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丠之界之花羽轻曼一花诺然

七回

  苏轻曼同德希尔一起办了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婚礼。第二天清晨,轻曼趴在母亲身旁阳光慢慢洒到她脸上给苍白的脸上了一层妆。

轻曼睁开眼睛,眼角还挂着泪痕。而这时,她的母亲已经断气了。轻曼盯着母亲看了一会,什么动作都没有。她呆着,像是时间定格在了那里。德希尔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副情形。

他默默的将轻曼揽在怀中,眼中的神情连他自己都不熟悉。他用他沉稳的声音温柔地说“没关系,还有我。”而轻曼则像是没有知觉一样一动不动唯有变化的是那行清泪直流而落。

轻曼眨了下眼睛,这时才像是活过来一般迅速的离开德希尔的怀抱,嚷嚷着要去给娘换洗脸水。

“小......”德希尔连她的名字都还未喊全她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他留下来帮助小曼跟小曼的母亲其实是因为同情她可怜她。现在的小曼就同五年前的那个自己一样为生母的死亡而悲痛。不过小曼比自己幸运因为小曼的母亲是真心的为了她好。而他的母亲,却是伤了他一次又一次的。

德希尔很少流露出最真实的感情,但在这个地方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这个才是真正的他,那个安于享乐喜欢纯朴的人愿意为小事烦心喜欢安静的看风景的他。

轻曼慌慌张张的跑到厨房拿起正在烧水的水壶猛地往脸盆里倒,溅起的水花打在她身上把手烫得通红她却像没有感觉到一样。待她端着水盆回去的时候却看见德希尔将她的母亲轻放到了棺材里。轻曼母亲刚躺下的那一刻,轻曼手中的盆就摔倒了地上。

“你对我母亲做什么!”轻曼气冲冲的大步向前,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力气竟将德希尔推到一边。

“娘只是睡着了!你以为你是谁可以代替她!”轻曼很少对人大吼大叫对德希尔这绝对是第一次。原本聪明乖巧的人因为母亲变得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

“我可以治好她!为什么不信我!我什么不能等我!”她的委屈,难过伤心好像瞬间爆发了出来。

德希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轻曼。

“娘,你醒过来好不好!你还没有发成你的愿望!你说过想要陪伴小曼一辈子的!”苏曼看着看着就跪在了那口棺材旁边。她是个孝顺的孩子,从小到大身边就只有母亲一个人陪伴。母亲的去世对她而言的打击就好像世界崩溃了。

“娘!你放心小曼绝对不会丢下你!小曼一直陪着你等着你醒过来!”

天空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没有一朵云彩的天空,下起了雨。

“我们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小曼的眼皮下垂,脸上的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德希尔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看着她。轻曼就跪在那里,从早上跪到晚上。他似乎有很多的话想说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一直在注视着母亲,目光呆滞没有一点灵气。

晚间,德希尔给小曼皮了件黑色的斗篷,正是他去山里拾回来的。

“小曼”德希尔俯下身子顺了顺小曼额前的头发,出乎意料的温柔。

“我们把娘安葬了吧。”说着便要扶小曼起身,可小曼却纹丝不动。

“听话,你想想你娘临走时的嘱托,不要把自己沉浸在悲伤里。”德希尔早已穿回了那身黑衣,而小曼依旧是穿着成婚那天穿的衣服,身上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换。

小曼抬起头,眼中满是茫然。她虽是在面向他,眼睛却完全不知道看向哪里。

七回——完

快要接近新的篇章了,有没有一点小激动呢?后面会陆续出现很多人物了,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策划着什么。先暴露一下,前面的那个白衣叫做曲桐。你们猜猜曲桐跟德希尔是什么关系呢?我打算单拿出来一回写关于“幽”这个组织,这是一个设定在金丠之界这个世界中的顶级暗杀组织哦!

敬请期待吧!

不要忘记去评论区吐槽一下哦!我会根据收藏的数量来考虑是不是要建个群。

老规矩,小花会随机抽选出一位幸运读者赠送神秘礼物哦!打赏或者用心评论都可能会获得我的神秘小礼物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