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丠之界之花羽轻曼一花诺然

二回

    母亲的病好得很快,因为前阵子轻曼卖了许些草药的关系母女两人过得也比较轻松。这一日,轻曼准备了东西打算再去一次之前的那个瀑布。她并没有把瀑布的事情告诉别人,因为直接告诉她那个瀑布没有她看到的那么简单,尤其是那个山洞,想来一定是什么高人藏东西的地方。

  轻曼并不是一个胎心的人,这次去,他只打算采摘草药回来卖钱。只要凑够了钱她就可以去南耀国了。那个国家,轻曼只是想去看看,只是看看便好了。只是看看,便了了心中的一己愿望了。

  所以,为了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愿望,她可是要多加努力的啊!

  瀑布不远的地方,一阵萧声传了下来。轻曼寻声去找,之间一白衣男子屹立在山脚之巅。他一袭白衣烈烈,望着山崖下雾茫茫的一片。

  轻曼没有做声,安静站在那男子的身后。一曲完,她都还没回过神来。

  “姑娘又是来这山上寻草药的?”

  待轻曼回过神的时候,那白衣男子已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面前了。他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冷清的眼。他的声音很低沉,就如他的萧声一样明明很低沉却让人回味不已。

  “公子像是又来这山上寻人了吧。刚遇公子吹箫不经意就到了这里打扰到很是抱歉。”

  “不必,上次见姑娘采了不少珍贵的草药应该是再过很久再来才对。怎么这么急又继续要采草药?”

  “先示我母亲生病,不过她的病已经快要好了。不瞒你说其实我是想多采些草药换取金币来实现我的一个愿望。”

  “哦?不知道姑娘的愿望是?”

  “我想去南耀国看看,那里是很多人向往的国家不是吗。”

  那白衣男子的颜色变了变“其实这个安逸的国家是最好的,奉劝姑娘还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有,你去南耀国的话你上次才的草药绝对是足够的。”白衣男子的话虽然不应该是对一个陌生人来说的,但其中就是有一种某名的力量让人信服。

  轻曼甩了甩脑袋,奇怪自己为什么对只见过两面的男子讲的话动摇。为了一个奇怪的人动摇自己是不是也快成为怪人了。

  “不够的。兰幽草虽然昂贵但每两只只有一百金币的价格。虽然一百个金币对于我来讲已经够在这儿用上十年八年的了。但还是不够去南耀国的。”轻曼叹了口气,很失落的模样。

  “那罗仙草,但是一颗就组你到南耀国的了。为何不将其卖掉?”

  “罗仙草?长得像婴儿手一样的那个职务么?药管不收。”轻曼的好奇心被提了起来。罗仙草,从未听说过的草药。

  “那是因为他没有见识过这中草药的厉害。你去大一点的药房,最好是幽家或是雯光家开的药管去卖。他们之中定有识得此药的人”

  “公子可真奇怪,不是刚说不让我去南耀国的么?怎么现在又帮我筹钱了?”轻曼好笑的看着他,完全理解不了这个人的心思。

  “刚是在下失礼了,既是姑娘的愿望那在下也没有阻拦的理由。只是因我曾以南耀国有些过界比较看不上那个国家罢了。”白衣男子叹了一口气,帅气的背过手去。

  不知不觉,二人已来到了那瀑布面前。水木落下的声音是的请满意白衣男子说话时不由得大声了些。但那白衣男子却是话声依旧,一直都能让人听得很清楚。

  “姑娘是在此瀑布后采到的罗仙果么?”

  “嗯。”轻曼用力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男子,轻曼认为自己是没有必要说谎的。因为这个男自己能将自己进到这就证明他也是知道里面的情况的。

  “不知姑娘可有在里面找到别的东西或是听到什么?”

  “没有,我只是采了药。”轻曼平静的回答。现在,他大概知道这男子引自己的目的了。从自己以上上,他就在一直引着自己见到他。

第二回——完

2016-08-23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