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六章 颜变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471 2016-09-20 00:09:24

  第二日。

“皇奶奶,您醒了吗,纬儿来请安了。”

“禀殿下,太妃昨日睡下的晚,还未起。”

朦胧间,外间传来皇纬糯糯的声音,我动了下,腰间的痛楚虽然较之昨日有所减缓,但仍旧很疼,等到坐起来的时候,冷汗几乎湿透衣裳。

“纬儿,到皇奶,”我顿了顿,仍旧觉得这个自称有点别扭,便转口说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便听见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不会儿,一身紫色长袍的皇纬一脸笑意的入内,我高兴的张开双手准备他扑进我的怀中。

但那小小的身子就那样僵硬的立在屏风处,没有往前再进一步,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冻结在脸上,而后逐渐被为震惊。

“你们都仔细侍候着,太妃的伤还未愈……”

静衣带着一群端着洗漱用具的宫女入内,也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呆愣住。

“哐当。”

铜盆落地,盆中的水溅了一地,惊醒了怔愣的所有人。

“皇奶奶?”皇纬试探着叫了我一声,眼中满是畏惧,小小的身子却不由地后退了一步。

我看着众人,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只得侧目看向静衣,“静衣,究竟发生了何事?”

见我看着她,静衣将脸上的惊讶悉数掩下,代之以我未曾见过的沉凝,随后她转身至一旁拿起铜镜,递给我。只见她快步走到皇纬面前蹲下,“殿下,请立刻去请太后前来。”

只见皇纬怯怯地看了我一眼,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面色渐渐显露出他那个年龄不应有的沉重,继而转身快速离去。

见皇纬离去,静衣面色瞬间变得严肃看着惊慌失措的众宫女,厉声说道,“从此刻起,任何人不得离开殿内,直至太后到来。”说着,点头示意其中的两个宫女,两个宫女也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转身出得外间,不会儿便听见闭门的声音。

瞬间,殿内气氛变得十分沉重,一众宫女变得焦躁不安,纷纷跪求静衣。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觉醒来所有人都变得怪异起来,究竟发生了何事如此严重,难道是因为我变得更老了,但也不至于如此呀。我抬起手中的铜镜,只见镜中的我一头银发尽皆褪下,转而变为一头秀丽的乌丝,最重要的是脸上的褶皱褪去太多,就连眼角的瘪陷的泪痣都重新变得饱满起来,这全然不似一副老妇的模样,更像中年妇女的模样,难道这具身体恢复了她最初年岁的模样?

一时间,我脑袋变得混乱无比,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解药?但昨夜皇凌说过未曾找到过解药。

“太后到。”

推门声起,瞬间,所有人都匍匐在地,那些未经世面的宫女更是浑身颤抖不已。

身影快速越过屏风,进得内室来,一头银发的伊柊出现在室内,在看见我的瞬间同样怔愣不已,但不过片刻,她便快步上前坐于我的床畔,双手微微颤抖的握住我的双手,“找到解药了?”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究竟该如何解释。

闻言,伊柊满色顿现沉重,转身看着跪在地面上的一众宫女,“传哀家懿旨,汝等伺候太妃尽心不足,皆交由内侍监杖毙。”

“太后饶命……”

瞬间,讨饶声四起,哭泣声响彻整个岱萱宫。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不由狠狠一颤,若是知晓我不是我,是否也会面临如斯境地。这才是皇宫本来的面目。

此事皆由我而起,我不由地握住伊柊的手,微微摇头。

“冷宫地处偏僻,加派人手便可。”我知伊柊心中也多有不忍,因为她握住我的手在微微发颤。

“但……”

“此事本就隐瞒不了多久。”我回握住她,轻声安慰。

“谢太妃,谢太后仁慈。”

一众宫女见事有回还的余地,都匍匐在地,拭泪谢恩。而后在静衣的带领下退出内室。

“这段时日我会下令不让任何人前来打扰,但不能总是如此。”伊柊担忧的看着我,却不知究竟该如何做。

的确,事有反常则为妖,更何况此番反常已经超越了所有人的认知。

数年之前,百官本就因为一方士的无稽之谈将我视为异物,幸得伊柊凭借先皇之遗旨方才力保下我。现今,有心之人又怎肯放过如此难得的机会。若是除去了我,皇凌便会失去一大助力,他们的路途便少了一大障碍。

况且今日此番动作早已惊动了后宫那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妃嫔们,若叫前朝那帮迂腐的大臣抓住把柄,以我为由进行发难,定会掣肘根基尚不太稳的皇凌。就算对外宣称说是找到了解药,暂时能够压住他们的嘴脸。但若是朝堂一旦又有了什么风吹草动,届时我便会成为皇凌的催命毒药。

“我会请旨前去般若寺为先皇守陵,那里人少,而且都是可信赖之人。”出宫,现今是我唯一的出路,今日这般,只能延迟消息的传出,并不能永诀后患。他日,若是消息泄出,不仅皇凌他们会受到伤害,我更是无法保全。

“对不起,我答应过他会照顾好你。”伊柊满脸愧意地凝视着我。

“朕不同意。”

忽然,外间传来皇凌难掩怒气的声音,越过屏风的瞬间,看到我的面容时,皇凌脚下一滞,而后变为惊喜,快步来到我的面前。

“皇儿,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肆意而为。”伊柊看着皇凌,面色很是深沉。

“若是身边之人都无法保护,朕何谓这一国之君。”皇凌语气坚决,不容置喙。

我看了看欲言又止的伊柊,紧紧握住她的手。我们都知道皇凌的脾性,决定的事便难以更改。

感受着他们的关怀,我心中暗下决定,绝不会让自己成为皇凌的掣肘。

“皇奶奶,您又病了吗?”突然,屏风处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扫视着房中的人,随后问道。

“纬儿,过来。”我面带笑意,轻轻招手。

皇纬看了眼皇凌,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见他点点头后方才面带笑意的拥进我的怀中,轻声唤到皇奶奶。

“此事暂且搁下,母后不必担忧,朕自会处理。”说着,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而后拂袖离去。

“皇太后奶奶,父皇既说不用担忧便有可解之法,纬儿相信父皇,您也要相信父皇。”皇纬抱住伊柊的腰,一字一顿地说着,引得我们两人一阵笑意。

见我们都舒展了眉头,小家伙也满脸笑意地躺在我的身畔,仔细打量着我呆呆地问道,“皇奶奶,以后纬儿还唤您皇奶奶吗?”

我看了眼伊柊,然后勾了勾他俊挺的小鼻尖,玩味地答道,“不唤皇奶奶,纬儿想唤什么?”

闻言,他猛然间坐起,盘着双腿右手托腮,然后仔细的思量起来。

见此,我和伊柊不由再次大笑起来。

思量片刻后,伊柊开口问道,“可想好称谓了?”

闻言,皇纬抬起头,似乎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定定地看着我,“那皇奶奶会变得和纬儿这般年岁吗?”

霎时间,我和伊柊的笑意都僵硬在脸上。的确,一夜之间变成这般,那我是否还会继续转变,直至纬儿这般年岁。这是我从未思考过的问题,也是皇凌和伊柊未曾思考过的问题。若果真变成那般模样,我自己都无法想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