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四十四章 长谈

梦染九天 叶荛 2276 2016-12-28 15:40:49

  坐在桌前,手中握着温热的茶杯,杯中茶水泛着淡淡的香气。不得不说,寒清波确实是个很会享受的人,即使是在奔波途中也能找到这么好的茶,也能煮出这么清香温润的茶汤。

寒清波并没有多说什么,知她心中烦闷懊悔,便只是坐在旁边陪她发呆。

“寒大哥,我是不是特别傻。”

淡淡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她没有哭,只是眼泪不听话,偏要往外涌。

“他是我捡到的一个人,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而我也正好需要一个能够踏踏实实陪在我身边的人,所以便默认了他跟在我身边。”

“关于他身份的猜测,以前云大哥也像你一样在我面前提醒过,但我却一句话也没放在心上,因为我知道不管他之前是什么人,有着什么样的身份,现在他都是一个不会保护自己的人。”

有些话她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自己也不会刻意去想去分析思考。她只是在决定了要保护那个人的之后,就义无反顾地去做,真真正正地将他当做自己的家人,又或许在其中也掺杂了另外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

轻轻转动茶杯,看着徐徐飘散在空中的热气,她慢慢地将自己的心事道来,“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当时他很虚弱,差点死在我面前。在灵山寄居的时候,我日夜照顾他,每次为他换药时我都在想,一个人怎么可以受这么重的伤,为什么他伤成这样还是不肯死去。后来赶路途中遇到危险,他总是挡在我面前,救我出困境,帮我打败巨蟒,可以说,如果没有他,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可笑女子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了。”

“可越是见识到他的能力,我越是对他之前受的伤无法理解。究竟什么人才能将他伤成那样?究竟他为了什么才宁愿忍受囚禁之苦也不愿死去。。。。。。”

“你觉得,他心中有执念?”寒清波深深地望着眼前的女孩,在她的脸上,他看到了不属于一个十几岁女孩应该有的迷惑和痛楚。

离婉笑轻轻摇头,“不知道。即便真的有,他应该也不记得了吧。”

他总是沉默无言,总是面无表情,总是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冰冷气息,也只有对她才会稍稍柔和一些。但实际上她也根本看不到他的内心。

“你可能已经想到了,我对他是有些怜悯的。只是我没有家人,在决定将他当做哥哥一样对待的时候,在我心里,他的事就已经比我自己的事要重要的多。”

寒清波执起茶壶,将她手中的杯子注满水,才慢慢回道,“所以你再不容许有人伤害他,哪怕是口头上的侮辱,也会让你想起他最悲惨的一幕?”

离婉笑微微点头,其实对于独孤澈,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可能有些过于敏感和冲动,但曾经村中遭受的瘟疫让她备受刺激,神经变的非常脆弱。那段时间她急需有人陪伴和关怀,是独孤澈的出现才让她有了寄托,心灵有了一丝归属感。所以她可以为了这一点点的温暖而付出全部,以至于让自己变的有些偏激和冲动。

“你受过太大的刺激,所以你现在做的这一切,我都理解。”他曾亲眼目睹了那场瘟疫造成的惨状,所以他完全能想象一个没有经受过任何波折的小姑娘在突然而至的天降灾难中,身心所受的巨大创伤。

或许,正巧独孤澈在那个时候出现了,才让这个受尽苦难的小小女子重新试着寻找希望。

她救了他,又何尝不是他救了她呢?

“你想不想去看看他?”

独孤澈已经被带走三个多时辰了,到现在音讯全无,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离婉笑如此关心他,定是想去看看的,可直到现在还没提出来,想必也不想再让他这个寒大哥被连累。

果然,离婉笑怔了怔,终究还是轻叹一声,微微摇头,“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我不想。。。。。。”

“你的目的是要去人魔交界处寻找阴阳花,而我刚好也要去办事,以后我们很可能会同行,既然如此,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寒清波心中清楚,如果他不帮忙,很可能这傻丫头就会一直呆在这等人,而独孤澈的血明显对妖魔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个镇子虽是人魔共存,但魔的本性还是很难被压制的,那官府中难保不会有魔存在,一旦这些妖魔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很可能会对独孤澈下手,到时候无论是妖魔混乱,还是独孤澈被杀,这个小丫头都一定会莫名其妙的被卷进漩涡,到那时,必然生死难测。

“我带你去监牢里探望他吧,不然你总也不能安心的。”温润的笑意在唇边漾开,寒清波眼中带着暖暖的柔和的光彩,他,确实是个如玉般的翩翩公子。

看着他的脸,离婉笑默然许久,到底还是轻轻点了头,“好。”

其实,身在监牢中的独孤澈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凄惨境遇。

被人用铁链绑来后,也没做审问,直接就将他扔进了牢房。毕竟在公开场合打架闹事本也不是什么重罪,更何况寒清波之前还给那领头的打点了银子,所以他完全没受半点刑罚。进了牢里,被松了捆绑之后,他就找了个角落安安心心的坐下,背靠着墙壁闭目养神。周围的环境潮湿阴冷,牢房里也不见阳光,偶尔还能听到犯人的呻吟哀嚎,只是这些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一来他不用吃饭睡觉,二来他也没打算闹事给离婉笑惹麻烦,只要那些官差狱卒不来招惹他,他就想一直这样闭着眼睛,直到被释放。

然而身在牢中,你不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上你!

“喂,起来!”

两个穿着破烂囚服的犯人从他一进门就盯上了他,这里并非死囚牢,被关进来的都是些小偷小摸之徒,还有一些是“道”上混的,替人定罪。牢房很大,被关在一起的犯人也有十来个,但他们也算自成一个小圈子,坐牢是件苦差事,无聊之际自然会抓着新来的折腾。

独孤澈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懒得理会这些人,心中念着离婉笑,想她必然不会就这样弃他而去,自然会在这镇子上找个地方住着等他被放出来,只是不知寒清波能否将她照顾好。

“呵,派头挺足啊!假装听不见是不是?”

其中一个身材健壮的囚犯冷哼一声,啐出一口黄痰,抬脚就踢了过去!

初来乍到敢如此不识趣,进了这地方还当自己是大爷吗?

独孤澈眼睛都没睁开,只懒懒的侧过身,换了个姿势。那人蓄满力道的脚来不及收回,砰的一声踢在了墙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