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三章 记忆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3833 2016-09-20 00:09:24

  乍暖还寒,杯中残酒,轩中角风,隔墙送秋。

一阵寒意袭来,我拢了拢肩上的衣服,才发现我只着了一件素白的长衣孤身立于一座冷寂的庭院之中,秋风带着金黄的落叶打着漩儿从我身旁吹过,冷得我不由抱紧双臂取暖。

我环视着周围陌生的一切:院落外观趋于秀丽俊挺,柔美典雅,柱础为覆盆式栏杆,式样纤细。 两旁是分立的两间厢房,格门栏槛钩窗,皆是细雕新琢,并无朱粉涂射。左右白墙下,藤萝掩映,其中微露卵石小径。左侧乃是各色假山石洞,只见佳木葱郁,奇花异草,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

抬首,初旭还未撕开漫长的夜幕,第一缕光明正在与天边的雾色拉锯着。我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惧意,四处找寻着出去的地方。

突然,院内窜出一道身影,很小,应该是小孩子。只见他轻声推开一扇门,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我。

见到人的身影,心中的恐惧便迅速淡去。心中好奇,于是,我也紧随那小男孩身后进入房内。

入内,房中的布置很是简略,除了入门处的圆桌,房内便只有一张倚墙而立的床榻,然后就是放置在角落处的一个梳妆台。扫视一圈,所有的视线都被那张床所吸引,那张床布置的很是精细,碧色的窗幔,绛色琉璃的床身,这与整间房的颜色一点都不搭配。此刻,方才那小男孩正俯身在床畔,似乎在作弄什么人。

我稍稍走近,却未曾注意到脚下,嘭的一声撞在被放置在中央的木凳之上,巨大的响动瞬间响起,我呆呆地看着小男孩,却发现良久后小男孩依旧没有回过头来,就好似没哟听见一般。

难道我们不在一个空间?但为什么我可以看到他们?

片刻后,小男孩满脸挫败的瘫坐在床畔,看起来约莫十岁,一身冰蓝儒袍紧紧包裹着他的身子,灵动的瞳仁眨巴眨巴,闪着狡黠,糯糯地开口说道,“匠师哥哥来了。”

瞬间,只见床上的身影快速一闪,瞬间坐于梳妆台前,快速梳理着凌乱的长发。不过片刻的时间,女子便已经梳洗完毕,一袭绯红的宽袍子在晨风中翻飞,三千青丝唯以碧色玉簪蔲扶兰饰之,束于右侧,左侧则垂下一缕青丝,面上带着半边绘花的碧色面具,一股不同于兰麝的香味飘散在整个空间。

“戚七!”红衣女子扫视了一眼,发现并无其他人,露出一半的脸现出沉凝,声音含着怪异地唤着小男孩。

“的确来了,又走了。”被唤作戚七的小男孩嘴角含着一丝揶揄。

闻言,红衣女子面色更怒,抓起正在品茶的戚七,瞬间,房内满是女子的暴喝声。良久后,红衣女子终于面带笑意地拖着耷拉着脑袋的戚七走出房门。

两人快速地穿梭在熙熙攘攘的街市,身影快得我几乎难以看清,让人不由心中称奇。但更让我惊异的是,我竟能够跟上她们的速度。

她们径直来到了东南角的一座院落,掩映在河边的烟柳之中。已值秋日的柳条,枝叶微微泛黄,而深掩其中的院落此刻看起来十分平静。一纵身,两人便越上了一颗粗壮的柳树之上,观察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而就在两人隐身上树后的片刻,一声尖叫声打破了眼前的宁静。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得全身一阵哆嗦,转头看向两人,她们也同样怔愣。

一时间,整个空间内泛着一股血腥味。我紧紧盯着雨中的庭院,心中涌起浓烈的不安。

一阵悉索之声传来,侧目,红衣女子正要打算向院内而去,却被一旁的戚七拉扯住。只见他乌溜溜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红衣女子见此,犹豫片刻后,继续呆在原地。

