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13】她是我的女人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2109 2016-09-20 00:33:42

  南宫紫烨牵起安蓝如玉石般洁白的手,缓缓走向舞池中央。二人翩翩跳起舞来,酒红色舞裙像跳动的火焰,顿时吸引众人眼球。

大厅一隅的青绝望着舞动的安蓝,内心漾起一股莫名的情愫。

一曲,作罢,再来一曲。

安蓝痴痴地望着南宫紫烨,嘴角扬起甜美的笑容,像是幸福的公主。南宫紫烨仓促停滞,落荒而逃。

安蓝不明所以,看着南宫紫烨离去的身影,心海荡起漩涡似的涟漪。内心思绪万千,却未注意到脚下的台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却被皇甫铭佑拥入怀中。

“青瑾小姐,走路注意些。”

安蓝不敢对视皇甫铭佑明媚的眸子,淡淡将自己抽离开怀抱。谢谢。无奈安蓝欲起身离开,却发现脚踝处撕裂般疼痛。额头渗出几丝汗珠。

皇甫铭佑察觉到安蓝的异样,将安蓝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搀扶着安蓝走至沙发,坐下。

安蓝轻咬嘴唇,强忍着疼痛。

“我送你去医院?”皇甫铭佑关心的问道。

安蓝摇了摇头,这种类似的疼痛,早已经历过百次。“休息一会就好,皇甫先生不用管我。”安蓝的右脚踝像骤然吹起的气球,鼓成包状。

“都这个样子了,你就不要再强撑着了。”皇甫铭佑眼神中流露处真切的关心,反而让安蓝有些不知所措。

习惯了严寒,温暖骤至,会灼伤冰冷的心。

皇甫铭佑坚持要带着安蓝去附近的医院,对安蓝言语中的拒绝不置。皇甫铭佑优雅的抱起安蓝朝向出口走去。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异样的味道。皇甫铭佑怀中的安蓝几欲挣脱,却被加大力道的手臂抱的越紧。

安蓝只是苦笑,身体里却似有一股暖流。多少年来的疼痛无人过问,如今这小小的伤痛,却有人呵护备至。安蓝有的时候真的想感谢命运,让自己干涸的生命射入几缕暖光,如春风般和煦。虽然南宫紫烨警告自己远离皇甫铭佑,但心是贪婪的,安蓝贪恋享受被关怀的滋味。

安蓝只是清楚,南宫紫烨对她,无非交易。

皇甫铭佑见怀中的安蓝不再挣扎,温柔的眸子深情款款,一步一步优雅的走到蓝色跑车前,将安蓝轻放于副驾驶座上,自己则前往驾驶座,准备离开青宅,前去医院。

不等车发动,一个暴怒的身影狂奔而至。

“皇甫铭佑,你什么意思?你要带着我的女人去哪?”

车中的皇甫铭佑却不觉得尴尬,优雅一笑。“她受伤了,我送她去医院。”

南宫紫烨的眸子似喷出火焰,怒视着安蓝。“你给我下车!”

安蓝被焦灼的目光所慑,身体僵硬,只是呆愣。她没有想到南宫紫烨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曾明白他为何会如此生气。

皇甫铭佑下车,夹杂着挑衅的语气。“据我所知,她还未嫁与你,我们这属于公平竞争。”

南宫紫烨无视皇甫铭佑的挑衅,径直走到安蓝跟前,竭力压制住怒气。“你现在不下车跟我走,后果自负!”南宫紫烨扔下冰冷的言语,一改温柔的贵公子形象,生气离去。

听到南宫紫烨的话,安蓝只觉得心微痛。不只是理智还是情感起了作用,她急忙下车,朝着南宫紫烨离开的方向艰难的跑去。

独留落寞的皇甫铭佑望着安蓝离去的背影,暗自神伤。

安蓝一路狂奔,不顾右脚剧烈的疼痛,踩着七公分的细脚高跟,完全没有名媛形象。她知道南宫紫烨真的生气了,她不想他生气,不知是为了那三十万元的酬劳,还是已然对他有了别样的情愫。

安蓝一直是个做事冲动不考虑后果的女人,所以当她看到南宫紫烨驾车离开的时候,她的本能反应就是用身体去拦住。若不是南宫紫烨反应及时,安蓝只怕要再度受伤。

南宫紫烨气急败坏的下车,愤怒溢于脸上。“你不要命了!”

跌坐在地上的安蓝踉跄地站起,用尽可能低的语气重复三个字——“对不起!”鞋跟断裂,好不容易站起的安蓝再次跌坐在地上。

南宫紫烨被怒火充斥的眸子渗入几丝担心,上前搀扶起安蓝。“你没事吧?”

“我没事。”安蓝强撑着身体,随南宫紫烨走进车内。坐下。

空气尴尬。凌乱的气息弥漫。

紧绷的神经松弛。安蓝这才意识到右脚踝处似断裂般疼痛。锥心。刺骨。但她只有强忍着。岁月教会她的只有冰冷的忍耐。

南宫紫烨打破了寂静。“我需要你的解释,为什么和皇甫铭佑在一起?”

安蓝不安的纠缠手指,紧咬嘴唇。她虽少言,却想辩解,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得无言。

这份无言,又惹怒了南宫紫烨。压抑的怒火如火山爆发般袭卷,只待火势燃及安蓝。安蓝却突然昏厥,脸色苍白,冷汗淋漓。

“安蓝!安蓝!安”蓝的这副模样吓坏了南宫紫烨,南宫紫烨只得急速行驶,驶向最近的医院。

安蓝的脸色越发苍白,毫无血色。

急诊室的医生经过一番抢救,安蓝已无大碍。只是仍是昏迷。

“医生,她怎么样了?”南宫紫烨急切的问道。

“没有什么大碍,她只是脚踝轻微骨裂,身上多处伤口感染,加之急火攻心,有些贫血,才会昏迷。休息一会,应该就会醒来。不过,作为医生,我想提醒你我不知道她身上为何会有这么多的伤口,如果是她自己造成的,日后请万分注意。如果是家里人有暴力倾向,最好通知警察。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吃不消。旧伤加新伤,又不处理伤口,感染是迟早的事。还有骨裂需要静养,建议住院一周。”医生说完后自行离开。

白色的病房中只剩下南宫紫烨和安蓝两人。

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乳白色的墙壁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病床上的安蓝气息平和,面颊苍白,脚踝处打了厚厚的石膏板。一旁的南宫紫烨望着熟睡的安蓝,不忍。

约莫两小时,安蓝艰难的睁开双眸,看到被白色充斥的房间,身体猛地一怔。视线移动,右手背扎着一根针头,连接着软软的胶管,右脚处厚重的石膏板。安蓝显得不安起来,急促的想要拔掉针管。

“你要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