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十八章 密谈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570 2016-09-25 21:55:48

  “云散了,风也停了。”

身后,惊诧声突响。随即,一片哗然。

我不由抬首,望向走廊外的天空。风屏息,日光再次吞吐着欢脱。

这时辰,的确算得分毫不差。

转角,岱萱宫的殿门便出现在视线之中,只见一蹲守在殿门外的宫女远远瞥见我后,匆匆转身入殿。

不会儿,殿门处便迎出数名喜形于色的宫女,为首的乃是静衣。她冁然而笑,眸底含着晶莹。

“奴才等恭迎太妃回宫,见过太子殿下。”

涓涓女声,在我牵着皇纬行到殿门处时,齐声响起。

“都起吧,”我低眸,看着眼前皆行全礼跪拜于地的宫女们,浅笑吟吟,“本宫饿了。”

静衣噗呲一声,轻笑出声,吩咐着其他几名宫女,“传膳。”

我侧目瞥了眼毁坏的侧殿,思绪翻飞,心底涌起一阵烦乱。

“太妃?”

我猛然回首,惊得身后的静衣肩头一颤。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皇纬胖胖的小手几乎被我掐出青色的印记。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竟被涅舞强烈的杀心所影响。回想着方才所想,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皇纬依旧带笑的小脸,我极力掩下心中异样,蹲身于皇纬身前,轻抚着他小手上的红色印痕,心中疼惜,“纬儿为何不言。”

闻言,皇纬却并未回答我,只是缓缓走近,然后拥住我,小手轻抚着我的头,“乖,别怕,我会护着皇奶奶。”

我浑身一滞,怔怔的感受着皇纬那如羽毛般的轻抚,仿佛整颗心都被他的小手捂着,瞬间,寒意褪去,唯觉暖意融融。

就在我为这小家伙的举动感动地几乎落泪时,他却轻吐一句,“有本君在侧,万事无忧。”

顿时,一切情绪尽皆散去。

“静衣姐姐。。。。”

闻声抬首,便看见一众宫女手执托盘,盘中瓷碗中飘散出浓郁的香味,勾起我满腹的食欲。

起身,我牵着皇纬的小手向着殿内行去。

“纬儿何时学得这番话?”

我知,墨华素来不苟言笑,绝不会说出此番话来。

“师兄常言,纬儿便记下了。”说到这,皇纬微微一顿,而后继续说道:“他说女子都喜欢听到这样的安慰。”

“可皇奶奶是妇人。”

“原是如此,”皇纬一脸的恍然大悟,“师兄曾言及,若女子心情不畅时听到这样的安慰,便会感动的流泪,难怪皇奶奶没有流泪。”。

听得皇纬此言,我哑笑失声。未曾想,墨华也会收得如此有趣的弟子,心中倒是对此人生了好奇。

午膳间,常听得皇纬提及那师兄的言行,确是有趣的紧,好奇之心不由更甚。

膳后,我便倚着阑干看着院中玩耍地很是开心的皇纬,笑靥无瑕。

“太妃,皇上和太后已到殿门外。”耳畔,软语呢喃。

闻言,我回头看了看静衣平静的面容,而后缓步行至皇纬身旁。

“皇奶奶陪纬儿玩?”他兴高采烈地握住我的手,因方才的狂欢,额间沁出微汗。

取出袖间的紫色手帕,我轻轻擦拭着他额上的汗水,询问道:“纬儿随静衣去御花园走走,如何?”