而房内,继那一声凄厉的叫喊声之后,尖叫声便不断传来,却被淅淅沥沥的雨声所湮没。直到良久之后一切都化为平静。

这里处于郊外,现在又是下雨天,人迹自然少。尽管如此大的动静,却没有人发现这里发生的事情。

忽然,一道身影眨眼之际便进入府院内消失不见。看着枝桠间的那抹红衫,我知道,方才进去的一定是戚七无疑。

果然,见戚七快速窜入府院内,红衣女子不由跺了跺脚,而后纵身向着院内而去,我也紧跟其后。入内,遍地的尸身零乱的卧在微凉的雨中,源源不断的鲜血洒满屋廊。

我心中满是惊恐,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心中阵阵作呕。

而一侧的红衣女子则不时俯身查看那些人的伤口,樱嘴中还不时发出啧啧的评论声,好似在评论那些杀人的手法一般。这一切都显得如此的怪异。

忽然,后院的一阵响动惊动了红衣女子,瞬间,她快速便消失在原地。

我艰难地移动着脚步,跟着红衣女子的身影而去。

循着声音,红衣女子来到了一处院落,却发现戚七早已在此。

这是整个府院内最为偏僻的所在,看情形应该是一间柴房之类的废旧房屋,已经倒了半边门的房间,室内的一切尽在眼中。一名持刀的黑衣男子紧盯着面前的一名女子,女子满身伤痕,身后护着一个小男孩,在黑衣男子的逼迫下,一步步向着墙角移动。

突然,男子一个健步上前,带血的尖刀直直的向着女子的咽喉处。赤那一声,剑入骨血的声音在雨声中传开来。只见黑衣男子一剑刺空,那女子却已经闪身至一旁,小男孩被她紧紧护在胸前。刚刚如若不是黑衣男子放松了戒备,那女子绝无可能躲过那一击。黑衣男子转过身来,腹部的一柄几乎隐没的刀映入涅舞眼中。有了刚才的教训,这女子非死不可。

尽管受伤,但对黑衣男子的出手并未造成明显的影响,这一次的出招,剑尖携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势,逼得面前的女子避无可避。一时间,鲜血飞溅,迷乱了人的眼,一件物体形成了一道弧度,随后迅速落地,紧随其后的是重物倒地的声响。

倒地的是黑衣男子,落地的物体是一只手臂,看衣物,是女子的手臂。刚才,女子推开怀中的男孩,随之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送向黑衣男子的剑下,同时,抽出腰间的软剑。刹那间,臂断人亡,以一臂换两人性命,这笔买卖,的确划算。

料想刚刚的黑衣男子定然没有想到这女子竟会自己送向剑口,否则剑也不会迟疑半刻,但恰恰是这迟疑的半刻,让他送了自己的性命。置之死地而后生,屡试不爽。

那女子断然不顾自己,带着满脸鲜血的男孩从房间的密道快速脱离着所有人的视线。

雨越下越大,院落内的血腥味被积压,让红衣女子都不由轻蹙眉头,侧身,她却发现一旁的戚七早已不见了踪影。

见此,红衣女子眉间微蹙,快速追着消失的身影而去。

此刻,雨势更大,淅淅沥沥如同泼洒的雨水一般。

我踉踉跄跄地跟着红衣女子的身影,见到的便是戚七与那名断臂女子对峙的画面,那女子身后的小男孩此刻颤抖不已,双眼迷离的看着拦在他们面前的戚七。

“小哥哥,后面有坏人呢。”或许是见到戚七与自己年龄差不了不多,小男孩怯怯的开口。

但戚七此刻唯有弑杀的表情,并未因为小男孩的话而有丝毫的波动。

见此,女子将身后的小男孩护得更紧,随后大声说道,“弟弟,跑。”

话落便向着戚七举刀而去,但还未接近,心口便多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断臂女子浅笑,回头望着还未来得及逃跑的小男孩,跌落在地。

