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11】再度成为青瑾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2254 2016-09-20 00:33:42

  第二日,安蓝直至日上三竿才醒来,起床时发现南宫紫烨已经离开去了公司,客厅桌上放着一张信用卡和白色便利贴。字体清秀潇洒,再一次撩动安蓝内心最松软的角落。

硕大的房间,只剩下安蓝一人。安蓝只有百无聊赖的收拾房间,简单的泡了桶泡面,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等安蓝收拾完所有能收拾的房间,泡完澡后,发现已是下午三点。

安蓝锁好房门,乘坐地铁来到最近的商场,用南宫紫烨留置的信用卡购置了几身职业装。她可不想去公司的第一天,就给南宫紫烨丢脸。何况,在企业工作,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怎么可能不珍惜。

购置妥当行头,安蓝回到南宫家中,详细的了解了一下南宫家族企业的构造与企业文化,并格外记录南宫紫烨所在公司的公司章程与规章事项。

突然,手机的短信提醒声骤然响起。安蓝看到,手机屏幕上赫然写着——安蓝,明日青氏酒会,我们二人需一同前往。我现在公司有事,晚会回家。

夜。凉如水。

安蓝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真丝睡衣,内心有几丝怅惘。顺滑的丝绸,如丝绸般顺滑的肌肤。

床头的金木色台灯光源,暗沉,映在壁纸上有几分斑驳。安蓝想起明天的事情就觉得不安,这几日只是装作青瑾的样子在南宫紫烨面前,何况南宫紫烨深知她是安蓝而不是青瑾,已放纵她做回安蓝,所以不需太过演戏。而,明日却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做青瑾。似一匹不羁的野马,却又要如名媛般端淑。

她怕,一个不注意自己演砸,毁了自己,害了南宫紫烨。安蓝不想害南宫紫烨,虽然他将自己看作另一个女人,但他确实对自己还不错,是自己漫漫人生旅途中唯一一个对自己好、对自己温柔的人。

辗转反侧。安蓝实在无法入睡。她抚平躁动的情绪,泡了一杯咖啡。倚靠在床头,将那个男人交付给自己的青瑾材料拿出,一遍遍的翻读。档案袋中详实的记录着青瑾的种种,配合着社会舆论所传,安蓝大抵将青瑾的模样刻画出。这几日,安蓝一直用最似青瑾的妆容粉饰着自己,青瑾的妆颜,青瑾的服装,青瑾的一举一动。

安蓝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加深着青瑾的形象,直至凌晨四点。安蓝愈发的不安,她清楚地记得,每一次重要的场合,她都会惨淡的收场。安蓝不停地在屋内踱步。

五点三十分。窗外的天空已微露浅白。

骤然,房门打开,熟悉的身影走近安蓝。身影还有几分困倦。

“安蓝,你是紧张吗?”

安蓝似乎被南宫紫烨的突然问话吓了一跳。“我,我,不,不紧张。”安蓝执拗的强撑着自己,不愿被南宫紫烨看出自己的落败不堪。

南宫紫烨微微笑了笑,凑到安蓝跟前,轻吻安蓝左脸颊。“怎么样?这样还紧张吗?”

安蓝呆住,滞纳的眸子望着南宫紫烨,脸颊由微红变为赤红。数秒钟才缓过神来。

南宫紫烨看到这副场景,不禁觉得好笑。复杂如她,清澈亦如她。

“酒吧的女人这么轻易脸红吗?”

“听至此,安蓝收回自己小女人神态。抱歉,以后不会了。”

南宫紫烨突然玩意兴起,一把揽过安蓝,俯身欲唇唇相对。他想知道,她是否会再度手足无措。

安蓝早已恢复冷静,用手遮挡住南宫紫烨的脸颊,挣脱开来。请您自重。

南宫紫烨顿时觉得索然无趣,只是喃喃说道。“你的面具戴的太久了。”

“是啊,太久了,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南宫紫烨目光从安蓝身上移开,瞥至洒满书桌、床、地板的A4纸。微微哑然。拾起一张,只是看了一眼,只觉世界寂然。那分明是,自己钟爱的女人的照片。

安蓝静静的将南宫紫烨手中的照片抽走,将满屋子的材料规整成一摞,放进抽屉,上锁。不等南宫紫烨反应,安蓝已将南宫紫烨推出门外。忆起那个男人的嘱托——切不可将青瑾的资料泄露于他人。安蓝只得抚平自己的情绪。“南宫紫烨,你这样随便进我的卧室翻看我的东西,是否有些不妥?”

南宫紫烨收起眸子深处的微光,嘴角弧度上扬。“你是我的女人,这是我的家,难道我不能进吗?”

“我想,您可能搞错了。我不是你的女人,三个月之后我就会离开。”安蓝心中感觉一股莫名的怅然若失。

是啊。自己从来不属于这里。

“那好!这三个月,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南宫紫烨只觉得自己气不打一处来。青瑾待他如此。安蓝待他亦如此。

南宫紫烨转身离去,留下一个愤然又落寞的背影。

安蓝意识到自己似乎惹怒了南宫紫烨,只得警戒自己日后少言,言多必失。安蓝看了一眼墙角的闹钟,惊觉已经六点十分,匆忙下楼准备早餐。

偌大的厨房,安蓝的身影显得格外娇小。

待南宫紫烨下楼,二人吃过早餐,便盛装打扮,乘车出发。一袭酒红色长裙,酥肩外露,肤净如雪,安蓝宛如天人。一侧的南宫紫烨一身深蓝色西装,乳白色衬衣,帅气逼人。

约莫四十分钟的车程,二人来至一处度假别墅。精致的木纹雕刻的门,右侧墙壁上悬挂着瓦状瓷片,上面是行书字态的[青]。门口有两名接待人员,身着制式服装。接过南宫紫烨递出的邀请函,热情的招待。

安蓝似乎不太适应如此热情相待,有些拘谨,挎在南宫紫烨右臂处的左臂,略显僵硬。

南宫紫烨轻语。放轻松。

安蓝调整了呼吸,以一种近乎完美的姿态与南宫紫烨步入大厅。舞会还未开始,客人稀稀落落的到达。管家认出来客是今晚的贵宾,一刻也不曾耽误,来到南宫紫烨和安蓝面前。“南宫紫烨先生,瑾小姐,主人在书房等候你们多时了。”

安蓝与管家相视一笑,认出他就是那个男人,内心的不安平定了几分。安蓝与南宫紫烨无需指引,径直前往二楼书房。安蓝对这里早已烂熟于心,这是她必备的功课。

南宫紫烨轻叩木门,屋内传出男子富有磁性的请进二字。二人便相继走进书房。安蓝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熟络,只是生硬的喊出“哥”,语调深处还残留一丝颤抖。

南宫紫烨、安蓝与男子相对而坐。男子身着淡蓝色衬衣,最靠上的扣子未系,领口微开,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深黑色眸子,深邃,冷绝,面容棱角分明,粗眉耸立,鼻梁高挺,富有王者气息。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震慑力,主客分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