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08】被邀参观书房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1990 2016-09-20 00:33:42

  饭桌上,南宫相如坐在主位。左手旁依次是南宫紫烨跟安蓝,右手侧是王茹韩、南宫紫墨、南宫倩。桌上是清一色的景德镇沁玉陶瓷餐具,欧式餐桌上雕刻着复杂的龙凤印饰。

从吃饭开始到结束,王茹韩跟南宫倩眼中的怒火都没有消逝过,直直的的盯着安蓝。南宫紫墨由于年幼,并没有参与到这场看似家庭纷争的纷乱中去。  

敏感如安蓝,怎么会不知道王茹韩与南宫倩的憎恨与厌恶。只是,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眼神,也早就习惯了被人唾弃辱骂。况且,现在的她,无非是个戏子,在替真正的青瑾卖命的演着戏。她知道,有权有势的南宫家,自然等级森严,自己的这番作为恐怕会为自己的未来埋下苦果。

只是,她的习惯如此。只做,不考虑后果。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惨又能如何?

就算安蓝很讨厌面前的两个女人,但她并不讨厌这番热闹的场景。无论是何种现状,至少这也是一种家的感觉。对她来说,一直稀缺的家的感觉。

安蓝环视了一周,心中暗暗思索。南宫相如气宇轩昂,的确是成大事者;王茹韩高贵富态,年轻时也必是佳人;南宫倩尖酸刻薄,只怕命途多舛;唯独南宫紫墨不像是这家人的感觉,略显清冷,与世无争。

安蓝是如何也想不到的,未来的某天,自己竟与南宫紫墨有那样的一份孽缘。

饭饱酒足后,安蓝受南宫相如邀请参观书房。书房十分别致,古木的书架里珍藏了许多名贵的古书,甚至有安蓝所知的遗失很久的书籍。二人在书房坐于木椅,聊了会天,安蓝听南宫相如叙说他的奋斗史,以及他的第一任妻子。  

安蓝甚至有一种错觉,她仿佛看到了眼前这个男人老泪众横的样子。她不知道他与她的前妻究竟经历了什么,也不敢去揣测二人的感情究竟有多深。

这个世界已经苍凉如此。又还有谁能清楚虚情假意。。

约两小时后,安蓝起身作辞。安蓝明白,南宫相如对自己有意,只是不知这意是好是坏。安蓝更明白,这世间的男人,无非都是沾花惹草、花心无情之人。她一直都懂得适时的结束接触,避免越陷越深,害人害己。  

南宫相如对于安蓝的作辞,有几分惺惺相惜,不舍得她离去。瑾儿,你要常来伯父家做客。

南宫相如说着也挪动略微臃肿的身体,站起,伴随着轻微的晃动。鬓角的白丝已经愈来愈葱郁,眼角的皱纹也不甘示弱,深深的刻在眼尾。“这条项链是南宫紫烨妈妈的遗物,我一直珍藏着,现在我送给你,它与你有缘,只有你配带她。” 

那是一条蓝色的心形水晶项链,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六边形纯银吊坠挂着,散发出一种深邃冷肃的光芒,周身有七枚微雕的钻石,晶莹剔透的银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项链设计风格流畅明快,洗练而内涵丰富,淡雅宁静却不失摇曳多姿。  

安蓝未做推辞,接过南宫相如递来的项链。二人指尖碰触,安蓝心中一惊。那种透心凉的感觉,极寒。“谢谢伯父,我会好好珍藏它的。”

安蓝打开书房房门的时候,发现了一匆忙离去的身影。她知道,那是谁,也知道,为了什么。却只能无奈苦笑,女人,终究摆脱不了偷窥的宿命。  

安蓝与南宫相如一同来到客厅。客厅中的众人姿态多样,有狡诈憎恶,有期待许许,有独自一体。王茹韩由于刚刚的仓皇逃窜,饱满的额头渗出几滴汗珠,她强行压住自己的气喘吁吁,努力让自己像与平常无异。  

安蓝与南宫紫烨向众人告别,安蓝走到南宫倩跟前,轻声耳语,“妹妹,滑冰是不是很有趣。”说完此话,安蓝与南宫紫烨离去。独留南宫倩怔怔的站在门前,心中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复。南宫倩强忍住自己的异样,向南宫相如抱恙后回到自己的卧室,久久的凝神,思考着什么。  

回家的途中,安蓝一直在欣赏车外的风景。这个城市的夜景,她还从来没有如此气定神闲的欣赏过。  

灯红酒绿,怕是铸就了太多人的梦。

美梦。恶梦。  

约四十分钟的车程,二人来到南宫紫烨的庭院,下车后径直进了房间。南宫紫烨牵住安蓝纤细的左手,走到沙发处,二人坐下。南宫紫烨一改一路的安静,把大部分的思索一股脑的全部说出。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具,还是那温和的神情,还是那富有磁性的嗓音。

“安蓝,我父亲似乎很喜欢你。”

“放心,我不会成为你的后妈更不会去做小三。”

南宫紫烨本想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看到安蓝冰冷的眸子后,不安的挪动了一下。“安蓝,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怎么,你觉得你父亲这么龌龊吗?”

“你!”南宫紫烨有几分气结,俊俏的脸庞覆上了一层寒冰。“你对南宫倩说了什么?”

“说她貌美如花,一笑倾城。”  

“你是不是吃了枪药了!”南宫紫烨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你是我的女人!”

“所以呢?何况我不是你的女人,我是安蓝,你的女人是青瑾。”

南宫紫烨狠狠的扼住安蓝的手腕,硬生生的抓出几道血痕。棱角分明的脸颊上寒冰愈浓,温文尔雅的姿态不复存在。僵持了十秒后,南宫紫烨看着安蓝倔强的眼神,恢复了冷静。“你似乎总能挑起我的怒火。”

“是因为只有在我面前,你没有面具伪装。”安蓝只是很生气,她能原谅那母女二人对自己刻薄,却很气愤南宫紫烨对自己恶言相向,即使只是猜测性的问答。其实,安蓝心中还有第二个意思,她一定要与南宫紫烨保持适当的距离,情愫,不能弄假成真。

她,不想再噩梦连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