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十二章 救星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454 2016-09-29 22:58:55

  瞬间,我的心猛地下沉。

抵在喉间的匕首也有了一丝犹疑,眼睑轻抬,我望向那为首的红衣杀手,想要从他的眼中发现些什么,但却是徒劳。

思量片刻,我将手中的匕首握紧,垂放于身侧,冷眼扫视着越来越近的两名黑衣人,准备与他们殊死一搏。

“活下去。”耳畔,皇凌虚弱的声音响起,言语间带着一丝决然,一分不减的传入耳中。

但,我却并未回头,双眼仍旧紧紧盯着两名黑衣杀手,嘴角不由泛起苦笑。涅舞的遗愿便是护你们周全,如今,你危在旦夕,我又如何能够丢下你。况则,那些红衣人不知想要从我这得到什么,又有何阴谋,若是此番我随他们而去,届时生不如死又当如何。思来想去,我唯有殊死一搏。

寒刀慑魄,挟裹着风雨之势袭来。临近之际,二人分作两势,分别向着我和皇凌而来。

叮当作响的刀剑声重重响起,我全力接下黑衣杀手的致命一击,而后趁着他犹疑之际,快速脱离他的攻击范围。尽管内息已失,但多年习武,还是让我的身形较之一般人敏捷得多。

“受死吧!”

尤自喘息之际,不远处传来的嗜血之声瞬间将我的视线吸引过去,我目眦尽裂,只见黑衣人高举寒刀,正携势向皇凌砍去。

而周围的隐卫,他们脸上原本的平静已经悉数褪下,代之以惊恐之色,想要拾刀而战,却始终移动不了分毫。

千钧一发之际,一枚暗黑色的物体快速从我脑中闪过。

“兵符!”我惊叫出声,希冀能够以此为饵,暂时救下皇凌。

世人皆知,九康先帝最是宠爱于岱萱公主,在其出嫁之际,尤以一枚兵符作礼;并言及,若有何委屈,便可调驻边防的十万官兵。如此,那红衣人要留下我,想必定是垂涎于兵符。

果然,只见那名黑衣人高举的寒刀在听到兵符两字的瞬间稍有迟钝,而后望向我这边,似乎在征询这名黑衣人的意见。不会儿,那黑衣人便徐徐放下手中的刀剑。

瞬间,我提到嗓眼的心稍稍放下。兵符,双方皆垂涎,这虚有的空头支票或许可以寻得一丝生机。

尚在我思索之际,刀剑入骨的声音便响起。我惊讶抬首,只见立在我面前的黑衣人的心脏部位贯穿着一把刀刃,他面上尤带着不可置信;不由地,我侧目看向另一名黑衣人,他的胸膛间同样也插着一把寒刀。

“嘭”的一声,两人快速倒地,卧躺于春雨之中。

心中的算计还未起航便已搁浅,我冷冷扫视着为首的红衣人,而后快速回到皇凌身侧。

“你很聪明。”为首的那名红衣人似乎看穿了我心中所想,扫了一眼倒地的黑衣杀手,越过他们的尸体向着我走来,露出的双眼尤带着笑意,“交出兵符,或许我可以让你死的舒坦些。”

话还未落,他的剑尖便直指我的眉心。

“哈哈哈,”我抬首,仰视着黑衣人的眼睛,大笑出声,“本妃看起来很傻?”

交出兵符,我与皇凌便真的是死定了。

闻此,只见那黑衣人眼中闪过杀意,手中的利剑在那瞬间高举,寒光划下,晃疼了我的紧闭眼。片刻后,意料中的伤痛并未传来,我缓缓睁眸,却见那把寒刀深深地刺入了皇凌的肩上,汩汩的鲜血在雨水的冲击下肆意的流着。

“皇上!”

