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十九章 离途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161 2016-09-26 22:39:35

  雨天的黄昏,晦暗的天色中带着浓浓的湿意。

“皇奶奶。”

皇纬将整个身子都埋进我的怀中,言语间带着哽咽。

我心中一阵疼惜,轻拍着他的后背,瞬间,心中生出一丝不忍,却被我强制压下。

既不能代替涅舞保护他们,至少,我不能成为他们的负累。

“纬儿可以在这宫中过得很好,是吗?”

“嗯!”怀中的小脑袋使劲点头,然后紧紧拥住我。片刻后,皇纬退出我的怀中,灵动的双眼中荡漾着笑意,“纬儿会快快长大,做我想做之事。”

我微微颔首,而后,转眸凝视着一旁的伊柊和皇凌,欲言无言。

两人同样神情复杂地看着我,未及一言。

转身,登上车驾的瞬间,不由想到此去经年,我手中的动作一滞,最终还是放下车帘,将一切都隔绝在外。

“保护好太妃。”

“是。”

外间的对答声一丝不减的传入马车内。

 “哒哒哒。”

马蹄声响在耳际,回荡在高高的宫墙之内。

掀起车帘,细雨如丝,飘落在我的身际,回望着渐渐隐没在烟雨中的宫墙,心中不由一阵戚然。

从此以后,我便真的是孑然一身,在这个陌生而嗜血的世界。

倚靠在马车车壁,我的身子随着车轴的转动而摇晃不定。前去般若寺,会途径一片茂密的森林,荆王等人若要设伏,那便是最佳的位置,况且今日有烟雨,山雾为障,更须谨慎才是。

驶离皇都之际,马车的颠簸感也随之加重。久旱的尘泥,得此甘霖,定变得泥泞不堪。

突然,闻得一声嘶鸣,马车猛地一晃,迅速向着一侧倾斜而去,我的身子也不受控制地随之倾倒,幸得一旁的侍卫眼疾手快,将我带离马车,方才得以幸免。

“嘭”的一声,马车倾斜坠地的瞬间裂为碎片,行在前首的马匹也随之侧跌在地,满身泥浆尤自挣扎着,却始终站立不起。

扫视着将我团团护卫的侍卫,他们皆手握腰间刀柄,严阵以待,锐利的双眼在烟雨朦胧中四处搜寻着。

尽管这样的场面记忆中已经历过太多,但于我柳倾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头一遭,心中不由犯怵,只得握紧袖间的匕首寻找丝丝安全感。

近了,那股弑杀之气,即便隔着雨幕依旧一丝不减的传来,将所有人都笼罩其间。

随着雨势的渐大,山雾也变得越来越浓,我不由瞪大双眼,视线却难达浓雾之外的事物。

倏忽,一个黑衣人出现在视线之中,紧随其后,四面的黑衣人都逐渐显现,一步步向着我们逼近。

环视着四面的黑衣人,心中一沉,我们已经被彻底包围。

“隐卫?不过如此。”

为首的黑衣人将尤自滴血的利刃指向我,泛血的鹰目暼视着在场的侍卫,蔑视地说道。

雨声泠泠,瞬间吞噬黑衣人挑衅的话语,丝毫未曾挑起这些侍卫丝毫的情绪,他们依旧仔细防备着周围的黑衣人,仿佛方才的话并未入他们的耳中一般。

“是吗?”

忽然,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我心中一颤,但随即便否定了脑中冒出的名字。

同刻,为首的黑衣人在听闻男声的瞬间,握着刀柄的手不由一颤,随即又恢复正常,双眼直勾勾地越过我,盯着声源处。

脚步声渐近,我不由回头,浓雾中的身影逐渐清晰,一柄缨红的伞架充斥着所有人的眼眸,握住伞柄的一双手指节分明。

皇凌!真的是他。

我呆呆的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凝视着他挂在嘴角的那抹桀骜的笑意。这样的皇凌,记忆中从未见过。

“朕承诺过,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雨中的皇凌,就那样撑着油纸伞,立于人群之外,一字一顿地说道。

“杀!”

一时间,只见两队人马瞬间纠缠在一起,挥舞的刀剑割断雨幕,刺入鲜活的身体内,拉扯出喷洒的热血,随着雨水四处流散。。。。

忽然,眼前一片黑暗,一只温润却稍带薄茧的手覆在我冰冷的双眸之上,身后的暖意隔着湿冷的衣裙传遍全身,头顶泼洒的雨水也被遮挡。

耳畔,杀伐之声不断,刀剑碰撞声夹杂着滴答滴答的雨声不增一分,不减一厘地蹿入耳膜,振动着我全身的血液。

“朕后悔了,”耳侧,软语呢喃,“放你出宫。”

“这不正是皇上所愿吗?”我嘴角微扬,淡淡回答到。

我明显感觉到覆在双眼上的那只手剧烈的颤动。

是的,从皇凌面对百官胁迫,万般无奈之下搬出宗书想要为我开脱莫须有的罪名时,我便知晓这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若说有何意外之处,便是我以笙魈门为盾之事。他能够在不过半日的时间内便查到笙魈门的底细,其势力定然不可小觑。

并且,他自小熟读宗书,又如何会忽略写在首页的序言。这一切不过因为他知晓,一旦有宗书作限,我唯有媒祭一条路可选。

所有人都认定,我乃皇凌不可缺少的助力。辰广殿内,以笙魈门为盾,虽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了他们,但这却也不是他们退步的主要原因。他们的目的不过是除去我,离了皇宫,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如此,他们一番思量之后方才退步。

而皇凌,他的作为不过是想要利用我出宫一事引出隐藏在暗中的势力。

为了斩断皇凌的羽翼,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届时,皇凌便可趁机拿住他们的把柄,将他们一并扫除干净。

但他们却不知,早在我失去兵符的那一刻,这个所谓的最大的障碍只是徒有其名而已。

耳中,刀剑的交织声消失不见,唯有滴滴答答的雨声。我拂下皇凌的手,转身仰视着这个比我高出一头的男子,只见他眉间清冷,双眸带着异乎寻常的明亮,全然不似记忆中的皇凌。

涅舞,你眼中长不大的小男孩早已在你未曾察觉间成为了权谋无双的帝王,他早已不需要你的保护。

而他此番出现在这,不论是来救我,还是只是为了向荆王等人展示他的莽撞,一切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此去,心中便再无愧疚与牵挂,因为所有在乎的人,如今都已寻到很好的庇佑。

岱萱宫内的那一场戏,我可以配合皇凌,只是因为需要安抚伊柊;但并不代表,接下来的路我会继续配合他。

从踏出皇都的那一刻,我便是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