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八章 重现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405 2016-09-20 00:09:24

  一径绕着泛青荷塘,穿过圆拱洞门,便是绿柳周垂。各式游廊相接,游廊外一旁点衬连绵山石,一边种着数本芭蕉,其势若伞,丝垂翠缕,尽头处便是辰广殿。

殿前,由上等大理石铺就的空地上此刻满是跪地的百官,他们姿态各异,却都不时地抬首望向稍高的平台上紧闭的殿门。

倚着朱色圆柱,我淡然地打量着这些跪在地上的百官,这一幕仿佛二十年前的重现。

穆熙纪元,新业三十二年,孝帝崩,传位皇太子皇稷,是为文帝。翌日,文帝猝崩,皇都大乱,五王争位,是时,邻国九康乘乱陈兵穆熙边境。是时,皇三子皇揾在众臣拥戴下渐成霸势,但九康却乘此几兵近皇都。内忧外患之际,皇揾派遣其胞弟皇五子皇轩领兵抗敌。

午夜,圭璧山,铭遗宫。我隐身于宫殿的角落处,掩息聆听着殿内的其他声音。

“所有事宜都在按计划进行,安心便可。”不远处的黑暗角落响起一阵女声。

“本无担忧,想念你便来了。”清朗的男音响起,紧随其后是断断续续的悉索。

短暂的沉寂后,女声再次响起,“最迟明日午时,玉楚令便到。你快些下山,若叫逮住我却也是无法。”

“听你的便是,明日后一切都尘埃落地。”话音落地片刻,一阵黑影倏忽闪过。

我仍旧待在原处,吐息着这恢复沉默的暗夜。忽然,耳侧吐出丝丝灼热,清朗的男声再次响起,“一切可都安排妥当?”

我微微点头,想着黑夜中他看不到,我便轻应了一声。

“伊柊嘱你,万事小心。”说完,耳畔吐息顿失。我呆呆地看着暗影离去的方向,良久后方才离去。

第二日清晨,我随着一翩红衣穿梭于圭璧山间,向着烽火迷离的巫文台而去。在反射着盔甲寒光的正午间高捧碧色欲滴的玉扳出现在众将士之前,宣下筹谋已久的密令。

三月的战乱,血色布满疮痍,白骨堆积山河。七月流火之时,皇轩不负众望,将长驱直入的九康驱赶出国境;与此同时,皇揾来信,言及一切都已落定,只待皇轩班师回都便可举行登基仪式。

五日后,回到皇都之时,皇揾亲率众臣迎皇轩回朝。众将所见,疮痍满目的皇都此刻皆被满眼喜色所掩盖,夹道百姓笑上眉梢,每处角落都充斥着战后的欣喜。

“王妃可一切都好。”皇揾与皇轩寒暄片刻后,看着我问道。

我屈身一拜,淡笑而语,“谢皇兄关切,一切都好。”

闻言,皇揾同样笑意融融,微微颔首。

待到夕阳余晖散尽之时,幕色随之降临。皇都洋溢在红色的灯盏之中。明晚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届时灯笼将在风中翩翩起舞,庆贺着国土再次的安宁。

后日便是新皇登基的日子,持续多月战乱之后,新君终重掌政权。

第二日,幽密山林间,一阵马蹄和嘶鸣惊碎满寺的寂静,我奉皇揾之名率着三道身影在静慈师太的带领下行走在人烟稀少的静冥庵中。

后院,我缓缓走到素婧面前立定,其余三人皆跪拜在地。未及言语便听闻脆耳的嬉戏声传来,顺目望去,两名精巧的小女孩一黄一蓝,手挽手各挎一小竹篮出现在视线之中。

女孩们以为娘亲被人欺辱,扔下手中竹篮奔向女子身前,气势汹汹地张开双臂。见此,素婧嘴角泛笑,淡淡吩咐三人先行离去。

“皇兄想念姐姐,望姐姐早归。”我看着消失在院中的三人,轻声开口。

素婧却是无言,只是紧紧握住我的手,眸中尽是惊喜之色。

“娘亲,他们是谁?”黄衣小女孩抬首好奇地看着我,轻声问道。

闻言,素婧蹲下身来,眸中含光,凝视着瞬间气势全无的两个孩童,“萤次,父亲来接我们了。”

