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05】紫烨拒绝动心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2326 2016-09-20 00:33:42

  深夜。凌晨。

南宫家。

安蓝被噩梦骤然惊醒,看着伏案睡着的南宫紫烨,心中泛起一种异样的情愫,像心疼,似怜惜。

暗黄色灯光打在棱角分明的面颊,剑锋眉微皱,呼吸均匀有力。这一幕,安蓝不禁看得入神。

如此帅气迷人的少年,会不会是自己干涸生命中的救赎。

安蓝起身,拿起薄毯,轻轻的,披在南宫紫烨的肩上。仿佛怕惊扰了他,惊扰了这幅画。

夜深。而安蓝却无法再度入眠。安蓝本想借南宫紫烨的笔记本,敲击文字,描绘那些支离破碎的故事。却看到屏上满满的数字,密密麻麻。被红色标注的数字更是醒目。

说来可笑,没上过几天学的安蓝,对数字格外的敏感,心算也是超乎常人的迅捷。

安蓝心中涌上一个念头——她想帮助他。

安蓝轻轻的、轻轻的将电脑搬离开书桌,放在床上,静静的盯着电脑的数据。那一串串的数字,印刻在脑海,计算数十遍,终于得出一系列总结性数据。而那醒目的红色数字,也被紫色字体标注上新的数字。

通过近两个小时的计算,总算大功告成。安蓝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对这件事涌上一种成就感。有多久,没有成就感了呢?安蓝自己也不知道,早已被现实磨砺了所有,为生活奔波,日复一日的还债,对这世间的一切,早已没有了激情。

想必,如果不是他帮了她,给了她温存,她是必不会帮他整理数据的。

漠然如她,怎会自找麻烦。

窗外的天空露出微亮,安蓝看了一眼手表,5点15分。安蓝想着,她也许可以为南宫紫烨做个早餐。她不想承认自己心里对他是有好感的,只得解释为,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清晨七点,南宫紫烨被闹钟叫醒。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这任务,今天已是最后截止日期。昨晚的自己实在是乏了,多遍的数据依然核对不上,却突然睡着。正想早上赶工,却不料数据神奇般的有了结果,南宫紫烨不禁露出惊讶的神情。

笔记本右侧贴着一张便条——请原谅我自作主张,我只是希望能尽绵薄之力帮助一下您,来感谢昨夜您对我的照顾。如果给您造成了困扰,我表示歉意。落款人:蓝。

南宫紫烨看到这张便条,嘴角的弧度上扬,眸子中闪过一瞬敬佩诧异的光芒。这些数据已经困扰了自己很久,没想到却被安蓝迎刃而解。南宫紫烨心中想到了一些事情,对未来的日子有了新的打算。

再度审视安蓝的资料,仿佛发现了新的世界。

南宫紫烨下楼,发现安蓝坐在餐厅椅子上,一个人静静的听歌。侧颜,有一种如猫般的野性魅力。

南宫紫烨有一瞬的动心,瞬间被理智压制。心中再度明确,我南宫紫烨,此生只会娶青瑾一个女人!察觉到自己的动心,南宫紫烨有几分烦躁,一向对除青瑾之外的女人无感的自己,怎么可以对这个以卖唱为生的歌女动心。

安蓝看到南宫紫烨坐下,将自己从歌曲的世界中抽离,堆出略显生硬的笑容。“抱歉,我不太会做早餐,你尝一下是否好吃。”安蓝有些不知道自己要如何面对南宫紫烨,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明确自己的心,可是她更清楚现实的残忍无情。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绝不会喜欢自己的。

可是,她,分明已经依赖上他的温存。

南宫紫烨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微微的点了点头,吃了安蓝精心准备的早餐。“安蓝,今日下午你跟我去一趟家里,我父亲想见你。还有,谢谢你的数据结算。”

语气生冷,不含一丝情感。浑身散发出一股让人难以接近的冷淡气息。与昨日的温柔,仿佛不是一人。

安蓝心中点燃的火焰,被这生冷的话语,浇灭。再度将自己包裹,与世界,隔离。

“好。”安蓝戴上耳机,不再与南宫紫烨交谈。

“你难道想穿这身去吗?”

安蓝看着自己身上的棉布裙,哑然。这已属她最精致的衣服,这话似嘲讽她的落魄。只得,无言。

南宫紫烨眼神闪烁,温柔的面具戴的太久,早已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可是南宫紫烨不想对安蓝过于温柔,他可不想自己对除了青瑾之外的女人对心。一点点,都不可以。

“这样,你跟我去商场买几身衣服。你这样穿的跟街上叫花子似的。”

安蓝听到南宫紫烨的这句话,心如利刃刺痛,那敏感的自尊作祟。酒红色的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生疼。安蓝恢复淡然的面孔,眸子中留存极冷的光。

“南宫先生,我本就是落魄人家,没您南宫家财大气粗。如果叫花子给您丢脸了,你完全可以去找真正的青瑾。我本来就不是上流社会的人,穿不起你们上流社会的衣服。我不需要你的施舍,你也没必要把我当玩偶般,一天千百种面孔。”安蓝语气如冰,脸上再也没有一丝笑意,强烈的敌视情绪环绕全身。眉眼浮上一层薄冰,略显苍白的面孔,一度无神。

南宫紫烨意识到自己的话过了,可能伤害到安蓝的自尊心。可是他也不明白,一向温柔的自己,为何对她如此恶劣。他是想呵护她的,他也怜悯她。怕是她太像青瑾,他怕自己沉沦。

可是,他,却是温柔的人啊。

人真是神奇的物种。明明是想关爱呵护,却变成了伤害嘲讽。

罢了,就当作平常女子吧。南宫紫烨心里嘀咕了一句。说服了自己,冷酷的面具也卸下,恢复往日温柔的眸子,如和煦春风般温暖的笑容。“对不起,是我失言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样,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今天去我家之间都听你的安排。”

安蓝本想冷冷的拒绝,却被生生的咽下。安蓝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她从很小就知道,人都是戴有色眼镜活在这个世上。有钱者万人恭维,无钱者千人躲避。她却是穿的寒酸,南宫紫烨如此说也无可厚非。想及此,安蓝只得微微点头,扯出僵硬的弧度,露出难看的笑容。嘴角虽笑,眼却是冷的。“我本来就是穷人家的孩子,不知道你们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还是你安排吧。”安蓝对着这精心准备的早餐没有了一丝食欲,草草起身,准备去收拾一下自己。

尴尬的气氛,萦绕。

南宫紫烨不知该如何缓解尴尬,依旧温柔的笑着。“这样,你回房间收拾一下,你屋里有套化妆品,你看是否适合你。十点我们准时出发,去商场购置几套服装。”

“好,谢谢。”安蓝毫无留恋,转身离去,回到自己房间。慢慢的洗了个澡,取出一张面膜敷在脸上。

或许,从未如此惬意过。

这种慢节奏,不是属于她的节奏。

时间如白驹过隙,飞快流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