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第二章 穿越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827 2016-09-20 00:09:24

  “太后请节哀……”

“太妃……。”

无限下落的感觉忽然停止,耳畔再次响起了模糊的人声。我心中暗喜,我终于又回来了,方才这个梦太过可怕。

想着小颖刚才气绝的哭泣声,心中满是歉意。这丫头,每次我病发的时候她都哭得声嘶力竭,唯有我拥着她,轻声安抚才会停下来。而刚才那一场梦感觉时间过了好久,小颖一定很难过吧。想到这,我努力地想要睁开双眼,但奈何眼睑却太过沉重,微睁的双眼看到的全是模糊的身影,即便用尽全力也始终看不清,而全身也仿佛灌了铅一般,动不了丝毫。但不知为何,全身的感觉却很灵敏。

忽然间,我感觉一条轻柔的丝棉盖在了口鼻之上,腻滑的感觉弄得心中一阵酥痒,想挠却始终动不了分毫。就在我快要忍受不了的时候,丝棉终于被拿走。

就在我稍稍舒口气之际,一双温润的手却突然间钳住我的嘴,随后口中便多了一块像勺子一般硬邦邦的东西,我想要吐出却无力;随即,感觉双脚也被固定,最后,甚至身体都被一层薄薄的东西覆盖住。

这是宣布我死了的意思?医院中只有死人才会被盖上敛尸布,那之后便是火葬!

瞬间,剧烈的恐惧笼罩着不能动弹的我,想着小颖悲痛欲绝的场景,想着火葬时的情形,心中便不寒而栗。我心中急切,使劲抬起胳膊想要告诉他们我并没有死,意料之中的沉重稍有减缓,身上的束缚也好像不复当初。

心中一喜,我更加用力地抬起手来扯下罩在脸上的绸布。缓缓睁开双眼,但突来的光线让我一阵眩晕,眼前也一片模糊。我只得闭上眼睛,待缓和一会儿之后,再次睁开双眸,却见一位披散着一头长及腰 间的白发老妪坐在自己的床前,此刻正低头拭泪。

或是长久的注视让那老妪感到不适,她抬起头来,满是皱纹的脸上一阵迷茫,双眼紧紧的盯着我,那无神的双眼顿时变得流光溢彩。

“涅舞,你回来了。”

老妪的话轻声响起,但却好似投入湖水中的石子,瞬间泛起阵阵涟漪。她身后正在忙碌的众人纷纷停住手中的动作,转而看向这里,当看到床上起身坐起的我时,脸上都现出惊慌之色,但好似碍于面前花白的老妪,他们并未立即逃跑。

“你回来就好,否则就剩我一人了。”就在我惊讶的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时,面前的老妪却突然将我紧紧的抱住,如同拥抱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婆婆,我没事的。”我开口说话,想要推开眼前陌生的老人,但开口却变为安慰的话,沙哑而沧桑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寂静的房间。

我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不敢相信方才的声音竟然是自己发出的,呆呆地让老妪抱着自己,抬头打量着陌生的环境。

卷卷素白的纱幔后一张白净的屏风遮挡住视线,房内红烛摇曳,一张花梨书案占据着大部分空间,桌子上摆放着数张凌乱的宣纸,上面还有点点斑红,案桌脚下散落着一幅画着男子肖像的画卷。而此刻,我正坐在一张琉璃造就,宝玉妆成的绛色床榻之上。

看着这一切,心底隐隐传来一丝熟悉的感觉,但细想却又想不起何处见过。

“太妃没事便好,太后也要保重身体呀。”

突然响起的女声打断我的思绪,抬首便看见一名身着浅蓝色宫服的女子站在眼前,秀丽的面容上还挂着未来得及抹去的泪水,双手中捧着一方素白的手帕。

这时我方才察觉这里的异样,这里所有的人都穿着古装,而这所有的摆设全都是古代才会有的物件。刹那间,我的心跌落到湖低,终究我还是没能走过除夕。这是天堂还是地狱?想着还紧紧抱着我的老妪,孟婆两个字瞬间出现在脑海之中。的确,地狱从古流传至今,穿着古装也不是什么怪异之事。如此说来,方才那一番折腾难道是欢迎仪式?