只见萤次稚嫩的小手抚拭女子面上的泪水,满脸不解。“父亲来接我们了当高兴才是,为何娘亲的泪水却总也止不住。”

暮色渐合时,素婧带着女孩们在庵前与静慈师太告别,泪湿袖衫后方才不舍地登车离去。

当夜,宫墙外,人人道贺,昨日的血泪已落在身后,明日后便是战后废墟的重建,生活的再次富盈。宫墙内,歌舞升平的大殿之上一片祥和。高座上,皇揾眉眼含笑宴请众臣,杯中酒色觥筹。

忽然,一衫红衣毫无预昭地出现在大殿之上,倾城的面容隐藏在朱色的面纱之下,翩飞的红衣苍白了众人的面容。在见到她高捧于双掌间的玉扳时众人纷纷拜倒,即便高坐于殿堂上的皇揾依旧不曾例外。

待到那抹红衫消失在大殿之上时,众人依旧不曾反应过来,他们的目光紧紧盯着那玉扳,那手执玉扳的人--皇五子皇轩。

持玉楚令者为王。

我扫视着在场的众人,他们面上皆带着迷惘与震惊,各色复杂的神色在眼中快速闪过。我嘴角带笑,看到传闻中的玉楚令,他们的确应该感到震惊,却是不知此番他们会作何选择。

“五弟可否解释这究竟是何意?”压抑的空气终于在皇揾开口的瞬间变得轻松一点,却在接下来的沉寂中更加沉重。

“玉楚令代表着什么皇兄比我更清楚吧。”皇轩抬头看着皇揾,态度强硬无丝毫示弱。

身着黄袍的皇揾面露笑意,缓缓坐下,“哦?看来这一切皆在五弟意料之中,为了这把龙椅你可是费心不少。”

“皇兄严重了,不知皇兄接下来打算如何?”

皇揾并无言语,只是拿起酒杯慢慢品茗,“五弟如此问,想必一定早已安排妥当了。如何?为兄却还是想要试试?”

“哈哈哈,如此皇兄就不要责怪为弟不仁了。”说着,皇轩左手握住玉楚令,右手高抬,片刻间整间大殿满是寒刀,顷刻间人人自危。

看着眼前持刀的众将,百官皆心惊。

我扫视一圈,看来他终究还是赌赢了这一场,看着眼前的众将,他们几乎全是助皇揾夺下皇位的人。片刻前最为忠心之人,一道玉楚令却让他们片刻间倒戈相向。想必皇揾此刻的心中当是苦涩与奈何相互交织着吧。即便几近百年玉楚令不曾出,它的威力却依旧如此。

“原来早间五弟便开始谋划,”皇揾嘴角微扬,看着一柄柄寒光向着他逼近。

……

那夜,成为宫廷隐秘,百官皆闻之色变。

是日,登基大典依旧。

我盛妆立于大殿之上,百官身着崭新朝服勉力端立大殿之上,惊惶地屏息等待着新皇的到来。

随着一声高唱,众臣行跪拜之礼。眼角龙袍缓缓出现,紧随其后却是逶地缨红的裙摆。待到新皇落座众臣方起身抬首。

高座之上,女子倾城之貌,红衣浓妆妖冶;男子星目俊朗,黄袍威仪。

新皇登基,号武光帝,伊柊为后,国号熙文。而我,原本的轩王妃则被降封为妃,满朝皆沸。

典仪之后,我不过前去辰广殿坐了片刻,回到岱萱宫时,却见百官皆跪于外,言及皇轩越矩一事。

未曾想,二十年后的今日,这一幕竟会在这皇宫之内重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