四周,中毒的隐卫纷纷怒意出声,怒目圆瞪,仿佛要将那动手的红衣人身上瞪出一个窟窿来。

“没想到冷血的皇凌居然也会有这一天。”

红衣人似乎也为皇凌所为惊愣,露出的双眼不停地打量着皇凌,而后笑中带讽的说道。

“朕说道,没有人可以伤她一毫。”

瞬间,红衣人似乎被皇凌的话所激怒,眼中泛出酷寒的杀意。

“那我便成全你!”

话音还未落,只闻得刺啦一声巨响,红衣人猛地拔出皇凌体内的刀剑,瞬间,暴戾的气息直压得我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红衣人双手握刀,挟卷难挡之势向着皇凌而来。

刹那间,一股强烈的不安从心底升起,而在这种不安的情绪的驱动下,我的身子竟不受控制地缓缓向皇凌身前移去,看这形势似乎是想要为他挡下这一剑。

我惊恐万分,欲离而不得,看着劈头而下的刀剑,害怕地紧闭双眼。

而就在我闭眼的瞬间,一股强大的推力将我重重的抛了出去,痛意夹杂着雨势袭来,疼得我龇牙咧嘴。还未来得及呼痛,便听闻刀剑的碰撞声。

循声望去,只见皇凌正与那红衣人进行缠斗,但其势全然不济,很快便落于下风,受创坠地。

失去内息,皇凌又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此刻红衣人眼中带着血色,再次举起刀向着落败的皇凌砍去。

“哈哈哈。”

就在那一瞬间,一阵魅惑且稍显轻佻笑声却突然从四面传来,响遍每一个角落。

闻此,举刀的红衣人动作未有停留,反而加快挥刀的速度,就在几乎接触到皇凌的瞬间,红衣人却猛然间调转刀向,转而面向身后。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红衣人也随之后退数步,眼中盛满惊讶。

一时间,满场的红衣人尽皆戒备的张望着四方,如临大敌一般。

“不知是哪位英雄到此,请出来说话。”

只见那为首的红衣人快速掩下眼中的惊讶,警惕地扫视了一圈后,拱手说道。

看起来,他应该是还未发现方才的声音究竟是何处发出的。

见此,我也不由打量着四周,这人武功的确了得,出声的瞬间却可以造成回音从四方传出,教敌人难以发现其藏身之处。

突然,我只觉腰间一紧,身子便被带离,再次落地时却已经出了红衣人的包围圈。

我心中惊愣,直至环绕在鼻尖的浓郁气息几乎让我难以呼吸之时,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搂在怀中。

心中一阵不适,我竭力推开男子,谁知,见我推搡,他放在我腰间的手却搂得更紧了。尽管知道现在是危机时刻,若是得罪了眼前这唯一的救星可就完了,但我柳倾绝不是轻易妥协之人,不由加重力道,狠狠推开了他。

我心中气愤,不由抬首,却在看到男子的瞬间呆愣在原地。只见男子身着蓝色衣袍,容貌如画,身如玉树,一双丹凤眼中深黑色的瞳孔竟泛起微微深紫色,平增添了几分冷漠,却又把人衬得刚强中有些魅惑。

见我痴痴的看着他,男子上下打量着我,眼中涌动着玩味,“大婶,本公子可不是饥不择食之人。”

闻言,我不由的火冒三丈,尽管你长得好看,但竟敢称呼我为大婶便不可原谅,我柳倾可是刚满二十。。。。忽然,我转身,迷茫地扫视着全场,不由伸手抚着面容,指尖的触感让我瞬间回到现实。

这年岁,被称呼为大婶也是很平常的吧。瞬间,心中怒气顿消。

“英雄这是何意思?”见我被带走,那红衣人手中的寒刀不由握紧,声音低沉的问道。

“怎么还没明白,本英雄想要这女人。”头顶,邪魅的声音响起,“你们可以走了。”

闻言,所有的红衣人都握紧手中的刀,眼中尤带着敬畏地缓缓向着我们的方向聚拢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