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四章 受伤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427 2016-09-20 00:09:24

  第二日,雪后放晴,遣散众人后,我独自一人行走在腊梅林中。

发生的这一切都太过怪异,让我一时难以接受。

我拢了拢肩上厚重的貂裘披风,不禁觉得好笑,人老了的确怕冷,比当初病发的时候还要畏寒。我平息着吐息,回头看着雪上的脚印,不过走了不过几步竟然会觉得气喘。

“来呀,来呀……”

不知何处传来一阵酥糯的童声,言语间满是喜悦,闻声,我便知是这穆熙的太子皇纬,今年应该是十岁左右。十岁?我的心中传来一阵钝痛,不由想起戚七,他也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却过着与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太子全然不同的生活。

想着,我不由四处张望,却并没有看到身影。

“哎哟!”

伴着一声惊呼,我只觉一阵眩晕,身子便重重的跌落在地,霎时间,我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在落地的瞬间散架了,扶着腰上的痛意,我想要起身,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皇奶奶!”

童声落地,一道阴影便向我扑来,将挣扎着快要起身的我再次扑倒在地,耳畔瞬间传来骨头错位的声音。

“皇奶奶,您无碍了!”

就在我痛的龇牙咧嘴时,一张圆润剔透的小脸出现在视线之中,他眉宇轻皱,溜溜转动的黑眸中满是担忧地看着我。

我不由愣了愣,那种钝痛再次加重。

“没事!”我呲着牙吐出。没大事。

在皇纬的搀扶下,我扶着腰缓缓站立起来,却觉得痛意难忍。看来是腰扭了,人老了就是脆弱,不过普普通通的跌倒就弄得腰也扭了,得赶紧找医生治一治。

正想着该如何回去时,低头却看见皇纬藏在披风帽下耷拉着的脑袋,他鼻翼轻微地翕动着,包裹在宽大的披风之下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四处看了看,指着不远处的凉亭,我不由开口安慰道,“没事,人老了是这样,你扶我到那边坐一下。”

“真的?”皇纬扬起小脸,细嫩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晶莹,无神的眸子瞬间恢复灵动,闪着溢彩的流光。

瞬间,我的心都被萌化了,僵硬地点了点头。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雪地上,虽然有皇纬的搀扶,但害怕压坏他那小小的身子,我便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走到凉亭处。

坐到石凳的瞬间,我只感觉仿佛走过了几世一般。

皇纬坐到我的对面,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我,面上满是歉意。

“为何一人在此,侍从呢?”

记忆中,这太子皇纬自其母妃逝去后,便最是亲近于这太妃,尽管我不是这具身体的最初主人,但看到小正太的瞬间,心底的爱意还是毫无遮掩的泛滥。

皇纬见我并无责备的意思,于是跳落下石凳,快速蹿到我的面前,然后将他小小的身子深深埋进我的怀中,并不说话。

看着他这番动作,我便知晓,他定是受了什么委屈,这是他惯用的撒娇方式。

我轻轻抚着他的身子,循着记忆低声安慰道,“何人如此放肆,胆敢欺压小太子,快快说来,皇奶奶为你做主。”

果然,怀中的皇纬气鼓鼓地抬起头来看着我,张开小嘴却始终没有吐出一个字来,小眼呆呆的看着我身后,片刻间再次将头埋进我怀中。

我心中惊疑,轻抚的手一滞,听着身后的踏雪声一步步行来。

“病还未愈,怎就坐这风口。”温润如玉石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片刻,肩上便多出一件黑色的貂裘,携带着原本的暖意瞬间包裹着我。

身后的人缓步走至我的面前,就着石凳坐下。

我抬首,看着坐在我面前正值盛年的皇凌。

赞之龙章凤姿也丝毫不为过,一袭绛纱皇袍罩身,墨发高挽束之以玄色冕旒,面若冠玉。

“今日天色甚好,出来走走。”我避开皇凌灼热的目光,低首看着怀中的皇纬。尽管这太妃已经真正的人老珠黄了,但却阻止不了我那颗年轻之心的悸动。

循着记忆,总觉得今日的皇凌有些不同。脑中不由想起初次见到皇凌时的场景,那是我入宫的第二日。

那时的他也不过十岁左右,稚气未脱却勉力强装满脸杀煞气,手中提着一把与他身高不相称的宝剑,拖拽在地上嘎嘎作响,“限你今日之内离开皇宫。”

而现今,昔日的稚子早已经成为称霸一方的君主。

顺着我的视线,皇凌此时才发现埋首在我怀中的皇纬,面色不由一沉,“越来越没规矩。”

闻言,怀中的身子一颤,然后起身怯怯地看了皇凌一眼,然后又委屈地看了我一眼,走到皇凌身旁,深深行了一礼,“请父皇安,望父皇息怒。”

良久,皇凌依旧未语,也并未让地上的皇纬起身;而皇纬也就那样直挺着身躯,不说一言地跪在冰凉的石板上。

“咳咳,”我看着倔强的两父子,虚咳两声,“出来太久,身子都凉了,纬儿送我回宫吧。”

闻言,父子两一大一小,皆抬首看着我,眼中没有一丝波澜。的确,这招用得太多,现今他们是断然不会轻信。于是,他们俩谁也没有动,瞬间,气氛变得尴尬不已,我不由扶着僵硬的身子,腰间一阵痛意传来,不由地眉间紧皱。

刹那间,坐在对面的皇凌出现在我身旁,俯身看着我,“不舒服?”温热的吐息吐在耳侧,一阵酥麻快速传遍全身。

这时,皇纬也缓缓移到我身侧,相较于皇凌的担忧,他更多的是用着满含愧疚的神色看着我,并不说话。

“无事,年岁大了本是如此。”我稍稍逃离皇凌的阴影,将一旁的皇纬揽入怀中,“皇上有事就去忙吧,纬儿送我回宫。”

身后的吐息一顿,而后消失不见。瞥了一眼,只见皇凌立起身来,面上的表情稍敛,俯看着我,眼中神色不明,“如此,那便由纬儿送你回去吧。”说着,看了眼皇纬。

“皇奶奶,纬儿送您回去吧。”皇纬看了眼皇凌,糯糯地说道。

微微颔首,我扶着腰间,就着皇纬的搀扶起身。但就在起身的瞬间,腰间却如同筋骨碎裂一般,疼痛难忍,甚至额间都沁出冷汗。

忽然,暖意从身后传来的瞬间,一阵眩晕,我便脱离了地面。抬首,却发现我正躺在皇凌怀中。霎时间,我不由觉得面色绯红,甚至不敢看他的双眸。觉得不妥,挣扎着想要落地,但腰间痛意瞬间传来。

“再动,你这副老骨头就真的要散了。”半是玩笑半是威胁的话从头顶响起。

我一僵,不由地看向一旁的皇纬,此刻他小小的脸上满是担忧,快步奔走在雪地上,“父皇先去,我去传御医。”说着快速消失在腊梅林中。

皇凌嘴角轻抿,神色变得舒畅起来,抱着我稳步走向岱萱宫。

“诸事万般皆有其法,皇上不必过于担忧。”腰间的痛意越来越深,我知道没有皇凌,我根本回不了岱萱宫,便由着他。

却不想此番话似乎戳中了皇凌心中的顾忌,他面色笑意快速隐去,现出深沉之色,神情变化莫测,良久方才吐出一句,“无论何法,朕自以朕之法破之。”

我抬头看着皇凌狂妄神情,一阵哑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