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七章 事泄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199 2016-09-20 00:09:24

  因为皇纬的一句无心之言,我整宿未眠。第二日一早,我便从梦中惊醒,顾不得腰间的疼痛下床拿起桌上的镜子,直到看到并未改变的面容时方才稍稍放心。

因着伊柊的命令,倒没有后宫的妃嫔前来探视,但那些来来往往的宫女倒是增添了不少。为了不添麻烦,也因着腰伤,我便日日待在岱萱宫内,未曾踏出一步。幸有皇纬每次一得了空便来陪我,替我解了不少忧愁。

而同时,为了减少流言蜚语的传出,岱萱宫内的一众宫女都不允许进入殿内,殿内只留了静衣和另外两名宫女伺候。

伊柊也会时常前来坐几个时辰,而皇凌自那一日之后便未曾来过,或是前朝公务太过繁忙。而他不来,我的心中反而稍稍有些放下,毕竟作为一个正值少女年华的灵魂,每次面对皇凌那张俊脸时,心中还是会有悸动。

如此,三个月便在这暴风雨前的宁静中度过,而最让我欣慰的是腰间的伤在这两月间的静养中已经彻底好了。

这日,我在阵阵鸟鸣声中醒来,起身披上一件外套,我推开窗,看着外间的一株桃树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绽放,但花朵并不似以往般娇嫩,散乱地开在枝头,而大多的花苞也耷拉着脑袋,好似还未过青春却已经老去一般。

冬日已经过去,春日已经悄然登场。

“绦红姐姐,辰广殿外的百官倒是要跪到何时?”一群手捧洗漱用具的宫女鱼贯出现在殿外的走廊中,行在最后的一名年岁稍小的宫女歪着脑袋问道前面的宫女。

“莫要多言,”那前面的宫女瞬间脸色变得煞白,轻声呵斥道,双眼四处张望,待看到四周无人时方才舒了口气,低声说道,“在这岱萱宫内,切勿多言。”

我心中惊疑,辰广宫?伊柊的居处。百官跪拜?如此看来,我容颜改变的事情已经弄得人尽皆知了。不知这几日皇凌究竟承受着何种压力,竟使得百官竟然转而向伊柊施压。

“听闻上次被贬入冷宫的宫女在第二日全都死于非命,再要多言,否则,你也是那样的下场。”行在前面的宫女回头瞥了眼小宫女,见她好奇的表情再次开口说道。

果然,那小宫女闻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手中的用具差点掉落在地,幸好她眼疾手快抓住了。

一时间,一众宫女的头低得更低,只加快脚下的步伐,向着等待在岱萱宫殿门口的静衣而来。

听闻那日的一众宫女被杀,我的心中顿时变得沉重不已,闷闷地关上窗子,然后躺在床榻之上,脑海中不断想象着她们死去时候的惶恐,心中不由一阵慌乱。尽管知道皇凌这么做都是为了保全我,但心中还是不忍。

“太妃?”床畔轻响呼唤,睁眼时便见静衣正掀着床幔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见我睁眼,她稍稍一愣,似乎没有料想到我会这么快醒来,慌乱间将眼中的思量悉数掩下。

“今日宫中可有发生何事?”我在静衣的搀扶下起身,淡淡地问道。

明显感觉到静衣的身子一震,只见她眼神一阵闪躲,随即便继续伺候我起身,“并无大事,若说有,那便是太子殿下在堂论中胜了太傅。”

“是吗?”我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容颜,也看着镜中稍显慌乱的静衣。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心中也由衷地为皇纬高兴。堂论乃是穆熙最有才识之人的集会,以论交友,这其中便以德高望重的太傅为主论,任何人都可相邀辩论,而能够拔得头筹的人便会受到太傅的力推,入朝为官。因此,每年参加这堂论的人甚多。未曾想皇纬今不过十余岁,竟能够在堂论之上胜了太傅,的确了不得。

因着不出门,梳洗便也简略了许多,就着一支碧色玉簪蔲扶兰束之。

抚着头上的发簪,我心中泛起涟漪。低声喃语,蔲扶兰,蔲扶兰。

“你去辰广殿走一趟,请伊柊前来。”

“太妃,”镜中的静衣收拾床榻的身体一顿,转身向我行来,“太后今日有后宫之事需要定夺,已经吩咐过,今日不会前来。”

“如此,我便去寻她。”说着,我捡拾起一方丝巾戴于面上,起身向着殿外行去。

身后的静衣瞬间挡在我身前,“百官以三月春旱为由,施压太后也未曾松口,还望太妃体谅太后的良苦用心。”

我定定地看着静衣,此时静衣说起我才想起,的确,自隆冬下过一场大雪之后,时至今日,皇宫内似乎都未曾降下一滴雨水。我抬起头,越过她向着殿外行去,“我知她护我之意,但此事皆由我而起。”

正要踏出殿门之际,迎面却闪进一道小小的身影,由于躲闪不及,他直直地扑进我的怀中,我一阵踉跄,站不稳脚跟大步后退,就在要跌倒在地之际,身后的静衣却稳稳地扶住了我的身子,这才没有倒地。

“皇奶奶。”怀中的皇纬抬起头来,一阵委屈。

“纬儿,发生何事了?”我抚着皇纬高挽的发髻,拉着他的小手坐在桌旁,轻声询问道。

“太傅一向疼我,可这次他完全听不进我的话,一定要同那些迂腐的人请皇太后奶奶杀了皇奶奶。”皇纬揽紧我的腰,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见状,静衣轻声退出殿内,立于殿门处。

我轻声安抚着皇纬,拥住他香软的身子,心疼他的心疼。良久后,皇纬终于破涕为笑。

转眼暼过殿外,发现一名宫女正在和静衣交谈,两人面上都是焦急的神情,不时地抬头看向殿内。

“进来。”我望着两人,神情严肃。

只见两人面上一阵为难,相互看了一眼后缓缓入内,跪拜在地,“请太妃安。”

我未曾说话,也并未吩咐她们起身,只是淡淡地看着她们。

“禀太妃,太傅在辰广殿外触柱而亡。”

话毕,殿内所有人俱是一惊。霎时,满殿寂静。

“皇奶奶。”皇纬低声唤着我,眼中满噙着泪水。

牵着皇纬的手,我们俩迈着步子向着殿外行去,这一次,静衣并未拦着我,只是默默的跟在我们的身后。

太傅触柱而亡!这太傅乃是圣贤之师,其徒遍布朝堂,又是太子皇纬的授业之师,此番触柱而亡,朝堂该是何等震惊。更有甚者,若是暗中的势力以此为由,皇凌又该面对何种发难。这些,都是我不能不考虑的问题,尽管好不容易重生的我真的很想活下去,即便是在这一副已经老去的身体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