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十一章 杀意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339 2016-09-28 22:54:54

  只见黑衣杀手以暗器为前盾,手中利刃为矛,直扑措手不及的隐卫而来。但这些隐卫毕竟身经百战,尽管未曾料及这番打法,但还是很快就调整过来,瞬间,双方迅速陷入苦战之中。

我慎重地注视着战局,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却渐渐不利于我们这一边,负伤的隐卫越来越多,原本的防护圈也渐渐缩小。

其实,这也是预料之中的结局。毕竟,场中这些拼杀的隐卫就在不久之前经过了一场恶战。尽管之前的那批杀手较之现今的这批杀手不足,但毕竟也是奉命死战之徒。

高手过招,本就须得双方皆处于精神饱满之时。而这些隐卫经过方才一战,尚处疲倦状态,又如何能够抵挡这些杀手的致命攻击。

环顾四周,只见负伤的侍卫越来越多,心中不由焦急。

抬首,却见皇凌面上波澜无惊,淡然地看着双方交战。

随着隐卫的不断倒下,保护圈也不断缩小,但即便如此,只要有黑衣杀手靠近皇凌丝毫,他们便以肉身为堵,将刀剑隔绝在外。

刺啦一声,黑衣杀手将刺入隐卫身体的刀剑猛地拔出,一道缨红的鲜血随之喷涌而出,眼见着就要溅落在皇凌的衣袍之上。

我只觉眼前一道人影闪过,随即便响起刀剑入骨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隐卫直挺挺地站立在皇凌身前,为他挡下飞溅而来的鲜血,但他却被黑衣杀手刺中心脏,他身上的伤口在大雨的冲涮下,流出更多的鲜血,顺着汇聚的雨流,流向不知何处的远方。

“嘭”的一声,那隐卫直愣愣地倒在血泊之中。

我呆呆的看着那面露笑意的隐卫,满心惊诧。一条生命?一件衣袍?究竟孰轻孰重?仅仅为了一件已经湿透的衣袍而付出自己的生命,真的值得?

不由地,我抬首看向皇凌,只见他的面色始终平静,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一般。心中满是戚然,一条生命,真的可以如此卑贱?

还是生命,在于这个时空而言,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存在。

看着雨中依旧挣扎的众人,隐卫们已经大都重伤倒地,但却依旧不肯放弃,还未待从地上爬起来,一把寒刀便已经穿透他们的胸膛。

杀戮,直至最后的隐卫也被一把寒刀贯彻心脏时方才停止。

瞬间,存活下来的黑衣人都相互望了一眼,而后缓缓向着我们靠近。

一把把寒刀,尤带着血色,晃眩了我的眼。

再次被杀手重重包围,嗜血的气息几乎将我们淹没其中。

而靠近的瞬间,一把把寒刀迫不及待地向着我和皇凌而来。

我紧张的握紧匕首,刚想护身在皇凌身前,腰间却突然多出一双手,而后身体一轻,双目间满是眩晕。片刻后,方才次落地。耳中满是咆哮的雨声和叮叮当当的刀剑声。

感觉到一阵暖意,抬首,却看见皇凌仔细打量的不远处的神情。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发现,方才华丽的马车此刻已经辨别不出了,前首的马匹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跑了,只余下一个车驾在原地,而上面,及周围,到处躺满了死尸。

而场地之中,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批隐卫,此刻,他们正与黑衣杀手缠斗着。现今的局势太过明显,黑衣杀手处于下风,已经几乎被灭尽了,只有少数几个依旧顽强抵抗着。

“留下活口。”

皇凌冷冷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闻声,只见场中,方才正要下死手的隐卫相互看了一眼,而后快速将场中的黑衣杀手解决掉,留下了两个看起来似乎是头目的黑衣人。

“臣救驾来迟,还请皇上恕罪。”一个看起来是隐卫头目的人站在前首,跪倒在皇凌面前,他身后的侍卫也随即跪倒在地。

闻言,皇凌收回目光,冷冷的打量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子,“宫中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是。”男子颔首,答道。

闻言,我心中稍稍怔愣,未曾想到他们的动作会这么快,调虎离山?

见场面中的一切已呈定局,皇凌便收回了目光,看着我,正要言语之际,另一股弑杀的气息突然出现在周围,而且正在以快速的速度向着这里靠近。

而已经结束战斗的侍卫也在气息出现的瞬间团团护卫住我和皇凌,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忽然,空气中飘来一股奇异的香味,等我意识到的瞬间,我知道,已经晚了。果然,只见隐卫们都出现异常,他们的身体开始颤抖,而紧握在手中的刀也不由松懈了。

突然,皇凌身子也重重的一倾,我快速扶住他,他也意识到了不妥,冷眸扫视着出现异常的侍卫。

这是泫凝香,乃是笙魈门特有的毒药,中者会在短时间内失去内力,而且中毒者若不能再三日内服下解药,内力便会完全丧失,成为一个废人。

这些杀手如何会有?还是,笙魈门的势力何时已经渗入了穆熙。

而方才被俘虏的两名黑衣人,因为蒙面,所以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便闭了呼吸,此刻他们已经挣脱隐卫的束缚,正托着寒刀向着我和皇凌步步紧逼。

我看了看周围全部倒地的侍卫,握紧手中的匕首,这泫凝香只对拥有内力的人有作用,而对没有内息的我而言,本就没有任何作用。但同样,没有内息的我,又如何能够打得过他们呢。

“那个女人留下。”突然,一个红影从浓雾中走出,只见这红衣人的穿着较之另外两个黑衣人而言,质地更为素朴,看起来不像是一路人。

闻言,两名黑衣人转身看着那男子,其中一名黑衣人向前走了两步,“不管你们是谁,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两人都得死。”

如此看来,双方的确不是同一队人马。

“无知小儿。”只见那红衣人嘲笑的说道,瞬间,他的身后出现数十名红衣人。一时间,双方势力明显悬殊。

见此,那黑衣人不得不停下脚步,一双鹰目上下打量了我一圈,思量片刻后,眼中满是寒光的看着皇凌,“女人可以给你留下,但他必须死。”

“他随便你们处置,我们只负责带走那个女人。”红衣人看了看我,眸光泛冷。

“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若是皇凌死了。”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衣人,我护在皇凌身前,对着不远处的红衣人说道,“皇凌若死,我便自杀,”说着,我便将紧握在手中的匕首抵在喉间。

只见那红人身形一滞,冷冷的打量着我;而眼前的两名黑衣人则未有停留,在他们眼中,倒是希望我自杀,如此,他们既可以遵循方才的话,又可以完成任务。

眼见着那两名黑衣人就要到眼前了,他们手上的寒刀已经散发出了死亡的气息。

“主人只吩咐要人,但没说要活人还是死人。”

只见那红衣人思量片刻后,眼角带笑,冷冷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