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003】安蓝害怕黑暗

青蓝羁绊:痴猫影妻 十一月的猫 2187 2016-09-20 00:33:42

  文件中详细的记录了安蓝的信息,第一页右上角的照片与今日的安蓝只有五分相似。南宫紫烨知道文件中的照片才是安蓝本色,今天所见的她无非是青瑾的影子。

其实,安蓝本色,连她本人都不曾知晓。

南宫紫烨详细的看了一遍,脑海中粗略的对安蓝形成了一个大体的认知——

安蓝,女,21岁,11月7日生人。生父姓氏不详,应为偏僻山沟内一农民。在安蓝六岁时安蓝被卖给养父——安坤如。安坤如嗜酒如命,以赌为生,家中破败不堪,传言有家暴倾向。安蓝初中未毕业就退学,因打架斗殴三进少管所。18岁成为酒吧驻唱歌手,以卖唱为生。

南宫紫烨不禁自言。安蓝,你还真是一个复杂的女人。熟悉了安蓝的资料后,南宫紫烨将安蓝信息的文件锁于最下层抽屉,便开始了忙碌的数据计算。

安蓝还沉浸在粉色的海洋中,无法自拔。不料,柔和的灯光幻化成暗黑色影子。整个世界被黑色灌染,浓郁的化不开。安蓝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惊住,仓促的寻觅微弱的亮光。只听得噼里啪啦的声响,黑暗中的安蓝只似夜盲,逃窜。逃窜的过程中,打碎了许多物件。

疼痛,更是加剧了恐惧。

安蓝只觉得黑暗中布满了细小的影子,像是暗色的煤球,缓缓地移动,凌乱的跳动。

回忆像是绝地的洪水,袭击了脑海。一幕幕,全是不停鞭打的鞭子;一幕幕,全是碎裂的酒瓶;一幕幕,全是嘴角欲滴的鲜血。

安蓝将身体蜷缩,冰冷的手指触摸到黏稠的血液。黑色的恐惧,夹杂着血的味道。

她怕。

害怕黑暗。

安蓝紧紧的抱住自己,身体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强烈。泪水,肆虐,瞬间浸湿了整个脸颊。

安蓝只觉得那一个个黑色的影子越来越靠近自己,仿佛要把自己吞噬。

“不!”安蓝尖叫一声,心海深处发出呐喊,我要逃离这里!安蓝踉跄地逃离,再度碰撞。所幸,顺利离开了房间,离开了这个被黑暗吞噬的地方。

门外,走廊,依旧是无尽的黑暗。

只能。继续。逃窜。

不知道逃离了多久,不知道寻觅了多久的亮光。安蓝终于找到了一丝微光,从门缝处渗出的微弱的光芒。安蓝顾不得其他,狼狈的打开门。由于过于畏惧,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地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本来沉浸在工作中的南宫紫烨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惊住,看到摔倒在地的身着Hello Kitty睡衣的安蓝,更是诧异。南宫紫烨匆忙起身,朝着安蓝走来。

“救救我。救救我。”安蓝低吟。

南宫紫烨不明所以,只得将狼狈的安蓝抱起,放到床上。

落魄的安蓝,如同被追杀般,胆战心惊。身体不住的颤抖。等适应了亮光,黑色的影子消散,安蓝抚平了几分情绪。当看到南宫紫烨温柔、关心的面孔时,心更是定了几分。

“对不起。停电了,我怕黑。”安蓝甚至不敢抬眸看南宫紫烨,傲然地自尊作祟,她实在是不想让南宫紫烨看到自己狼狈又泪流满面的样子。如果可以,安蓝真的不想让眼前这个时而凶劣时而温柔的男人看到自己的窘态。

可,真的再来一次。她,还是只能来找他。

上天,想是看她不够可悲。又来兴致,再度戏谑玩弄。

听到停电了,我怕黑这几个字,南宫紫烨意识到自己的书房和卧室是独立电源,因而没发现电源故障。联想到文件中安蓝幼时传闻家暴,猜测因此畏惧黑暗。心中不禁涌起浓浓的怜悯。

南宫紫烨看到安蓝脚踝处插着半个纸币大小的陶瓷碎片,血肉模糊。来不及惊诧,连忙拿来紧急救助箱,希望帮安蓝包扎伤口。

安蓝阻止了南宫紫烨的举动。情绪因为时间的推移,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你不用帮我包扎。我已经习惯了,伤口这种事,它自己会愈合。把血滴到你床上,我表示十分抱歉,等下我去给你洗掉。”安蓝淡然的将陶瓷碎片拔出,将腿悬空,拿起纱布笨拙的缠绕两圈,打了一个死结。

南宫紫烨对于安蓝的默然心中暗暗发惊。南宫紫烨脑海中不禁在想,究竟经历过怎样的事,才能对自己的伤口如此淡然。遥想起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明明只是小刀割伤了手指,竟硬生生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而眼前这个女人,只是草草擦掉血迹,纱布打了个死结,就完事了。真是人与人,太大的不同。

南宫紫烨露出温柔的神情,明媚的眼神望着安蓝。“你现在住在我家,凡事都要听我的。我说处理伤口包扎,你不能拒绝。现在先帮你简单处理一下,明日一早我陪你去医院。”霸道的语气中竟有丝丝的宠溺。

安蓝对于这突然的关怀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但内心深处她渴望被人关怀。“那你帮我处理一下吧,但是医院我不想去,我讨厌医院。”

“好。”南宫紫烨将伤口细心的处理,将安蓝的身体半躺于床上,后背靠着枕头。几分钟后,端来一杯温热的牛奶,安蓝伸手去接,却被南宫紫烨笑着拒绝。安蓝便任由南宫紫烨将牛奶送至口中,心尖泛起微微的甜意。

他,是可怜她的。

可是他不知道。一个缺爱的人,会因为一点关怀,依赖上一个人。

这怕是他始料未及的。

或是故意为之。

安蓝对于这样的温柔有点手足无措,她喜欢这种被关心的感觉,可是又清楚自己无福消受。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安蓝只能尴尬一笑。

“紫烨,不知道我是否能这样称呼你。”

南宫紫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紫烨,谢谢你。其实是这样的,刚刚卧室突然停电,把我吓坏了。我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导致现在特别怕黑,不怕你笑话。我本来就是一个特别失败懦弱的人。”

“我懂,你其实很坚强。南宫紫烨温柔的摸了摸安蓝的头发,帮助安蓝把身体平躺。你就在我屋里睡吧,我在旁边陪着你。”

“那你怎么睡?”

“我今天有工作还没做完,应该是睡不了了。你睡你的,有我陪着你就不用怕了。”

安蓝眸子中闪烁微光,心海荡漾。她不想拒绝,傻笑着点头。

如果这是梦,就让梦再持续的久一点吧。

南宫紫烨回到桌前继续伏案工作。而床上的安蓝盯着南宫紫烨的背影看了好久好久,直到睡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