“嗯。”皇纬思量片刻后,点头行礼,“纬儿先行退下。”

看着皇纬离去的背影,静衣微微颔首,屈身一拜,循着皇纬而去。

“奴才拜见皇上,太后。”

殿外,伴着静衣声音的响起,一阵脚步声也随之传入。

只见伊柊在皇凌的搀扶下缓缓入内。伊柊依旧着了早日的袖裙;倒是皇凌,身上血迹斑斑的服饰已换下,罩了一袖口处盘龙的黄袍,垂落下的墨发此刻也梳洗的一丝不苟。只是,两人神色皆显黯淡。

“拜见皇上,太后。”

见伊柊和皇凌入内,众宫女纷纷行礼跪拜。

“都退下,不得哀家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伊柊立在殿中,扫视着众宫女,厉声喝到。

瞬时,所有宫女都俯身退去。

我转身进入室内,就座于上首的榻上。

两人也默言入座。良久,满室寂静。

“媒祭仪式,涅舞,你可知若是经此仪式,你便再不得入宫中半步,一生都只得宿于般若寺。”伊柊握紧我的手,眸中含忧。

我微微颔首。从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我便知晓会如此。

“既是知晓,又为何做此下下之选。”

见我如此,皇凌愤愤然,语气中也不由多了一丝怒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掩下恼意,眼中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若离了皇宫的势力,他们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我知晓。”

这便是我为何不敢轻易离开皇宫的缘故。

现今,穆熙局势尚且不明,暗中隐藏的势力太多,而现今的我,若失去皇凌的庇佑,其艰难的场景可以想象。但,我别无选择。

“笙魈门,历来只听命于九康历任皇帝,”皇凌声音清冷,几乎带着寒意,“若果有此王牌,这三月来,你定有所准备,绝不至于今日这般被动。”

我不由轻笑,皇凌的确了解涅舞。

“今日,若朕始终不妥协,他们便也无可奈何。”

“若如此,皇上便会蒙上袒护妖物之名,违抗宗书之罪。”我回望着皇凌,冷冷的说道。

届时,暗中的势力便会以此为帜,纠结百官上书要求皇凌禅位引咎。毕竟,宗书乃穆熙最为神圣的存在,即便是帝王违背其意,也须得为此付出代价。

只见皇凌面色一滞,面上霎时变得苍白无色,双唇微张,却始终未曾吐出一字。

“可媒祭仪式本就是由张天鉴负责,彼时他一定会动手脚。”伊柊的面色同样苍白,说着,更加用力的握着我的手。

闻言,皇凌眉宇紧蹙,眼中满是坚决之色,“此事,朕已安排好。”

只见伊柊听得皇凌如此说,不由舒了口气。随即她似乎又想起什么,急急地说道:“相必他们现今也已然知晓笙魈门之事,今日前去般若寺的途中定然会有他们的埋伏。”

闻言,我看了眼皇凌。的确,今日突然提及笙魈门,本就是想要镇一镇他们。既然皇凌能够调查到笙魈门觉不可能为我所掌,他们自然也是可以查到。今日之事,本就是他们筹谋已久,绝无轻言放弃的可能。即便明日的媒祭仪式他们会费劲心机,以保证万无一失;但若是我死在宫外的话,他们也可早日除去心头大患。

“母后放心,我会调集隐卫暗中保护。”

“即便如此,也不可掉以轻心,须得谨慎才是。”伊柊仍旧面露担忧之色,看着我对着皇凌吩咐道。

闻言,皇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后幽幽的说道:“若不是为了朕,有兵符在手,你绝不至如此被动的地步。”

“即便没有那件事,结局也是如此。”我看着皇凌,淡然而语,而后回握着伊柊的手,“此次一别,以后便不得见了。”

“待到此事告落,朕会接你回宫。”

闻言,我摇头,轻声说道:“这座宫殿,困了我半生,以后的日子,我想要过自己的生活。”

“绝不可以,”皇凌神色激动,言语激切,“纬儿,纬儿他最亲近于你,难道你真忍心再也不见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途,谁也不可能陪着谁一辈子,有些路,终究要自己去走。”

我看着皇凌,语重心长的说道。说完却又觉得好笑,我柳倾,竟对着一个比自己年长的古人讲了一番大道理。

皇凌还欲再说,伊柊却拦住他,看着我良久,方才开口,“若不是为了当初的誓言,你也不会待在这深宫中数十年之久,我只希望从此以后,你一切安好。”

窗外,不知何时已飘起了絮絮的春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