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十二章 尸体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803 2016-09-22 21:15:55

  “快快道来,究竟发生了何事?”

张天鉴的铜锣嗓音响彻整座宫殿,我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下首,那两人已经被重新带到面前。此刻,张天鉴正双眼放光的俯视着跪在他身旁的内侍监,迫不及待的问道。

伊柊不悦,冷冷地扫了张天鉴一眼,随后浑身现出压迫的气势,睥睨着两人。

“禀太后,”那内侍监不由一颤,立即叩首而拜,“今日,宫中惊现三月前死去的那十名宫女。”

话还未落,场下一片哗然。

尸体?我冷笑,环视着众官,他们脸上神情不一,但最后都化为惊恐。

的确,无论从何种立场出发,能够堂而皇之的将尸首运至宫内,其势必然令人生畏。

只是,我未曾想到他们居然会对死人动手脚,这些人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所不用其极。

不由地,心中隐隐泛起一丝痛意,不为其他,只是同情这具身体的主人,涅舞。

在这三月期间,涅舞的记忆不断闯入我的脑海,我就仿佛一个观影者一般,声泪俱下的看完了她的一生,血泪交织的一生。尽管心中同情,但来到这里之后,更多的则是恐惧,自从那日,看到慈眉善目的太后毫不留情的要杀掉那十名宫女之时,恐惧便如形随。我战战兢兢,竭尽全力按照涅舞惯常的方式说话做事,害怕有朝一日,当他们发现我的异常后也会毫不留情的杀掉我。

直到上一刻,我还想着要替涅舞完成她未完成的心愿,但,环视着阶下之人的眼神,我知道,我完成不了。尽管现在的我已经接受了她的记忆,但并不代表我必须按照她的轨迹活下去。更何况,依照现在的形势,他们也不会让我活下去,所以我唯一的活路只有离开这里。

我想要做柳倾,不想做这被所有人都欲斩之而后快的涅舞。

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他们于我柳倾而言,不过是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陌生人。

阴谋?算计?这便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我不由一阵嗤笑,若是此事后还能够活下来,我一定会向皇凌请一道圣旨,前去般若寺。即便是待在寺庙中也比待在这食人的宫中好过太多。

“宫中守卫森严,猝死之人都被葬于宫外的专用陵墓,如何会出现在宫中,况乎已过三月的腐尸。”

俯首望去,乃是一位面青唇白的年轻官员呵斥出声,话刚出口他便意识到自己的僭越,不由掩嘴低头。

一语起,只见众多官员纷纷点头附和,疑色重重地将视线聚焦在那跪地的内侍监身上。

“宫中很几乎人人皆见,而且,”那内侍监抬首看了一眼伊柊,然后迅速低下头,吞吞吐吐,“而且,而且她们尸身未腐,都,都立于岱萱宫门前。”

“来人,”伊柊自是知道此番话中的深意,扫视一圈,厉声顿起,想要转移瞩目的焦点,“将护卫长寻来,哀家倒是要好好问问,他这堂堂护卫长是如何当的,竟让人将宫外死尸堂而皇之地搬入宫内。”

闻言,几名侍卫立即揖首而去。

“太后,奴才身后之人可以为证,那十名宫女的尸身尚在墓中。”那内侍监似是看破了伊柊所为,看了看远去的侍卫,伏地高呼到。

刹时,百官喧腾。

尸身尚在,那出现在宫内的那十名宫女又该作何解释?即便其中的一个宫女有双生姐妹,十个宫女也绝不可能都有双生姐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由轻抚着面容,冰凉的触感渗过指尖直达心底。两件让人匪夷所思的离奇事件,却都发生在岱萱宫内,他人当作何感想。

闻此,伊柊也不由一怔,随即怒色顿现,“他是何人,如何能够为证。”

“禀太后,此人乃看护陵墓之人,但凡宫中有死去之人,皆是交由他埋葬。”

“放肆,竟然敢将如此晦气之人带到哀家面前,将他们带下去杖毙。”伊柊极力想要掩下此事,不由佯装怒意更甚。

听得太后震怒,众人噤若寒蝉。两名侍卫快步上前,架着两人离去。

“慢着。”

