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十六章 紧逼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309 2016-09-24 22:22:17

  “涅舞?涅舞?”

耳畔,是谁在遥远的地方声声呼唤?带着不甘的挣扎与无奈的苍凉。

我抬起沉重的手抚住眩晕的脑袋,闭眼使劲摇晃,待到再次睁眼时,视线中的重影方才慢慢合为一体,是伊柊忧心忡忡的脸。

“皇叔此举,究竟是何意?”

皇凌的声音骤起,我抬首望去,只见他攥着袖口的手青筋暴起,脸上满是阴沉之色。

“何意?皇上这话可不得理。”荆王笑中带讽,轻抚银白须发,嘴角浮起一丝玩弄,“不是本王何意,而是这幅画背后究竟代表着什么。您说是吧,太傅。”

闻言,百官的目光不由跟着荆王转移至墨华身上。

众人所见,墨华眼睑低垂,被搀扶着的双臂微微颤抖着。倏忽,他眼角轻抬,睿利的眸光直盯着我,一丝不忍如同拂过的微风,在他幽深的眸潭中泛起涟漪;片刻后,平静无澜,唯有决绝。

触到墨华目光的瞬间,熟悉的恐惧如同访客般,再次敲响我的心门。

那是杀意,嗜血的杀意。即便是当初发生那件事时,我也未曾见过墨华露出这样的神情,这样的神情应该只属于战场。我依旧记得,那个战后的黄昏,我们站立在城门处,看着被屠杀殆尽的城镇,墨华的眼中曾出现过这样的眼神。

那时,皇轩曾说过,墨华的心底其实也同我们一样,住着一头嗜血的怪兽,只是他的栅门更高,墙体更深。

墨华,究竟发生了何事?

“皇上,”墨华眼神出现一丝涣散,步履蹒跚地上前,跪倒在地,“请皇上治臣欺君之罪,现今的太妃的确不是岱萱公主,真正的岱萱公主早已葬身火海。”

话音落地,良久后,全场依旧一片寂静,死一般的静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墨华苍老的身躯上,他们瞳眸飞转,似乎正在消化着墨华方才的那一番话。

“啪。”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彻底惊碎了平静,喧哗之声顿起,几乎将一切湮没。

“哎,未曾想,皇兄一世英名竟毁于此,宠极一生的女子竟是一冒牌公主。”

满含奚弄的声音响起,言语间满是揶揄。

一语起,众官皆面带愤色地看着荆王,即便墨华如死灰般的眼中也不由燃起怒火。

无疑,现场些许官员的政见或许与逝去的皇轩有所不同,但他们心底还是敬服皇轩的,毕竟在他的治理下,穆熙才有现今的太平盛世。

而英明的帝王是不能够有污点的,即便是一点点也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

俯首而视,所见皆为愤恨的目光。

“皇上明鉴,此妇身份尚且不明,现今三月天灾为警,穆熙社稷危矣。”

“妖物现世,当以火祭之。”

百官皆俯首,以江山社稷相挟。

阵阵寒意袭来,我抬首看了看,春光依旧明媚,为何心中却觉冰冷。寒意未退,讽意与愤然却又涌来,嘴角不由泛起笑意。涅舞。即便你耗尽一生心血,助皇轩得天下,治太平,但他们又若何。若是知晓今日,你可会后悔。

身份之嫌隙,不过是寻之不及的一个借口。

突然,手间一紧,我抬首对上伊柊的目光,“涅舞,形可逝,颜可易,心若相随,便无他别。我如此,皇儿亦是如此。”

心中一阵涌起阵阵暖意。原来,涅舞,还是有人肯定着你的存在。

我不由抬首望去,只见皇凌眼中稍显迷茫,满心所思却奈何计无所出。

似乎感受到我的注视,他也抬头看着我,瞬间,他的眼神变得坚定无比。

“此事重大,涉及先皇之事,待朕仔细思之,明日再议。”

“正因此事干涉重大,还请皇上尽早决之,否则,臣等便长跪于此。”张天鉴瞥了一眼前首的荆王,猛然叩首,响声顿起。

此次,百官叩请,本就是想要攻其不备,他们又如何会给皇凌喘息的机会。

此举若败,他们自知我的手段,所以唯有孤注一掷。

“放肆,你们可是要逼宫?”皇凌眼中泛冷,睥睨全场,周身散发出浓浓的怒意,震慑着下首还欲再言的官员。

一时间,满场寂静。

“轰隆。”

突然,天空中响起震耳欲聋的雷鸣声,惊得在场所有人俱是一颤。

我不由抬首望天,只见春日隐入沉寂的云层,却犹似不甘地吐出一片绚红的火光,忽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了天际,霎时,火光如同被打翻的墨瓶,迸出火星迅速燃遍半边天际。

我心中稍喜,三月未曾降过滴雨的皇都终于要下雨了。

放眼望去,百官的脸上都不由现出一丝喜色。

“皇上,三思呀,天雷已降,大祸将至。”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时,张天鉴的惊呼声却响彻耳际。

“放肆,此乃上天庇佑我穆熙,降下甘霖,又何来灾祸一说。”

皇凌闻言,满脸喜色顿敛,厉声喝道。

“轰轰隆隆。”

伴着震耳的雷鸣声,一道长弧照亮天幕,天色瞬间阴沉下来,眼中所见皆变得黑蒙蒙的,狂风在耳侧呼啸,整个宫殿瞬间犹如地狱一般。

只见下首的黑影竟都瑟瑟发抖。

“皇上,”张天鉴的声音在狂风中迅速吹散,“妖物尚存,天已怒,降雷于西。”

突然,视线中出现一道快速移动的身影,待到近前时方才看清,来者是一内侍监,他面上满是匆忙之色。只见他扑通跪于地,言语间带着颤音,“禀皇上,太后,岱萱宫上突然降下一道天雷,殿角一侧悉数毁坏。”

闻言,下首的人尽皆抬首看着我,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就如同看着妖怪一般。

此刻,或许所有怪异的事情都可以寻到一个说法了吧:一夜间恢复容颜,三月春旱,今日天降灾雷。

妖物二字,应该已经镌刻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了吧。

“纬儿!”我忽然忆起与皇纬的约定,他应该还在岱萱宫内等着我,心中惧意重重,顾不得其他,快步行至那内侍监的身前,抓住他的衣领,“纬儿,太子呢,太子可曾有事?”

若是纬儿因此而有何闪失,我绝对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原谅在场的每一个人。

但那内侍监却惊恐地看着我,被吓得瑟瑟发抖,久久未曾言语,良久后方才颤颤巍巍的答道,“太子,太子无碍。”

瞬间,我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侧目,发现其他人都用着怪异的眼光看着我,我不由一愣。回头看眼前的内侍监方才发现,原来慌乱之下,我竟将他整个身子都提了起来。

我怔愣,松开紧紧攥着的手,未曾想到我的力气居然会这么大,可以将一个男子提起来。

看着那惊恐逃离的内侍监,想来,他们此刻会更加对我妖物的身份确信无疑了吧。

“天降巨雷,乃是上天示警,宫中必有妖孽,请皇上明察。”

张天鉴一言起,百官皆纷纷俯首附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