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十七章 终了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1239 2016-09-24 23:41:25

  我看着张天鉴得意的嘴脸,终于明了他们何以会如此孤注一掷。

前面的诸多说辞都不过为了等到此时此刻,我怎会忽视,他张天鉴本就能够通过占卜预知天气。天时。示警?如此这番,即便皇凌有心维护我也不得其法。

“身份究竟若何,朕不管,朕只知晓她的画像已挂于宗庙之中,”皇凌眼眸清冷,言辞凿凿,“张天鉴既身居天鉴之位就当知晓,宗书有言,不得究先祖之过。父皇既将太妃画像挂于宗庙,她便是我皇族之人,居太妃之位,朕为后辈,又怎能究父之过。”

“这,老臣自是知晓的,”闻言,张天鉴眼角的笑意更甚,似乎就等着皇凌说出此番话,“既然皇上熟读宗书,当知晓,宗书序言所记:凡朕宗皇,须得以社稷为重。妖异,乃胁,不论其身份几何,诛。”

这,便是他们今日的目的,将我逼到如斯地步。

闻言,皇凌怔愣的看着我,脸上满是不甘,欲要辨之,却又无可奈何。

宗书!

此乃穆熙开国皇帝皇熙亲手所编制。百年前,穆熙历任皇帝皆需按其行事,不敢稍有违背。

“皇奶奶。”

忽然,手中一紧,一双温润饱满的小手握住我的食指,耳畔响起糯糯的呼唤声。

我思绪回转,低头,皇纬正仰着小脸,一双灵动的眸眼炯炯有神地看着我。

“不是让纬儿等皇奶奶,怎就自己来了。”我抚着皇纬腻滑的小脸,蹲身与他齐高,笑从心生。

闻言,皇纬面露难色,抚摩着瘪瘪的肚皮,附在我的耳畔,“纬儿饿了,来请皇奶奶。”

“是皇奶奶的不是,”我笑着说道,“走,用膳。”

我牵着皇纬的小手,缓缓而行。

“今日一事,皆因太妃而起,太妃怎可一走了之。”

身后,荆王穷追不舍的声音穿透强劲的风幕传入我的耳中,也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感到手中的小手微微一颤,我不由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并不清晰的身影。

“本妃即便不是真的岱萱公主,但兵符却是真的,”我抚挲着皇纬的小手,淡淡的说道:“荆王此番,不过仗着九康之兵一时难以到此。但,荆王不要忘了,本妃还有一张牌,笙魈门。”

话毕,我明显感到众人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就连荆王的满是笑意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裂痕。

笙魈门,即便现今已经不同往日那般鼎盛,但依旧为众人所忌惮。

“今日黄昏,本妃会暂住于般若寺,明日可行媒祭之礼。”

皇纬踏着小小的步伐与我并肩而行,踢挞的脚步声还未响起便已被风吹散。

媒祭之礼。乃是穆熙的祭天仪式,是被议为妖人异物之人方才需要进行的仪式。仪式若现异像,则会受火刑;若无异像,则会当场释之。

但经过此仪式的人,会受到众人的疏离,因为他们认为只有受到上天诅咒的人才会需要接受媒祭仪式的考验。

而穆熙数百年来,从未有皇族踏入过媒祭场内。

“纬儿是来救皇奶奶的?”

我俯首,看着满脸笑意的皇纬。

只见皇纬稍稍怔愣,而后微微颔首,“静衣姐姐说,皇奶奶今日有大厄。”

“媒祭仪式,是何物?”皇纬眼中瞳眸上下转动,思量片刻后弱弱的问道,“纬儿未曾听闻太傅提及。”

“此物,乃不仁之物,纬儿不知自是好的。”

笙魈门,历来只忠于九康历任皇帝,又如何会成为我手中的牌。

待到他们知晓,只怕攻势会更猛。

我轻抚着心口的位置,那是以前片刻不离的兵符所在的位置。但现在,是空空的一片,只有心脏无休无止的跳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