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生:拐妃二嫁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9-20上架
  • 85026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病发

逆生:拐妃二嫁 鹤倾柳 2447 2016-09-20 00:09:24

  “砰……”

“啪……。”

漆黑的天幕之上,朵朵渐次开放的绚丽烟花将除夕的喜庆化作点点火光,撒向亮如白昼,流光溢彩的城市,彻底点燃了人们秉烛狂欢的热情。

收回远望的目光,我侧目看向房门处的两只大红灯笼,心中升起一阵暖意。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小颖她们差不多也快到了吧。

想着,我不由地抬头看了看床畔的点滴,暗自重重地吐了口气,觉得并无异样,心中一阵喜意,看来这几日的治疗有了效果。不觉间,双手交叉放于胸前祈祷,希望今晚病情能够比较稳定,至少等过了除夕之夜。

尚在祈祷之际,突然,一阵剧痛蓦地从心口传来,而后快速传遍全身。我捂着心口,蜷缩在病床之上,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就连呼吸的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努力地睁开眼,但一切所见都变得模糊起来,意识也渐渐抽离。

“柳倾,柳倾……”耳边满是小颖带着哭腔的呼喊声,但来自全身的痛意已经折磨得我没有丝毫力气去安慰她。

“病人出现呼吸衰竭,准备急救……”

耳畔不断响起嘈杂的人音和嘀嘀作响的器鸣声,我只觉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已经听不见,也看不见周围的事物了。就在所有一切都缓缓隐去之时,原本沉重的身体却瞬间变得轻盈起来,心口的痛意竟也渐渐消失。

我惊疑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正站立在一个空荡荡的空间内,所见之处一片雾色笼罩,唯有眼前一道闪着银光的门。

“小颖,你在哪……”

奔走在空荡荡的地方,我的心中稍有一丝恐惧,四处找寻,大声呼喊着小颖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回应,甚至也走不出这里。

刚刚明明听见小颖的声音的,怎么会突然消失?

看着那扇闪着银光的门,我心中稍有迟疑,但还是缓缓推开巨门。嘎吱一声,伴着沉重的声音,巨门缓缓打开,却在完全敞开的瞬间消失无踪,而随之出现在眼前的却是另一番场景,这是间古香古色的房间,只是光线比较黑暗,我借着晕黄的灯盏打量着四周:房内红烛摇曳,一张花梨书案映入眼帘,桌子上摆放着宣纸,砚台上随意的搁置着几只毛笔。一片空白的屏风后,素白色的帐幔随风飘扬,琉璃造就,宝玉妆成的绛色床榻异常夺目。

“吱呀”一声,房门突然间被推开,吓得呆立在房内的我浑身一颤。

转头,入内的是一着玄黑衣衫的男子,他体格挺秀高颀,乌黑的长发几乎和暗夜混为一体,被一根青色的发带随意的捆绑在身后,几缕调皮的乌丝凌乱地散落在两颊,上面沾染了丝丝猩红,脸部却隐藏在阴影之中,叫人看不真切。顺势而下,他的怀中正抱着一名身披浅色纱衣的女子,三千青丝随意的散落在削肩之上,秀丽而白皙的脸庞,并算不得绝色,引人瞩目的是她左眼眸下的泪痣,此刻在烛光的映射下仿佛滴出了鲜血般。

我呆呆的看着两人,想起曾经看的一本书上写道:人说,般若是生命之光,展现出有若磁场般的辐射圆周,一切外息诸象,发心觉行的学人,都会在一定时空内进入磁场。

而此番能到此,也是如此吗?

看着两人,我一阵尴尬,心中盘算着究竟该如何向他们解释突然闯入的我。

但那男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入内后便径直越过屏风走向室内,待将怀中的女子轻柔地放在床榻之上后,他便转身离开。

“等等。”清明婉扬的女声从屏风后传来,咋听绵言细语,细听宛转悠扬。

男子身形一滞,停留在原地不动,却并未转身,只是抬起头来,好似等待着身后的女子说完未说的话。在灯光的映射之下,男子的容貌显露无疑。冷俊而明皙的脸庞略缺少血色,阴沉而深邃的眼眸直盯着素白的屏风,尽管有意深敛,但从骨血中透出的嗜血却依旧瞬间降低了室内的温暖,惊晃了一旁的灯盏。

只见女子黛眉轻蹙,明眸微动,随后整衣下榻,玉趾娇步,立于男子身后,鼻翼轻微地翕动着,随后轻揽住男子,“这次,我想任性一回。”

闻言,男子眼中墨色翻飞,而后垂眸沉思。片刻后,他转身,看着眉间带笑的女子。从我的角度看去,两人仅余鼻息的距离。

刹那间,我一阵面红耳赤,好似那与玄衣男子仅余鼻息距离的女子是自己一般,甚至都可以感受到他吞吐的灼热气息。

就在我暗骂自己不争气时,女子却抬起青葱玉手,缓缓褪着男子的衣衫。

“我来。”玄衣男子握住女子的双手,眼中的嗜血和阴冷悉数掩下,代之以脉脉柔意,俯身抱起光脚而立的女子,稳步走向青幔飘飞的床榻。

看着这一幕,我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转身用手捂住双眼,逃似地奔出房门。

“杀……”

一阵喊杀声响彻耳际,随之而起的是刀剑的碰撞声和利箭飞过耳畔的颤动声。我不由一惊,放下双手的瞬间却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战场,目之所及,烽烟漫天,尸横遍野,仍旧在拼杀的士兵们满脸杀意的直冲我而来。

来自心底的惧意告诉我赶快逃,但脚下却如同被定住了一般,动不了分毫。眼看着那人的刀剑就要到自己眼前之时,一个身影快速地闪现在眼前,一声闷哼声响起后,那人便直挺挺的倒地。男子回头,满脸血痕却依旧难掩俊色,正是方才在房内的男子。

我痴痴地看着他,劫后余生的心还在猛烈地跳动着。

“嗖。”

只觉一阵震破耳膜的声音直直地穿过自己的身子,低头,竟发现自己的身子仿佛投入石子的湖水般,正在泛着一圈一圈的涟漪;想到面前的男子,不由抬头,却看见他的胸前赫然插着一支利箭,数支利箭紧随其后,纷纷射中他的要害。

“嘭”,男子跌倒在地,鲜血渗透他深色的玄衣滴落在地,瞬间被激起的尘土吸食。但他的视线却始终望着我身后的方向。

不由地,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高高的城墙之上,女子素衣飘飞,在这鲜血染尽的战场之上仿若一朵误落尘世的白莲。

瞬间,震耳的杀伐声和刀剑交接的颤鸣声渐渐远去,我眼中所见唯有白衣女子跌跌撞撞的身影,耳中所听唯有女子凌乱的脚步和破碎的心声。

片刻后,一抹白衣飘过我的眼际,跪坐在男子的身旁。只见她紧紧拥着男子破败的身躯,三千青丝被他渗出的鲜血彻底染红,那眸底的泪痣几乎化作血泪滑下。

“张医生,张医生……”

满场殷虹刺痛了我的眼,恐惧与痛意交织着涌上心头,我大声呼唤着,环顾四周,唯有残破的山河。

突然间,女子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我,那泣血的双眸似乎包含了说不尽的话语,又似乎什么也没有。

刹那间,一种从心底升起的悲哀瞬间蔓延至整个心头,方才那种熟悉的难以呼吸的痛意再次袭来,我紧紧捂住心口,跪坐在这血流成河的沙场之上,感觉着如同跌落地狱般的下坠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