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十章 对峙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846 2016-09-21 21:39:17

  “据臣所知,数十名宫女,在被太妃遣至冷宫的第二日竟悉数离奇死亡,”张天鉴拱手一拜,而后面对着朝臣,痛心疾首,“而这一切根源,不过因为她们窥破了妖人的勾当。”

遽然,平息下的众官员再次沸腾起来,他们言辞凿凿,义愤填膺地控诉着我的暴行。

“此等嗜血的逆天妖物,须得火祭,方能平息天怒。”

“三月春旱,实乃上天之警啊。”

……

阶下,场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嘈杂,仿佛街头的菜市场,多了一丝凛然,少了几分坦然。

“张天鉴消息倒是灵通。”伊柊奇怪的腔调陡然响起,惊得怒发冲冠、言辞灼灼的众官员一阵沉默。

我侧目,便见伊柊愤懑难忍,眸中满是嗔怒。

“老臣身居天鉴之位,自是能够知常人所不能知,否则,又如何能够传达上天之意。”

张天鉴不以为讽反以为荣,笑意可掬地看着伊柊。

闻言,下首中,有的官员不住点头,眼中满是崇拜之情;而有的官员则是面露鄙色,好似并不待见张天鉴的狂傲。但不管如何,他们此番能够能够来此,且同是为天下苍生跪请懿旨,那他们便是一条船上的人,谁也不会做拆船之事。

“张天鉴言辞凿凿,却不知有何证据证明那些宫女乃太妃所杀,”看着下面貌合神离,各有算计的官员,伊柊向我微微颔首,而后快速掩下怒色,“况则,不过犯事的宫女,张天鉴不好好领悟上天的旨意,反而关注此等小事。”

“皇室之事乃天下之事,岂可言小,”张天鉴看着我,含沙射影地说道,“皇上和太后肩负天下,若是妖人作祟,加害皇室之人,天下岂不大乱。”

“太后,请下旨彻查此事,若是有妖物在宫中作祟,皇室危矣。”一名官员扑通跪地,满心虔诚地叩首。

“哈哈,”伊柊冷笑两声,冷眸一转,看着下首的百官,“后宫之事皆由皇后所掌,发生此等血案,哀家正要好好问问呢。”

瞬间,张天鉴吃瘪的看着伊柊,尴尬地直抚山羊胡须,颤抖的双唇微张,欲语未言。

“张天鉴也得尽心帮助皇后尽早查清此事,毕竟这孩子还是你的侄女呢。”见此,伊柊趁势追击,“再则,哀家和皇上不还有能够预知天意的张天鉴,又有何后顾之忧。”

一时间,满场皆寂,有的官员接头交耳,议论纷纷;有的则笑看着脸色铁青的张天鉴。

突然,宫门外响起一阵繁乱的脚步声,惊碎了漫长的寂静。

众人不由抬头望去,只见一名内侍监匆匆跑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怪异的中年男子,两人行色匆匆,面上皆带着惶恐之色。

不由地,一众官员纷纷将视线集中在那两人身上,尤其是后面的中年男子。

而那男子自进入宫门之时起,疾行的身子便有些颤抖。此刻,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只见他动作变得更加颤颤巍巍,迈上阶梯时甚至差一点摔倒在地。

顿时,那人的动作引得一众官员发笑,剑拔弩张的氛围瞬间消弭不少。

我看了看张天鉴的神情,只见他看到那内侍监的瞬间,面上的神情微微一滞,即便是引得满场大笑的举动都未曾让他的神情稍稍放松。

片刻后,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匆匆移开目光,却在空中与我的目光相遇。见我看着他,张天鉴面上更是一阵不自在,眼神闪躲地避开我的探量的目光。

“请皇太后安。”

两人立于阶梯之下,揖首而拜。

俯首望去,那跪于前的内侍监神色淡然,全然没有被此番阵仗所影响,仿佛已经司空见惯;反观他那身后的那人,却是浑身颤抖着,头更是深深伏在大理石上。

“放肆,没看见哀家正在和众卿家议事,还不快快退下。”

伊柊毕竟是身处后宫之人,见惯各人神色。从两人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时,她的面色便为得阴沉,紧紧地盯着行在前面的内侍监。

