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丠之界之花羽轻曼一花诺然

五回

  这天晚上,苏曼的母亲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说是要庆祝多天了一个人。

“他只是暂时住在我们家。”轻曼无奈的看向母亲,弄不明白母亲怎么对他那么好,以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以后所有的体力活都有他做了,白捡的家丁不用白不用。”母亲流露出一脸的精打细算,冲着轻曼一笑。

”他身上带着伤呢,你这是想要他的命呐。”轻曼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左面是摆碗筷的母亲,右面是挑水刚回来的德希尔。

“你自己身上的上在流血你感觉不到么?”轻曼一眼就看到了他白色衣服上面渗出的血痕,连忙跑过去。

“你若是再不好好配合治疗我便不治你了。”轻慢想都没想就扒开他的衣服。流血的情况比她想的还要严重。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宁愿忍着痛也要做这些没有用的事。他要是再这样,这伤口怕是一辈子也好不了了。

“不会有下次了。”德希尔好像才感觉到痛似的皱了下眉,平淡的走开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可以将疼痛完全隐匿在心里,表面上非要装作毫不在意。

轻慢还想说什么,但德希尔并没有给她机会便走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一个多月。轻慢的母亲似乎越来越喜欢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德希尔也就像个小平民一样,每天帮着收拾家里家外,帮轻慢整理草药。轻慢的母亲看着忙活着的两个人眼睛慢慢变得坚定起来像是狠下了什么决心。

“德希尔,我打算过一阵子把你跟小曼的婚事举办了。明天小曼去才要你跟我去制备些东西吧。”

“伯母,我们还年轻,再说小曼一定还没能做好准备。婚姻不是小事怎么能说结就结呢?”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他每天假装跟苏轻曼有些亲密的举动,在她母亲面前装作诚实守信。其实不过是为了在这里多待一阵。

苏轻曼的母亲和蔼ude我住德希尔的双手一笑。

“我知道,你的这双手不是做粗活的人该有的。”德希尔手一疆,想不到自己这样掩饰还是被发现了,不过一个普通的妇人是如何发现的呢?

“其实我与小曼本不是这北海国的人。要不是我国战争从未消灭我也不会跟着族人来到这北海,小曼的父亲就是在途中去世的。这么多年来,小曼与我相依为命,起初我还想着去寻那走失的族人但后来也放弃了。我还有小曼,我只有她了所以请你以后照顾好她。那孩子天生喜爱音乐,只想着去南耀国看上一眼,你便图我陪她去吧。”

说着说着,轻曼母亲的话就变了味道,让人有些心神不宁。

“伯母,出了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既然把话都说的这么白了不妨再清楚点。”德希尔很自然的把手拿走。想来她们母女二人曾经应该是东羽国的名门望族,只是因为战争失了家。

“这个秘密牵扯太多,你知道也只会害了你。看在小曼救了你的份上,你就带着小曼去南耀国,找一个叫宁燕莺的人。她常年在宁侯茶馆做事你一定能找到他。在新婚之前我会写好一封信你带着信去找她她就会接管小曼,到时候你与小曼的婚事自然取消。”

“伯母为什么不告诉小曼呢?”德希尔知道,一小曼的性格绝对不会如此罢休。纸是包不住火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直接将这件事告诉她。

“你也知道小曼的性格,她若是知道了定是不会停止寻我的,这样反而会害了她。我就算是死,也不要让她落入羽家人的手里。”轻曼的母亲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人。她看透了生死,始终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羽家人:东羽国皇室家族)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为什么一定要我与小曼成婚呢?那晚毕竟只是意外,小曼应该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想来想去,他最想推掉的是这个。

“她不能有喜欢的人。就算有也不能让他们在一起否则小曼必定万劫不复。我只想她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你一定要记着,小曼鱼普通人不同,她肩上的担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挑起的。小曼的失算你答应我了,作为回报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