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丠之界之花羽轻曼一花诺然

三回

  这一次,轻曼选择了最长走的那条路。一路下山,几乎什么收获都没有。路过常坐的那块石头时,轻曼发现不远处有一张黑色的大布上面还有个模模糊糊的脚印。轻曼想了想,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轻曼又不自觉的想那边走了几步,看的更清楚些。隐隐约约,看到那里有一滩血迹!

轻曼又时尚钱了几步,这才完全看清楚。

天啊!那躺着的竟然是个人!那么多些也不知俺都能不能医回来。轻曼来不及惊讶,连忙的跑上前去。斗篷下面躺着一个人,请满江她的身体反过来,腹部严重受伤不过并没有伤及要害。应该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晕厥。轻曼找到小溪,一点一点的把水运回去帮他清洗伤口。忙着忙着,天空渐渐暗下来。轻曼的衣服被自己撕的乱七八糟的。

好不容易忙完包扎伤口,轻曼意是满头大汗的累倒在地上。他身上的伤口共有17处,有两处致命的伤口导致大出血使他进入假死状态。能带着这样的伤活下来,轻曼从来都没有见过明这么硬的人。那人被自己包扎的像个粽子,看着这个男子轻慢不知所谓的笑了笑。

应该是第一次把人救活的成就感吧,不过他能不能活下来还不好说。躺了一会,轻慢又到小河边洗了洗脸吃了点带上山的食物。

生完火,轻曼一个人看着或对发呆。傍晚,那人果然如自己预想的一样发起了高烧。此时男子躺在他的黑色斗篷上。呼吸微弱。如果不自习去听他微弱的心跳,还以为有又要出事了呢。

轻曼不停的为他降温,轻曼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就在这时,一阵冷风吹过,零零稀稀的雨滴开始落下。本就烧的不旺的火很快就熄灭了。

轻曼有些无奈,抬起头看向天空。一大波雨点恰好洒在她脸上,浇湿了她的视线。模糊中,她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树枝上。泪光闪过,映得那人脸甚是惨白。

轻曼抹了把眼睛上的书,再看向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这时,轻曼已经意识到,这场雨很有可能会要了地上那人的命,而那袭白色身影,轻曼只当是自己看错了。在一回头,轻曼惊讶的捂住了嘴,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

此时,那白色的身影就在不远处看着这里。轻慢静的一动不敢动。两人彼此对视,轻慢一遍一遍的抹着眼上的雨水。又是一声雷,对方都看清了彼此。那人,正是之前见到的那个白衣男子。看到来人,轻曼终于松了口气。

“公子,你来此做什么?”轻曼向前走了几步,到了受伤男子的身旁。

“你可知,你救的人是谁?”轻曼本来还担心那白衣男子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现在兰来那人的听力应是极好的。那人的声音虽不大却很有底气,隔那么远听他讲话,声音却好像里自己很近。

“不知。我是位医者,救不相识的嗯很正常。”

“那人是我派正在追杀的人,还请姑娘将她交给我。”

轻曼心想,我好不容易救活的人,再让你杀掉?

“我若是不交呢?”轻曼定了定,显然是下定了决心的。

“奉劝姑娘一句,不要因为不相识的人失了性命。”摘下面具的白衣男子显得异常冰冷。轻曼知道一这个人的能力自己死多少次也不够。但是她还是要就那个人,作为一名医者,我会让我的病人轻易丧命?

“现在他是我的病人我就要竭尽所能!你与他的恩怨我是不该涉及的。若是公子执意要他性命不如等到他身体回复以后。这样一来也不怕有人说你是胜之不武了。”别的轻曼不知道但是尊重对手对于一名武者来的重要性他还是知道的。

“尊重对手?我们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但你认为一个杀手会尊重对手么?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马上离开。否则,我不介意手下多一条冤魂。”

雷声又响。。。。。。

三回——完

作者邮箱欢迎咨询:2292077901@qq。com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