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丠之界之花羽轻曼一花诺然

四回

  雨越下越大,二人的衣服早已湿透了。随着雷声的巨响,轻慢的身体也震了一下。自己难道真要为了一个刚认识的人送命么?

白衣男子一个山神来到了轻慢身前,就在这时,她动摇了。她救得这个人还真是个大麻烦。就在轻曼犹犹豫豫的时候,一双冰冷惨白的手捏住了自己的脖子,将自己提离地面。

轻慢双脚不停的摆动这,求生的意识传入到了大脑的每一根神经。他不停的挣脱,不停的想要掰开那白衣男子的手可却一点走用都不起。昏眩的感觉来了,轻曼的泪水随之而下。

好难受,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忽然间,白衣男子想后退了一步,轻曼掉落到地上。她什么都看不到,也什么的都想看。她只想在贪婪的呼吸。

轻曼倒在地上,看到的正是那黑衣男子将匕首插在了那白衣男子的下腹处,白衣男子脸依旧惨白着,黑衣男子虚弱的一只手撑在地上。

“你——”白衣男子略带惊讶的看着一身黑的男人。他目光复杂无比,有吃惊又后悔,脑袋不可思议的摇了两下。

“你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么?”他的声音微不可闻,倔强中带着许多迷茫。那白衣男子听到以后便愣了愣,又像是狠下了心一般皱着眉毫不留情的推开他。他倒在地上,眼睛一点点闭上再次昏睡过去。

白衣男子看着他,也不知是什么情感。这段时间是苏曼最难熬的。本以为那白衣男子会趁着他们二人最虚弱的时候一网打尽,却没想到那白衣男子只是谈了口气便消失在雨中。

地上,分不清是德希尔的血水还是轻慢恐惧的泪水又或是白衣男子心痛而流下的那滴眼泪。

雨一直下这,下了一整晚。轻曼哭着哭着不知不觉就靠在树上睡到了天亮。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过树丛,照到轻曼和德希尔的脸上。鸟儿时最先睡醒的,叽叽喳喳在树上叫个不停。远处的村庄里开始升起炊烟,新的一天,是新的的一个开始。

轻曼的燕子应是很不愿意醒来只是鸟在她头上叫啊叫烦的她不得不起来。心烦之下,她猛地抓住了头上的那只鸟。

“让你叫!我看你在叫!”轻曼的这眼睛撅着嘴,一脸的要你好看。德希尔醒的比她早,看到这一幕难得的露出笑容。轻曼发现的时候正看见他不自然的收回笑容。这个人,笑起来还真挺好看。

“啊!你醒了!”轻曼一个惊讶又叫手中的鸟飞走了。不过她一点也不在意。本来她已经忘记了昨晚的事现在又都回忆起来了。她救了一个相当麻烦的人物。因为这个人,她昨晚险些丧命。

黑衣男子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嗓子,示意自己他说不出话。

轻曼点了点头,去找了些水给他喝有泡了些干粮给他吃。

画面一转,轻曼扶着德希尔来到自己家,刚一进家门,轻曼的母亲就迎了上来。

话到嘴边,轻曼的母亲忽然发现了她扶着的男子,有转头看了看轻曼,瞬间明白了什么。苏曼的母亲表情变得有些严肃,随便找了个借口将德希尔带到一边去。

“看看你个姑娘家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母亲训了一句便催着轻曼区收拾整理。德希尔被母亲带到主室,将他按在凳子上便开始围着他打转。

“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对不起伯母,事是由我而起我一定会负责的。”德希尔坦然地着了眨眼,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自报家门吧。”

“我自幼一人,并没有亲戚。”

“你都会做什么?”

“体力活,我有的是力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