突然,墨华的声音响起,唤住了将要被带离的两人。

我心中惊讶,不曾想他竟会开口阻拦。不由俯首望去,却只见他也正抬首看着我,深邃的眸中闪耀着我看不懂的情绪。

只见他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走上前来,“太后,老臣可为证,那些尸身的确还在陵墓之中,并未有人动过。”

此番有他为证,百官皆服。

“定然是那些宫女的灵魂回来示警了。”

果然,一个官员随即惊呼。

瞬间,所有官员都被他的话语所影响到,喧闹不已,场面一时失去控制。

“请太后一天下苍生为重呀,穆熙百年来从未发生过此等怪异之事,上天已经降下惩戒了。”

一名官员伏身跪下,瞬时,乌泱泱地跪倒一大片。

我冷笑着扫视全场,除却墨华和张天鉴二人外,其他的人皆跪倒在地。

对于未知的事物,若是不能掌握,最好的方法便是消灭。

霎时,一股从未有过的愤然从心底涌起。我仰望着万里晴空,既然注定是要死去,为何又要让我重生于这里,上天,你是在同我开玩笑吗?为何你让我死就得死,让我离开朋友就得离开,我偏不让你如愿。 接下来的这条路该如何走,由我做主。

“涅舞?”

耳畔突然响起一阵担忧的声音。低头,便见伊柊满脸的担忧,她上前握住我冰冷的手,轻声承诺,“无论如何,我都会护着你,如同当初你护着我一般。”

“皇上驾到!”

忽然,宫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尖锐的高唱声,刺破了漫长的寂静。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宫门处望去。

随即,一阵脚步声响起,一袭黄色的衣袍出现在宫门处,待到黄袍完全进入视线时,却引得一众人等惊讶出声。

只见皇凌的衣袍上满是鲜血,身上随处可见深深浅浅的伤口,高挽的鬓发也变得凌乱不堪,零散的垂在他的两鬓。

这是我见过的最为狼狈的皇凌。

而跟在他身后的数名侍卫同样也是满身伤痕,较之皇凌更甚。

在所有人惊讶视线的尾随下,皇凌稳步走到伊柊面前,俯身行礼,“儿臣请母后安。”

一阵朗声,让在场所有人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转过身来仰视着高台上伤痕累累的皇凌。

“皇儿,”伊柊脸上写满心疼,眼中噙着泪水,俯身想要搀扶皇凌起身,却又担心触碰到他的伤口,一时间,双手颤抖地停滞在空中。

见此,皇凌握住伊柊的双手,立起身来。随后转眸看了我一眼,微微颔首,然后转身向着阶梯下的百官。

“臣叩请皇上圣安。”

太傅墨华颤颤巍巍地下跪,俯首而拜。

“臣等叩请皇上圣安。”

一众大臣瞬间反应过来,也纷纷叩首跪拜。

唯有一旁的张天鉴似乎还处在震惊中,未曾反应过来。一时间,在跪拜的众人中,他显得十分突兀。

我不由侧目看向皇凌,只见他紧紧的盯着下首的张天鉴,眼中是深深的寒意。

终于,张天鉴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环视了一圈跪下的众人,眼中各色神情快速闪过,随即跪拜在地。

脚步声起,惊晃着寂静的空气。皇凌并未出声,只是缓缓走下阶梯。

行至太傅墨华面前时,皇凌停下脚步打量。当看到墨华头上的纱巾时,面上不由现出一丝疑惑,随即躬身扶起他,朗声说道,“多谢太傅遣人告知,朕,才能够逃过此厄。”

墨华想要再拜,却被皇凌紧紧搀扶住,只得作罢,“此乃臣分内之事。”

我疑惑的看着打着哑谜的两人,心中暗自思忖。

闻此,只见皇凌微微点头,而后又走到张天鉴身前,俯身搀扶起他,“朕此番倒是辜负了天鉴的盛意了。”

瞬间,张天鉴面色变得苍白,俯首而拜,“老臣乃是传达上天之意,皇上严重了。”

闻言,皇凌并未言语,只是冷冷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张天鉴,然后转身再次迈上台阶,“众卿家平身。”

衣服的摩擦声顿起,百官皆静默起身。

“一切有朕,放心。”

耳畔,灼热的气息传来。我愕然抬首,看着皇凌狼狈却难掩俊色的侧脸,心中不由一动。

仿佛溺水之人看见了一颗漂浮不沉的稻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