闻言,那后面的人颤抖的更加厉害,甚至紧张的都不敢呼吸。

反而,那内侍监却面带笑意的抬起头来,保持着低于伊柊的视线的位置,“奴才发现一怪异之事,担心与上天示警一事有关,便越矩觐见,还望太后恕罪。”

瞬间,只见张天鉴挫败的眼神瞬间恢复光彩,不由抬首看了看伊柊,袖中的手紧紧握住袖口,仿佛看见了光明一般。

“大胆,小小内侍监,竟敢干预政事,”伊柊将张天鉴的举动看在眼中,厉声呵斥道,随后侧身对两旁的侍卫说道,“来人,将他们带下去。”

一声令下,众侍卫立即上前,将两人架上,在众人的视线中将他们带离现场。

当经过张天鉴身旁时,只见那内侍监向他投去求救的神情。

“太后,”张天鉴低头沉思片刻,毅然开口说道,“既然是与上天示警相关事宜,自当让他说个清楚。”

“小小内侍监,他的话又有何可信之处。”伊柊冷冷的回答道。随后,右手一挥,暂停在原地的侍卫快速将两人带离。

看着即将带离视线的两人,张天鉴面上一阵着急,快步上前,拱手拜到,“太后,现今穆熙已经惹怒上天,此番,说不定是上天的另一示警,我们不应当怠慢。”

“张天鉴真是说笑,难道说那小小的内侍监竟会是传达上天旨意之人?”伊柊怒意顿现,满嘴银牙几乎咬碎。

我知道伊柊心中所想,那内侍监早不来晚不来,却在此紧要关头前来,还言及与上天示警的事情有关,而且看他的神情,定当是与张天鉴脱不了干系。若是让他在众大臣面前说出什么难以挽回的话,我便难逃此劫。

“无论如何,都应当先听听他究竟做何说辞,”张天鉴抬首看着伊柊,叫住就要离去的两人,然后转身看着我,“太后如此着急的想要遣下两人,可是要袒护于何人。”

“放肆,”伊柊勃然大怒,对于张天鉴咄咄逼人的气势毫不示弱。

一时间,场面变成两人的对峙,空气中都带着凝重。

“太后。”

忽然,从门外面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却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崇敬。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墨衣老者在一名青年才俊的搀扶下缓缓向着殿内行来,而其他官员在看到老者的瞬间立即变得沸腾起来,其中一名身着蓝色官服的男子直接快步上前,深深行了一礼后,起身搀扶在老者的另一侧。

我看着银银白发,额间缠着渗血白纱的老者缓步行来,心中稍稍一沉。

太傅,墨华。

这当是我们自那件事情之后第一次见面吧。想来,他终究是恨我的。

今日,有他在此,我能够脱身的几率便少了很多,毕竟他是在场大多数官员的老师。

毕竟,他是墨华,才华惊艳天下的墨华。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墨华行到殿下,颤颤巍巍地向着上首的伊柊行礼。

“太傅有伤在身,免礼。”

伊柊也是一愣,面露难色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恭声说道。

“谢太后恩典,但礼不可废。”说着,便在两名男子的搀扶下跪拜在地,而后吃力地起身。一番动作下来,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浸湿了额间包裹的白色布纱。

伊柊看着墨华的这一番动作,不由握住我的手,低声耳语,“涅舞,坚持片刻,皇儿祭天应该快要回来了。”

想来,这祭天一事定是张天鉴想出来的办法。他们想要趁着皇凌不在宫中之时,带领百官向伊柊施压,从而将我彻底铲除。

他们也着实费了不少功夫。

只是,我思绪繁杂地看着墨华。他素来公私分明,也向来不屑朝堂之间的争斗,为何此番却又不惜性命也要卷入这趟浑水之中。

这内中究竟有何隐情。

思来想去,我也不猜不透个中究竟。但不容置疑,墨华在这场对峙中有着难以估量的作用。

“太后,”墨华苍老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

只见他起身之后,刻意躲过张天鉴殷情的搀扶,眼中满是桀骜。见此,张天鉴也无趣地挥了挥手,好似在轻抚衣裳的尘土一般。

“此番事关国运,还望太后能够召他们上前盘问清楚。”墨华凹陷的双眼依旧闪耀着智者独有的光辉,让众人不由臣服。

“伊柊,如他所言。”我直直地看着墨华,对着一旁为难的伊柊轻声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