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14】幸福骤然降至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2168 2016-09-20 00:33:42

  安蓝被突如其来的呵斥惊住。“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在这里?”南宫紫烨抓住安蓝不安的左手。“你昏过去了,医生说你骨裂。”

安蓝哦了一声。“没事,我们离开这里吧。回你家。”

“不行!”

“我不喜欢这里!”

“那也不行!”南宫紫烨对于安蓝孩子气般的行为觉得好笑。“医生让你住院一个星期。”

安蓝仿佛听到了噩耗般,皱起眉头。左手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我其实没什么事,医生说的太严重了,休息休息就好了。何况我现在还拿着出场费呢,不能吃白饭吧。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安蓝乞求般的看着南宫紫烨,祈求南宫紫烨同意她的建议。

可惜,事与愿违。

“你必须在这里住上一个星期,出场费我自会找机会让你补偿。”

“不!”安蓝轻轻摇头,脑海里飞快的转着几个念头。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南宫紫烨,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在你家中静养一个星期,换我交换青瑾的信息,帮你与青瑾联系。”

南宫紫烨听到如此诱人的条件,脸上流露出纠结的神情。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企图与青瑾联系,可青瑾总是在国外,一直以失败告终。思索片刻,南宫紫烨微微点头。“不过,我要叫家庭医生去家中治疗。”

“不要,我一向与医生无缘。”

“不行!那青瑾。”

“好!我知道了!”

南宫紫烨恶狠狠地瞪了安蓝一眼,无视医生的阻拦,将安蓝抱入怀中,抱上轿车。

安蓝只觉浑身如虫蚁咬噬般疼痛,脚踝处更是疼痛的厉害。

可惜。苍天早已让她习惯了痛苦。

安蓝只是咬了咬唇,任汗珠肆虐,不曾发出任何声响。

南宫紫烨一路都心情不佳,车速飙到120迈。安蓝坐在副驾驶座,车窗打开半截。剧烈的风敲打着窗。安蓝只有苦笑。身体虽苦,安蓝心中却是甜的。她举得幸福骤然降至,突然就有人关心了自己,无论是南宫紫烨还是皇甫铭佑。

一路无言。尴尬异常。

南宫紫烨家中突然多了两名身着护理服装的二人,让安蓝颇为惊诧。让安蓝更为惊诧的是客厅里竟悠然的坐着一名身着白色衬衣的美貌男子。安蓝见南宫紫烨无甚反应,心中明白大半,却不懂南宫紫烨何故如此大动干戈,对自己这样一个非亲非故的女人。

“南宫紫烨,你知不知道我很忙啊。医院里一堆手术等着我呢!”

南宫紫烨招牌式微笑,将怀中的安蓝置于松软的沙发上。对着男子扯出优雅的弧度。“所以你想让伯父知道你的光荣事迹咯,沈医生。”

被称作沈医生的男子瞥了南宫紫烨一眼,愤愤然。“你喊我来,是让我治她?”沈医生朝向安蓝,露出干净的笑容。“小美女,你叫什么?我叫沈坤。”

安蓝不知自己该作何回应,只好自己闭上双眼,沉默。

这番举动倒是让沈坤一愣,只好作罢,继续询问南宫紫烨。“听闻小烨烨此生只钟情于青瑾一个女人,我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会是青瑾吧?”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南宫紫烨表现出不应有的烦躁,嫌弃的表情看了两名护士一眼。“让你的两个女人回去,我这里不喜欢陌生人。”

“那她,谁来照顾?”

“我。”南宫紫烨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这一个字,令装睡中的安蓝心头一暖。

沈坤坏笑地望着南宫紫烨。“你这小子是移情别恋了啊。不对,你本来也没和青瑾恋过。”

南宫紫烨眸子闪过一丝冷意。“你别挑战我底线。”

沈坤识趣的闭了嘴,心里埋怨自己忘记青瑾是雷区。不过他更好奇面前这个女人,外界传闻青瑾入住南宫宅,不过这女人明显不是青瑾,那她是谁?

“你还不看病?”

“看,看。”沈坤将安蓝平躺于沙发,检视了一周,瞧了瞧片子,皱起眉头。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爱惜自己,身上这么多伤。可惜了这么好的皮肤。“这样,我给她开点药,这还有几贴膏药,先试试效果。她最好还是去医院,你这里卫生条件达不到,她容易再感染。”

沈坤将南宫紫烨拉至尽可能远离安蓝的角落。“南宫紫烨,我不管这个女人是谁,不能跟她在一起,她会让你万劫不复。”

南宫紫烨只是笑了笑。“我所喜欢、所爱的只会是青瑾。”

沈坤长吁一口气,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南宫紫烨说道。“那便好。”

命运就是这样可笑。有些缘分注定纠缠。注定羁绊。

南宫紫烨送走沈坤,却见安蓝坐在沙发一隅,面色苍白,神情恍惚。谢谢你。安蓝气若游丝,仿佛重病之人。强撑着让自己站起来,却浑身无力,一个踉跄,倒下。

南宫紫烨箭步迈到安蓝跟前,看着浑身被汗水浸透的安蓝,内心深处竟漾起一丝疼惜。“你应该听我的,住医院。”

“我,不喜欢医院。你让我睡一觉就会好了,从前都是这样好的。身体自己会痊愈,我不需要药。”

南宫紫烨气结,不知该如何处理。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他一直没办法。南宫紫烨只能任由安蓝沉睡。病人不配合,再好的药也没用。

南宫紫烨将宽大的手掌探于安蓝额头处,只觉滚烫,不免心惊。他知道安蓝所言属实,却不想她再度经历一番痛楚。

他本就是温暖的人啊。

安蓝着实睡了一天一夜。南宫紫烨却是一直陪伴。当安蓝醒来时,高烧已退,脚踝处的骨裂神奇般复合。只是24小时中,安蓝一直被梦魇禁锢,噩梦连连。安蓝醒时,已是深夜。当她看到南宫紫烨在单人沙发中休憩时,心中充斥着幸福与安详。

第一次,噩梦醒来,身旁有人陪伴。

安蓝悄悄起身,脚踝处还有微微的疼痛,却已经无碍。望着熟睡中的南宫紫烨,安蓝只觉得自己心中仿若有小鹿乱撞,呼吸急促。

熟睡中的他,竟是如此帅气迷人。

安蓝实是不忍打扰他,只好静静的坐在木地板上,生疏的将石膏板拆除,扔到垃圾桶内。她不喜欢有关于医院的一切,无论伤再重,她也不想去触碰医院,那浓郁的苍白。

也许这是上天对安蓝的怜悯。这么多年来,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伤口总是愈合的特别快,超乎常人。也许,正是因此,新伤旧伤,从未断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