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02】影子像猫似狐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1994 2016-09-20 00:33:42

  恍惚。安蓝将自己的思绪抽离。抚平伤疤所带来的疼痛,安然的望着南宫紫烨。“南宫先生,这次我作为青瑾到访,也许对于你来说不算坏事,对我来说则更是佳事。至少我可以作为青瑾的影子,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你的幻想。虽然我不是青瑾,但至少我像她,有影子在总比空欢喜一场要有意义一些。虽然我不会按你刚刚要求的做,但,也许,我可以照顾你的生活。你也许可以偶尔把我当作青瑾,也许可以更快乐。”

南宫紫烨见安蓝收敛锋芒,也无意再度挑逗。“安蓝,你只是她的影子而已,不要妄想,成为青瑾。南宫紫烨微微一顿,眼神从安蓝的淡黄色短发处游移。安蓝,这假发太假。既是影子,总该做的像些。”

安蓝哑然。安静的站起,将假发攥在手中,乌黑的直发直至腰间,其中一缕酒红色的秀发如鬼魅,尤为夺目。“这般,如何?”

南宫紫烨一瞬间失神,眼前的女子长相虽与青瑾有八分相似,却独有一份味道。像猫,又似狐。“这样,挺好。”

安蓝见得到南宫紫烨的认可,微微一笑,浅浅的酒窝仿佛散发出一抹甜蜜的气息。“不知南宫先生想吃什么,我还略懂厨艺。”

安蓝有时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恨那个人,如果不是那个人,自己就不会有现在这种生活。可如果不是那个人的逼迫,自己也不对懂得那么多。

做饭,对于安蓝来说,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上了。

尤其是那个人在吃到美味的饭菜后,会流露出宠溺的神情,会更像一个父亲,而不是一个追债人,一个暴徒。

南宫紫烨微微一愣,不禁在想,不知青瑾是否也会做饭,是否愿意为了自己做饭。可是又一想,自己口味刁钻,难以满意,但是,只要是青瑾亲手做的,自己绝对会吃光。南宫紫烨看着眼前的安蓝,任凭思绪飘飞。“安蓝,你以后可叫我紫烨,外人面前我自会叫你瑾,但家中我只会叫你安蓝。你会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安蓝见南宫紫烨没有什么要求,便起身前去厨房。来到厨房的那一瞬,安蓝直觉自己从未见过如此豪华舒适的厨房,足足有五十平米,餐具、厨具精致的如同最顶尖的设计师独有设计,金色的冰箱里琳琅满目,仿若名厨之厨。

“暴殄天物。”安蓝只觉自己对这里的厌恶中多了一分欣喜,她一直都是一个拜金的人,她渴望奢侈的生活,但她亦深知金钱的背后是罪恶。

矛盾至此。

她恨。

亦爱。

安蓝从冰箱中拿出食材,做了几个最拿手的菜肴。西餐,是安蓝最近刚刚学会的。约莫一小时左右的时间,安蓝将成品一一端上餐桌。餐桌为暗棕色,桌子的四角雕刻着精致的花纹。餐盘为青花瓷系列,散发着一种别样的味道。

南宫紫烨望了一眼餐桌上的七色菜肴,不禁皱眉。六菜一汤,二人怎么可能吃的完。

安蓝还沉浸在自己做饭的乐趣中,却未曾顾虑到二人的饭量。见南宫紫烨还不入座,以一副近乎天然纯真的神情邀请南宫紫烨品尝。

怎么会不快乐,做饭实是这漫长的二十一年中唯一的一点幸事,是上天对自己唯一的怜悯。

南宫紫烨微微一愣,他分明看到眸子中有一抹闪闪反光的纯情,如海般清澈,如皓空般明晰。心中暗暗嘀咕,却是有趣的女人。

二人纷纷入座,拿起青花瓷刀叉,品尝这段看似温柔似水的一顿晚餐。吃完饭后,安蓝收拾妥当,便坐在沙发一隅,等待南宫紫烨对自己的安排。

“安蓝,二楼最西头是你的卧室。我的卧室在最东头,对面是我的书房。如果没有什么急事的话,我不希望受到打扰。青绝允诺我青瑾会在这里呆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你需要在这里呆一个月,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当然,如果你有青瑾的任何消息,我希望你能在第一时间告知我。”

南宫紫烨露出自己招牌式笑容,微微勾起的嘴角,摄人心魄。安蓝只觉自己心海荡起涟漪,小鹿乱撞。两颊不禁飘起淡淡的一抹绯红。安蓝意识到自己的异样,仓促逃离。

安蓝来到自己的卧室,看到眼前的粉红色的榻榻米,大大的落地窗,柔和的粉红色壁纸,乳白色书台,安蓝仿佛觉得自己置身幻境。

安蓝不记得自己梦到过多少次这样的地方,柔和宁静,温馨甜蜜。安蓝以为这只是梦,却不想,变成了现实。

自己,就在梦中。

安蓝迫不及待的冲洗了个澡,换上崭新的HelloKitty睡衣,将自己陶醉在粉色海洋中。榻榻米上溢满了香气,安蓝只想这一刻定格。

永远的定格。

可是,她忘了,上帝,从不会对她仁慈。

南宫紫烨静静的走到书房,坐下。拿起桌上的手机,熟练的拨通了一连串号码。电话那头传来嬉笑的声音——“南宫大少爷,怎么想起我来了?”

“有事拜托你。帮我查一个叫做安蓝的女人,我要她的详细信息。”

“小情人?”

“阿乾,我看你是活腻了。”

“好啦,逗你的,真不经逗。半个小时,传真给你。对了,如愿以偿见到你的梦中情人了吗?”

南宫紫烨微笑的嘴角僵硬,冷冷的将电话挂断,陷入深思。如果来的是青瑾,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自己是定不会将瑾安排在最西头的卧室的。

南宫紫烨在等待传真的时间,打开电脑中的文档。看着满屏密密麻麻的数据,叹了一口气。这一定又是那个女人,唆使父亲把这项任务交给我,明明交给其他人去做就好。

半小时转瞬即逝,不等南宫紫烨算出数据结果,传真机骤然发出滴滴的响声。南宫紫烨取出阿乾传来的文件,竟有十余页A4纸。

安蓝,你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