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15】安蓝撒娇模样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2069 2016-09-20 00:33:42

  安蓝突然想起应允南宫紫烨的事情,从档案袋中抽出薄薄的一摞材料放置于他熟睡的沙发旁。而后,回到床上,靠在床头。如此突然的,安蓝想起四处逃窜的父亲。

深夜。此时的父亲只怕不是在赌桌就是在逃亡。

看着手机上的银行卡余额,安蓝意识到这是管家打给自己的第二笔款额十万元,尾款的十五万元要到三个月期满后到账。安蓝毫无犹豫的将十万元悉数打至熟悉的卡号,并附上问候。仅十分钟,手机短信便有了回复。“谢谢女儿,这十万元解了燃眉之急了。对不起,让你付出这么多。三个月之后才能见到你,想你。”安蓝回复了一个笑脸,便再无他言。

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不知道听过父亲说了几万次对不起,有过多少次温馨的脸色,又有过多少次残暴的行为。安蓝不知道父亲是否爱自己,她只知道,酒精和赌博让父亲变成了恶魔。而,自己成为了还债者。

安蓝就这么不断的陷入回忆,往事一幕幕,如在眼前。这一切如同黑白电影,不断地上演,直至南宫紫烨俊俏的脸庞再度出现在眼前,近如咫尺。

“能跟我谈谈青瑾的事情吗?”南宫紫烨的眸子充满柔情与渴望,磁性的声音夹杂着温软的气息。

安蓝看到南宫紫烨眸子中的深情,一顿,以尽量平稳的语调叙述。“青瑾,就我所知,毕业后兼职赛车手,喜欢旅游、赛车服和辛辣的食物。最近好像去了西藏。恋爱经历为零,好像也没有喜欢的人。偶尔会在旅游杂志上刊登文章,有一篇附在刚刚的材料里了。”

“还有呢?”

“没了,其他无可奉告。”安蓝漠然的神情,极佳的掩饰住几欲伸出的调皮的舌尖。

南宫紫烨哑然,转换脸色,温柔一笑。“既然如此,你应该还记得你答应过我帮我联系到她。”

“我尽量吧。主人联系影子容易,影子联系主人难啊。”安蓝别过头去,听着自己忽快忽慢的心跳。她多想,眼前的南宫紫烨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是自己。却,只是奢望罢了。

“罢了。你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安蓝将手机紧紧的握在手中,生怕秘密被偷窥。只是,她不知,她的一切早已不是秘密。“南宫紫烨,你一直在陪着我吗?”安蓝紧张的缠绕衣角,微微低下头,眼睛轻合。

“是啊。反正公司的事情有我没我都一样,我本来就不擅长处理公司事务,对董事长的位置也没有任何期待值。”

“是吗?”安蓝好奇的盯着南宫紫烨。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男人,大多被名利地位所锢,终生追求不惜一切代价。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毫无在乎,是因为太容易得到的不懂得珍惜吗,只怕是娇生惯养惯了没有吃过苦吧。

没有吃过金钱的苦,没有体味过多日难食一餐的苦,自不会过于羡慕荣华富贵。

南宫紫烨将脸凑到安蓝眼前。“你是怀疑我什么呢?”

安蓝轻轻的摇头,扯出寒冷却妖媚的弧度,“我哪敢怀疑您呢。”安蓝被自己的九转的语调笑到,可爱又不失风情。“你去上班吧,我其实不过是一个佣人,哦不,是一个影子,不需要你这么照料的。当然如果你允许的话,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上班,去当你的私人助理。”

南宫紫烨被安蓝的提议惊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明才休息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敢说要去上班,是真的不把自己的身体当身体吗?“不行,你给我在家里好好的养着,哪里也不用去。”

安蓝没有直接的反驳南宫紫烨,只是静静的说着。“其实我已经痊愈了,不信你可以让沈医生来看看。其实关于这一点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我的身体一直都是神速痊愈,根本不需要任何医生。”

南宫紫烨的眸子中流露出惊诧的表情,寻视了一圈安蓝。“你说你是不是猫,都说猫有九条命,受伤之后特别容易好。不过,这才一天,你必须在床上休养!”

安蓝媚然一笑,轻轻挑眉,眸子溢出浓情蜜意,如一只小猫般靠近南宫紫烨,以一种甜到发腻的语调娇柔的说道。“哎呀,这一次就听人家的嘛。我不想在床上躺着,太无聊了。就这一次,就答应人家嘛!”安蓝作势吐出舌头,深情脉脉的盯着南宫紫烨的眼睛,一眨一眨,目送秋波。

南宫紫烨仿佛那一瞬被摄住魂魄,失神。呆滞的眸子,全是安蓝撒娇的模样。

安蓝胜利的表情洋溢开,晃动纤细的手指在南宫紫烨眸前,“不说话就表示同意了昂。”

南宫紫烨仿若从另一个世界抽离,温柔的看着安蓝。“真没想到,我这是第二次见识到你撒娇的本领啊。不怪我爸流露出那样的表情,这样的你却是很迷人。”

“那当然,在酒吧那种地方,如果连撒娇都不会的话,拿什么本事挣小费啊。”安蓝傲然地抬起下巴,完全忘记了曾经那些不堪的回忆。每次自己撒娇挣取小费后,都会被或猥琐或帅气的男人占便宜,甚至是调戏辱骂,企图做些更加过分的事情。

恶果自己种下,却只能遍体鳞伤的刻意保留最后的一分纯真。金钱,值得付出,却绝无可能换取身体。

这是安蓝的底线,无爱,则无情,则无亲吻更甚。

“那种风月场所,你学会的不应该只有撒娇吧。”

安蓝傲然地表情化为寒冰,“你以为所有人都这么不珍惜自己吗?若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卖笑卖唱,被人调戏!”安蓝收敛自己的激动,微长的指尖嵌入肉中,生疼。

“好,好,我的错,我给你赔不是。”南宫紫烨歉意地低下头,将安蓝拥入怀中,轻轻的在额头一吻。

安蓝已经有些适应,不再骤然脸红。只是微愣。

世人只知南宫紫烨对青瑾一片真情。但花花世界,温柔如他,又怎么会缺少逢场作戏的女友,又怎么会吝啬自己的吻痕独留青瑾。只不过,他的爱,只给青瑾一人。

但他,无法太过强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