似乎是听到了女子的话,一直搂着我的老妪终于放开痴痴的我,从女子手中接过手帕擦拭脸上的泪痕,扯动着满是褶皱的面容,露出慈祥的笑意,“是,你无碍当高兴才是,如此这般倒是我的不是。”

我痴痴地看着老妪,不知该作何回答。初来乍到,对于这里规矩我一点都不熟悉。

“太后,看太妃的神情当是受了惊吓,需得静养才是。”那女子看着我,面露忧色,附耳坐在床畔的老妪说道。

闻言,那老妪面上的喜色悉数掩去,代之以凝重。思忖片刻后,她便在女子的搀扶下起身离去,出得屏风时还不放心的回头看了我一眼。

太后?我使劲掐着自己的胳膊,痛意瞬间传遍全身。穿越!

呆呆地望着她们离去的方向,听着外间的低语声,我躺在床上闭眼不可置信地思索着这发生的一切。

片刻后,一阵脚步声轻声入内,许是见我闭目躺在床上,脚步声不会儿又离去了,随后传来闭门的声音。瞬间,房内变得异常的寂静。

突然,眼前闪过一幅画面,我猛然间睁开眼,光着脚来到书桌旁,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画卷。看清画上男子的瞬间,我终于想起为何这房间的布局会让我有熟悉的感觉,这里就是方才意识模糊之际进入的房间,而画中的男子便是梦中的玄衣男子,冷俊而明皙的脸庞,阴沉而深邃的眼眸被描绘地栩栩如生。

放下手中的画卷,我再次环顾四周,心中疑问甚多,这里究竟是哪里?

“太妃,您醒了!”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女声,惊得我全身为之一颤,转身迷茫地看着面前同样身着浅蓝色宫服的女子。

“太妃?”女子将端在手中的物什放在桌上,惊疑地看着我,低头的瞬间看到我的光脚时面上立刻涌出埋怨的神情,“现今正值隆冬,太妃怎可这般不顾惜自己的身子。”说着,便让我坐于木椅上,然后将我冻得通红的双脚揣入怀中,突来的暖意从脚底升起,瞬间温暖着我整个身子。

我心中一阵感动,低头看着女子的面容,年轻的面容上染着丝丝绯红,在昏暗的烛光下泛着诱人的剔透。

太妃?猛然间,我注意到她的称呼,方才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妇她们称之为太后,而称呼我为太妃,如此,我的年岁岂不?

“镜子,给我镜子!”房内响起的沙哑的声音更让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但我仍旧不相信,急切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俯身在我面前的女子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激动给吓到了,呆看了片刻后方才起身,但她并未给我拿来镜子,而是拿过一双秀气的棉鞋仔细地为我穿上。然后方才开口,“太妃以前从不用镜子,请太妃稍等,奴婢去寻寻。”说着便屈身一拜,转身离去。

霎时间,我不由一阵后悔,但心中的恐惧让我顾不了这么多。

在急切的等待中,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良久都未见方才的女子回来。

终于,房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迫切地迎上去,抓过女子手中的铜镜。当看到面容的那一刻,我不自觉地捂上了惊讶的嘴,镜中的人用着一双惊恐地眼睛打量着我,深陷地双眼中泛着浊白,面容憔悴,面上的皱纹因为恐惧而强力拉扯着,在这泛着昏黄烛光的房内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嘭通”一声,铜镜坠地的同时,我被吓得步步后退,直到抵着身后的方桌方才止住脚步。才过完二十岁生日的我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而一旁,女子始终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此刻见我仿佛受到惊吓一般,不由上前来搀扶着我摇摇欲坠的身子。

“我,我,”我在一片空白的大脑中搜索所有能够用的词语,“我要睡了,你下去吧……”

女子闻言,略微迟疑之后缓缓道了一声,然后退出房门,直到闭门的声音传来,我才瘫坐在地,死死地盯着那扇被丢弃在不远处的铜镜,而后惊悚地逃到床榻之上用棉被将自己紧紧包裹。

此刻,满室的寂静皆化作恐惧的未知将我笼罩其中,压地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感觉就好似病发时候的感觉,被人紧紧地扼住咽喉,渐渐,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