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9-20上架
  • 4647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命中初次相遇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2146 2016-09-20 00:33:42

  天。蓝的出奇。

“奢华,糜烂。”安蓝小声嘀咕。望着眼前如此豪华的庭院,只是嘴角邪邪的冷笑。安蓝打六岁就知道,这样的庭院意味着多少罪孽,多少黑暗,多少支离破碎。时间总是深不可测。也许十岁的蓝对黑暗还有恐惧,但从十六岁开始,就已经习惯,习惯这个世界,习惯死亡。

安蓝穿着发白的棉布裙,淡淡的妆容,迷离的眸孔,安静的走在庭院中的幽静小道上。蓝望着地上的斑驳暗影,只是觉得像极了自己的生命。破碎。绝离。

安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穿上这件发白的棉布裙,也许是想保留自己最后的一分纯净,也许只是习惯了棉布裙的味道。耳畔犹响起,“就这样挺好,素雅。”那个男人这样说。素雅,呵呵。自己从十岁开始就不知道素雅为何物了。棉布裙上几许跳离的线头,像是被绳线萦绕的木偶,想要逃离开绳线的束缚,却只能被缠绕的更紧。

木门发出嘶哑的吱呀声,缓缓变大的缝隙处一个高大的身影若隐若现。阳光骤然的射入,打在棱角分明的脸颊处,几许冷酷,几许成熟稳重。

“你是,青瑾。”男人低沉的声音穿过投射的阳光,震痛安蓝的耳膜。

“是,也不是。我还有个名字,安蓝。”安蓝身体微微颤抖,她不知为何发自内心的恐惧,对眼前这个男人打心里畏惧。不敢欺骗,却又不得不欺骗。

“进来。”男人不顾安蓝的退却,强硬的扯着安蓝纤细的手腕步入客厅,坐于深棕色沙发。安蓝像是受惊吓的小猫,温顺的听从男人的一切指挥。

男人见安蓝顺从的坐于沙发的一隅,突然上前,微微弯身,在安蓝耳畔嘶语,“你不是青瑾,我知道。”安蓝只是淡淡的笑,脖颈处被男人温热的气息缠绕,微痒。“我说了,我是,也不是。而且我也说了,我还有个名字,安蓝。”安蓝淡漠的口吻,显然刺激了男人的温文尔雅。

“安蓝,说,你为什么装作青瑾?”

“任何人都可以叫做青瑾,名字无非只是一个符号,又何必那么在意。你所想要的那个女人,今天应该出现在你面前的女人,都不该是我,我知道。不过命运就这样,无论是不是,我都出现在了这里,成为了青瑾,开始她的生活。”安蓝一直都不是一个多言的女孩子,她喜欢安静,更喜欢淡漠。安静的接受,淡漠的回应。

男人有瞬间的哑然,之后恢复正常。“我,南宫紫烨,欢迎你入住我南宫家的别墅。既然你愿意当青瑾,我想我是没有什么不乐意的。”

安蓝对南宫紫烨的话倒是始料未及,没想到如此顺利,反而荒废了自己的一番精心准备。“不知南宫紫烨先生想让青瑾我干什么呢?”

“青瑾,不是你有资格叫的。”南宫紫烨上前扼住安蓝的下颚,硬硬的扼出几道血痕。

安蓝淡然的望着南宫紫烨,不叫痛也不反抗,只是安安静静的望着南宫紫烨。眸子没有丝毫的感情,无怨无恨,亦无情。她知道自己终是怕他的,只是,更怕绝望。

南宫紫烨被安蓝盯得浑身不自在,不爽的甩开手指。“不知道安蓝小姐可会侍。寝?”南宫紫烨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眼睛眯起可怖的线条。

侍。寝?安蓝的身子微微一震,回想起那些不堪的往事,在心底无奈苦笑。却终是摆脱不了这下贱的命运吗?心口无助低言。“不!”安蓝失声喊道。

“怎么?我堂堂南宫紫烨不配吗?”

“不。”安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返回安静淡然的姿态。“我想南宫紫烨先生误会了,我不是小姐,没有什么必要给你侍。寝。况且,我是以青瑾——青氏集团的掌上明珠的身份入住这里,让青绝知道你以这副姿态对待他唯一宠爱的妹妹,不知会是怎样的局面?若不是青绝急需你的援助,又怎会答应你的要求。只是我想,青绝自然不会为了一次利益损失就毁了他妹妹一生清誉。你是那么深的爱着青瑾,怎么,忍心青瑾添上这等污名吗?”安蓝淡声说道。

南宫紫烨舍掉自己温文尔雅的面容,突然将安蓝压在身下,厉声说道,“安蓝,惹我没什么好下场。”

安蓝只是静静的忍受着疼痛。低语,“不想外面传言温文尔雅的南宫紫烨竟是如此凶劣。”嘴角僵硬的冷笑,深黑色的眸子散射出极冷的光。

安蓝知道,自己骨子里是不会屈服于任何人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疼痛;她亦知道,她是怕死的,所以从未有过彻底的反抗。即使上天待她如此凉薄,她依然安静的活着。死亡,对她来说,是彻底绝望之后的选择。

南宫紫烨微微冷笑,静坐在一旁沙发上。是啊,一向温文尔雅的自己,在她的面前还真是凶劣的狠。

安蓝有几丝不习惯这空气中的静谧,虽厌恶嘈杂,却恐惧寂静,她需要声音来证明自己活着,而不是死去。“南宫紫烨,不知你究竟为何会想出这番低劣的主意让青瑾前来。我虽然不知青瑾究为怎样的人,但已耳闻她实是爱自由胜过一切。你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她不会前来,来也不会是她。”

“我怎会不知道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性格。”

“那只是你自讨苦吃。”

南宫紫烨微笑,嘴角上扬的弧度似乎想表达些什么。“安蓝,你说这是不是命中注定,你代替她,成为了影子。对于我,只是从看照片,变成了看影子。”

安蓝压抑住自己情绪的轻微波动,她不想被称作任何人的影子,却又不想得罪眼前这位金主,毕竟那笔不菲的收入要靠南宫紫烨 。

安蓝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变成了金钱的奴隶,那漫长无尽的夜色中,自己总是看着银行卡里的数额由零变整、由整变零。而这次的任务,则更是让自己摆脱、让那个人摆脱劫难的唯一途径。安蓝有时候忍不住会想,是不是自己向命运妥协,向那一双双炽热的眼睛妥协,生活就会更容易些。

每每当脑海中出现这个念头,安蓝都会将自己的整个身体沉入水中,窒息,让自己清醒。

即使全天下的人都看轻我安蓝,我也绝不能作践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