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四十五章 狱中杀人

梦染九天 叶荛 2306 2016-12-28 19:29:34

  呆在监牢里被人看管着的感觉真的不太舒服,只是独孤澈早已习惯了,周围的这些环境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只是就这样老老实实地缩在墙角,都能被人拉出来教训,心里不爽那是必然的!

那人一脚没踢中,倒是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抱着脚哀哀痛嚎,立刻就勃然大怒,“弟兄们,给我揍他!”

“狠狠地揍!!”

从来没人敢在监牢中这般肆无忌惮,他们犯人之间打个架抢个东西什么的,那些狱卒基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也不会当回事,只要不弄出人命就行!

随着他一声大喝,整个牢房里的犯人都站了起来,十多个人打一个,怎么看也不会吃亏!这新来的不给他点教训,以后还怎么管这一群人?

感觉周围不少人在朝他慢慢走近,闭着眼睛的独孤澈微微皱眉,终究还是叹口气缓缓睁眼。他不想惹事,只想熬过这几日便出去跟离婉笑汇合,这场小风波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了也没什么不好。可树欲静而风不止,他又能如何?难道真就这样等着被人打一顿,狠狠侮辱一番,然后再让婉笑那个傻丫头看着心疼?

不紧不慢地坐正身子,视线在这些人身上浅浅转了一圈,这些人中有几个妖魔几个凡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不由得眉锋微动,看来这镇子表面和平,暗中还是有不少小妖不愿遵守规则的。

算上抱着脚痛嚎的那位,他所呆的这个大牢房里一共有十七个人,其中十一个都是道行浅薄的小妖怪,剩下几个畏畏缩缩躲在后面的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而看他们的样子,面黄肌瘦,脸上还带着隐隐的恐惧之色,想必这些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为了生计出来混,结果却被人逮住下了大牢。

跟随离婉笑赶路这几个月,他见过很多事,很多人,没有插手去管自然是因着事不关己,可他到底也都看在眼里,心中无喜无悲。如今这种欺凌弱小的事落在自己头上,而那所谓的“弱小”明显还是指他自己,此时反倒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些人呆在大牢里,手上当然不会有啥特别厉害的武器,别提刀枪棍棒了,就是一块大点的石头都没有!看样子要动手,只能拳打脚踢了!

独孤澈坐在那冷眼看着,面上没什么表情,任由一群人将他团团围住。

“小子,挺能装啊!”其中一个大汉拎着从屁股底下拽出来的砖块,恶狠狠地在他眼前晃了晃。

“哼,找死!”

大汉卯足了力气,一块板砖当头朝独孤澈的俊脸拍去!这力道要是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鼻青脸肿都是轻的,真拍实了,怕是鼻梁骨都要当场断掉!

独孤澈懒得还手,也不愿被打,只得在砖头落下的瞬间转过头去。不偏不倚,砖块刚好擦着他鬓边的发丝拍在墙上,砰的一声扬起一阵灰尘!

这一声可是比刚才那一脚闹出的动静还大,独孤澈依旧毫发无损,坐在那微微低着头。外面的狱卒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着急忙慌地跑过来,一看牢里头,一群人围在墙角,那个新来的靠坐着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这么多人一起闹事,想造反?

牢头登时就火了,拎着铁棍子狠狠地拍了几下牢门,凶神恶煞地嚷嚷,“怎么着,要干架是不是!”

“都给老子回去!再敢闹事,信不信让你们把牢底坐穿!!”

都是蹲大牢的,谁敢跟牢头作对?被骂了一顿,众人立刻悻悻散去,拍板砖的大汉憋了一肚子闷气,冷哼一声,咬着牙退开。

独孤澈倒是头也没抬,看起来也没什么反应。牢头扫了他一眼,暗暗嘀咕,这新来的派头挺足,穿着打扮却不像有钱人,没油水啊!

心下有些后悔,既然榨不出油水,刚才还吼那两嗓子费啥劲?

眼看牢头领着两个狱卒走了,那大汉和另外两个犯人交换了下眼神,其中一个人腾得站起来,三步两步走到独孤澈身前。突然出手,狠狠地抓住他胸口的衣服,一用力,直接将他拎起来。

独孤澈只是皱了皱眉头,任他把自己抓在手里,踉跄着站起身,却也丝毫不反抗。就这么被拽着拎到中间,那人脱手就将他往地上摔!独孤澈微用巧劲,身体在空中转了半个圈,随即稳稳当当地站在离那人一步开外的地方,扫了眼众人恨不得将他剥皮的脸色,心中叹了口气。

“小子,胆子不小啊!我们这么多人打你一个,你就不害怕?”之前抡板砖的那位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围着这个衣着普通但容貌异常俊美的男子绕了一圈,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挺拔匀称的身材。

走回独孤澈面前,盯着他剑眉星目的俊脸,眼中迸出一抹异色。这人进来后就一直缩在角落里,光线昏暗,也看不清他的容貌,此时仔细看来突然发现他的模样竟如此俊逸非凡,身体虽然略微单薄了些,看起来却更容易被推倒!

邪笑着伸出手,勾起他的下巴,独孤澈也不躲闪,垂着手默默站着,一声不吭。任由那只粗糙污秽的大手将他的脸慢慢抬起,眼神始终淡淡的。

那穿着囚服的大汉,随着他的脸被抬起,口水越流越多,喉头动了又动,舔着嘴唇,拼命将要流出的口水咽下去,呼吸都变的粗重而急促。他身后的犯人们也都渐渐看清了独孤澈的容颜,一时间周围的气温仿佛都在慢慢升高。被关在监牢里,本就郁闷难当,身边又没有女人发泄,此时来了个如此俊美如谪仙的男子,谁不想尝尝他的滋味?

大汉几乎迫不及待地直接将他扑倒在地,两手齐上,疯狂地撕开他胸前的衣服!

但是他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在被撕开衣服的同时,独孤澈眼神微动,薄唇轻抿,谁也没见他动作,那骑在他身上的大汉突然就僵住了!

皱皱眉,独孤澈抽出被压在身下的右手,随意地推了下身上的人,那大汉忽然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再没半点生息!

坐起身子,若无其事地拢了拢被扯开的衣服。独孤澈站起身,扫视了一眼周围被惊呆的犯人,倒也没说什么,又默默地走回角落坐下,继续背靠着墙闭目养神。

待他闭上眼睛休息的之后,有两个胆大的才咬咬牙悄悄挪到那倒在地上的大汉身边。刚才独孤澈扫视他们的眼神也说不上凌厉狠毒,就是那种淡淡的目光,却让每一个被扫到的人汗湿重衣,以至于这一群人连动都不敢动地瘫在原地。

两人看着闭目倒在地上的大汉,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颤抖着伸出手指去试探鼻息,顿时瘫坐下去,脸上已经面无人色。

“他。。。。。。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