而那小男孩则痴痴地看着跌落进雨水中的女子,面色呆滞,直到戚七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依旧直直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子。

“小哥哥……”小男孩喃喃的喊道,看着戚七面无表情的脸,战战兢兢。

“嘭。”

只见那小男孩的身子重重倒在地上,双眼中仍然带着迷茫,心口插着一支木饰蔲扶兰。

红衣女子走到戚七身旁,冷冷的看着躺在大雨磅礴中的小男孩。

“涅舞姐姐,他叫我小哥哥。”

“你比他大。”

“可我杀了他姐姐。”

“嗯,我杀了她弟弟。”

忽然,画面一转,一片荒凉的沙漠中,红衣女子与一名白衣女子相互搀扶着,而站在他们面前的则是戚七。

“涅舞姐姐,你叛了笙魈门。”戚七的声音冷冷响起,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沧桑与悲凉。

红衣女子看了眼身侧的女子,然后上前一步,“戚七,此事我一力承担,你让渡云走。”

闻言,戚七面上的冷色更甚,双眼泛红地盯着一旁的白衣女子,恨恨地说道,“就是因为她,你抛弃了我,抛弃了匠师哥哥,也抛弃了笙魈门!”

声声质问让红衣女子哑口无言,只是眼中带着歉意的看着面前不过十余岁的小男孩。

突然,戚七手中出现两柄泛着寒光的匕首,眼中满是坚决,“门规所定,你死或是我亡。”说着,身形一闪,便快速向着红衣女子扑将过来,手中的匕首直指红衣女子的要害。

红衣女子擦拭着嘴角的血痕,拔出腰间的软剑,迎面而上,霎时,呼啸的狂风伴着刀剑的碰撞声响起,然后迅速消散在空旷的沙漠之上。

不过片刻功夫,红衣女子便跌落在地,一柄软剑插入一旁的沙土之中,距离她咽喉一厘的是小男孩泛着寒光的匕首。

此刻,戚七的眼中满是犹豫,痛意和坚决反反复复交替出现在他黑溜溜的眼眸之中,却始终下不了手。

“刺啦”一声,红衣女子目眦尽裂的看着戚七心口处刺入的刀刃,滴滴鲜血汇聚在刀尖上然后晃悠着滴落进沙土之中。

“戚七!”

红衣女子声嘶力竭,接住小男孩倒下的小小身体,眼中满是杀意的看着戚七身后持刀而立的白衣女子。

“你走吧,再见之时,我会为戚七讨回这笔血债。”红衣女子满脸戚容,声音泛冷,话出口的瞬间便被呼啸的狂风吹散。

“戚七!”

我猛然坐起,一幅幅陌生却又异常熟悉的画面如同开闸的洪水般涌入我的脑海之中,或温馨如蜜,或痛苦如针扎。那一幕一幕,就如同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片刻间,我已是冷汗涔涔。

这就是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如此令人心殇。

“太妃!”推门声起,一盏灯光快速向我的方向靠近,入得内室,我抬头,是静衣,太妃最为信赖的宫女。

“无碍,忆起一些往事罢了。”我看着静衣担忧的神情,淡淡说道。

闻言,静衣走到桌旁倒了一杯热茶给我,然后取出袖间的手帕替我擦拭着额间的汗水,“奴婢陪着太妃。”

喝着茶水,我方才想起,我,应当说是这太妃往日每夜都会梦到往日的事情,这静衣便陪在她身边直至天明。

“无碍,你下去休息吧。”待茶水饮尽后,我将手中的茶杯递给静衣,呆看着她走到桌旁的身影说道。

闻言,静衣诧异地快速转过头来,然后深深的看着我,屈身一拜,持着灯盏缓缓退下。

在静衣退出屏风之时,我便倒在床上,再次用棉被将自己紧紧包裹,脑中不断回放着这具身体往日的记忆,不知不觉间,缓缓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