度本就较常人稍快些,而我则扛着一身繁琐并且湿透的衣服,本就难以跟上他的脚步。谁知他竟然故意加快脚程,使得我与他的距离越拉越远。看着渐渐模糊的身影,我竟突然生出了回去找皇凌的念头。

就在我几乎放弃的时候,抬首却发现一辆马车端端的停在不远处,而站立在一旁的正是那恼人的蓝衣公子。

“上车。”只见他淡淡看了我一眼,面有不喜,声音间也不由带了几丝不快。

闻言,尽管心中惊诧,但想到不用走着去般若寺,心中便是一喜,赶忙敛衣上前。

在蓝衣公子的威视下,我用尽全力往马车上爬,但奈何为雨水所沁湿的重重衣裙一直牵牵绊绊,半响依旧未曾上得马车。本以为他会帮我,谁知那蓝衣公子至始至终,都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我心中不由气愤,即便不能怜香惜玉,至少得尊老爱幼吧。

良久后,待到爬上马车的瞬间,我终于舒了一口气。

“你驾车。”

还未待我反应过来,一道蓝色的身影便钻入马车内,瓮瓮的声音从马车内飘然传出。

我身子一滞,只觉满心怒火瞬间爆发,撩着衣袖想要好好与他理论一番,但低头看着我狼狈的衣裙,转而看了看紧闭的车帘,一脸无奈。绝对的实力面前,我还真没这个贼胆,但驾车这个技能,着实不会。

于是,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黑尽,但我们的马车依旧呆在原地,未曾动那么分毫,尽管我已经累得人仰马翻。

“闪开。”身后,忍无可忍的声音爆响,吓得我浑身一颤。

我回头,只见蓝衣公子正掀着车帘的一角,露出的半张脸上有着隐隐的红色褶痕。

“噗嗤,”我痴笑出声,心中的怒意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也不知道他在马车中怎么睡的,俊脸上竟然还会有褶痕。

蓝衣公子似乎被我的笑意所激怒,满脸通红,怒气似乎已经忍无可忍。

见此,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入马车内,避免遭受无妄之灾,全然没有被人低看的羞愧和难当。

“真不知道你费尽心思救这样一个朽妇作甚——”

不会儿,马车外,哒哒的马蹄声响起,伴着蓝衣男子的嘀咕声隐隐传来,靠着摇摇晃晃的马车,就仿佛摇篮般,我一时间竟渐渐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