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十一章 往事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168 2016-09-21 22:54:32

  “带他们上前来回话。”

伊柊面色阴沉,却又无可奈何。

将视线从伊柊脸上移开,我呆呆的看着鹤发垂颜的墨华,思绪不由飘飞至从前。

那时,先帝皇轩,那时他还是王爷,奉皇揾之令抵阻九康的入侵。

因着穆熙内乱基本平定,自是调遣全力对抗趁虚而入的九康。而穆熙,本就是三国之中最为强大的国家,尽管此番经受了战火的涤荡,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初到巫文台之际,双方便因为势均力敌而陷入苦战。由于多次会战,双方皆伤亡惨重,却又奈何没有完全的实力能够吞并另一方。

一日,黄昏之时,我陪着皇轩去郊外散步,却遇见一名被人追杀的男子,他满身伤痕,狼狈不堪,几乎气绝。

皇轩自是不能见死不救,拔剑出鞘,迅速将那群黑衣人斩于剑下。看着那奄奄一息的男子,又因着我们身份的不便,只得将那男子交予一户人家照顾。

后来,我们便将此事抛诸脑后,直到多月之后,他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还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夜晚,由于多月的战火,虫鸟都不再聒噪,夜显得如此之静。

我们都神情凝重地呆在帐篷之内,讨论着最后的殊死一战。就在一切几乎定好之际,一名士兵却突然求见,言及外面有高人求见,说是能够帮我们赢了这一战。

那时,皇轩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记得十分清楚,他将桌上的作战地图一卷,右脚高踏在桌上,桀骜的俊脸上满是嘲弄,扫视了一圈帐篷内的人,大笑道,“如此大言不惭之人,本王倒想见识见识。”说着,右手一挥,士兵得令,抱拳一拜后掀帘离去。

届时,一众大将纷纷抚须而笑,爽朗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帐。

不会儿,帐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掀帘,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名身着褐色平服的男子,面容精瘦,颧骨突显,就连双眼都显出浊白,行走间带着一股地痞之气。

无疑,帐内的笑声更甚。

但那人并未因为众人的嘲笑而面显怒色,反而笑意盈盈的向着帐内行来。

“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我转首看向皇轩,只见他面上的嘲讽之色稍敛,一丝慎重和好奇出现在他的俊脸之上。

就在那人入帐后,我方才注意到他身后还站着另一人,他和那人有着同样的穿着,只是颜色稍有不同,为墨色。却是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气度,尽管衣着贫寒,却自有一股孤傲冷清之气,让人不由眼前一亮。我淡淡的打量着他,长身玉树,脸上却透着一种病态的白,一双眼睛却是深邃锐利。

见我注视着他,墨衣男子抬首,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颔首,姿态优雅,仿如贵家公子一般。

我也微微颔首,回之以礼。

而后回望着帐内的众将,只见他们也为墨衣男子气质所震慑,纷纷止住了嘲讽之声。

“你们先且下去,明日乃是殊死一战。”

帐内上座,皇轩笑意尽敛,慎重的打量着后面的那人,对着众将说道。

“遵将令。”

话毕,众将士便纷纷起身向着帐外行去,却都在临出帐门前打量了墨衣男子一番。

我稍稍行礼,而后迈开步子向着帐外行去。

第二日清晨,皇轩便召集众将集合。

缓步走入帐内,视线便立即被坐在皇轩身侧的人所吸引,他褪去了墨色的衣袍,换上了一袭蓝色的素朴衣袍,那是军中很常见的袍子,却被他穿出了一股特有的清冷。

见我掀帘进来,他面带浅笑的向我颔首。

“涅舞,昨夜睡得可好?”首座,皇轩满面春风,一扫数月的阴郁。

我微微向男子回礼,而后看着皇轩说道:“既不是孤男寡女,亦不是敌军匪徒,有何难眠?”

“噗呲。”

瞬间,帐内将士纷纷嗤笑出声,却碍于皇轩,都竭力捂着嘴,但还是有笑声响起。

只见那蓝衣男子也是一怔,而后瞥了眼习以为常,面色平静的皇轩,嘴角泛起笑意,就连面上的苍白之色都好了许多。

“好了,都入座吧。”皇轩冷眸扫视着偷笑的众将,严肃的说道。

闻此,众将纷纷都快速入座,而后挺直身躯,面色严肃的看着皇轩。

“本王宣布,从今日起,墨华,”皇轩右手平抬,介绍着一旁的蓝衣男子,“墨华为我军军师。”

瞬间,众将士都惊讶的看着墨华,看着他羸弱的身躯,面上稍显忧色,但却并未说出。

我知道他们对于皇轩的判断并不质疑,只是担心墨华孱弱的身体能否忍受这军途艰辛。

墨华将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在眼底,起身,向着众人一拜,“请诸位放心,墨华绝不辜负将军的期望。”

上座,皇轩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见他们并无异议,继续说道,“张三钱为我军天鉴之职。”

“谢王爷,不,将军。”

“天鉴?行军打仗也需要这职位?”

道谢声,质疑声同时响起,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不有趣。

的确,天鉴乃占卜之师,而今行军打仗难道还需要请上天之命,若是紧战关头,上天却要我们休战,难道也遵循不可。

一时间,众将皆抬首望着皇轩,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个职位,而且还是为了他们看不起的人,尽管昨夜的褐衣男子今日已经换上军袍,却依旧难掩那股低痞之气。

但后来发生的一切却让我们彻底改变了看法,好几次生死关头的战役都是依靠张三钱之能方才安全度过。于是,后来,众将便尊称他为张天鉴。当然,这都是后话。

那时,皇轩面对众人的质疑,并未多言,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句,“他之能,不亚墨华。”

的确,行军打仗,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之和方能胜之。而墨华知识渊博,所见之广,堪称当世无双,一切地利皆在其囊中;而张天鉴,能够占卜预知天气,所有天时皆在其卦中。得此二力,皇轩很快收复了山河,得到天下百姓的鼎力支持。

于是,在皇轩登基之后,二人便成为肱骨之臣。一人一跃成为高高在上的太傅,天下贤能几为其徒,香名满天下;一人则稳坐天鉴之位,行走于百官之间,却因骄纵之由为清士所厌。

我收回思绪,看着下首已然白发苍苍的二人。

因这皇家之位的更迭,昔日的好友背向而驰,昔日并肩作战的人却要将我置于死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