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四十三章 牢狱之灾

梦染九天 叶荛 2257 2016-12-21 17:08:20

  真的,离婉笑真的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招惹上官府的人!

在她看来,独孤澈即便武力超群,却依然寡不敌众,而寒清波是个翩翩佳公子,出手伤人难免有失风度。脑子飞快转动,双手紧紧地拽着独孤澈的衣角,生怕他冲动之下动手打人。不过看他面无表情的侧脸,显然是她自己想多了。

此时,寒清波忽然走过来,朝领头的拱拱手,赔笑道:“官爷,且慢动手!可否借一步说话?”

借一步说话?

难道寒大哥要把这不讲理的家伙拉到角落里揍一顿?

莫名其妙地看着那官差一脸傲慢的跟在寒清波身边,两人走到门口窃窃私语,寒清波似乎还从怀里掏出点东西塞进那官差手中。他俩背对着众人,所以谁也没看到两人的表情。离婉笑轻轻拉了拉独孤澈的衣服,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道:“你怕不怕?”

独孤澈瞥了她一眼,淡淡摇头。

“可是我怕!”离婉笑颤巍巍地继续说,忽然计上心来,话锋偏转道,“等下寒大哥要是没跟那个头头谈拢,你就听我的,一会儿我抽个空子喊一声‘跑’,你就把那几个小兵踹出去,拎起行李就跑!”

“明白不?”

独孤澈听了心中一动,见小丫头朝他眨眨眼,便微微点头答应下来。

叮嘱完后,离婉笑暗暗舒了口气,眼角余光紧盯着手边的行李包裹,不经意间脚步微挪,只等找着机会撒腿就跑!

这时,两人已经聊完了。那官差头头一脸志得意满的奸笑,寒清波则看了一眼独孤澈,想说什么,终究还是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嗯,刚才你们这位公子已经把事情都跟我说清楚了,都是一场误会。”官差头头还算讲理,简单的“误会”二字就将事情抹过。

离婉笑刚要赔笑应和,却见他话音一转,“但是,厅堂公审可免,牢狱之灾却是躲不过的。念在你们都是初犯,今天的事出一个人跟我到衙门走一趟就行,把案子备下,再在牢里呆上三五天以示惩戒。”

“派一个人去坐牢?”离婉笑眨眨眼,这就是传说中的替罪羊吧?

此时,寒清波轻咳一声道:“离姑娘,官爷也是要交差的,不能让人家太难做啊。”

可是,问题是出一个人,怎么出?寒大哥这般的贵公子定是不能去的,独孤澈大伤痊愈没多久,又一路奔波劳累,再去牢里蹲几天,身体肯定受不住。

难不成。。。。。。自己上?

念头闪过,心里打个寒颤。从秃头寨主手里逃出来后,她就对那种囚禁人的地方特别抵触,阴冷黑暗,没吃没喝,便是不用挨打受欺负,那地方也不是人待的!

犹豫半晌,离婉笑扭扭捏捏地从独孤澈身后挪出来,左看看右瞧瞧,让谁去她都舍不得!罢了罢了,还是自己上吧。

“那个,我。。。。。。”

支支吾吾的刚冒出三个字,就被官差头头的话打断了,“小姑娘,牢里可不是好玩的。依我看,这位公子既然不吭声,不如就让他跟我们回去复命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望向一旁的独孤澈,这意思分明就是看她是女流之辈,而寒清波又是说情之人,要顶替坐牢,只能让独孤澈这个始终没出声的人上了。

“不行!”离婉笑想不都想就脱口而出,女人的感觉总是很准,她在那官差盯着他看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要知道,独孤澈的容貌可是极俊美的,走在路上都能引来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而这官差的眼神明显不对,万一他独自被带到牢里,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官爷,我哥哥身体不太好,您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更何况此事您也看见了,根本与他无关,都是我一时冲动,还是我跟您去衙门交代更合适。”

“离姑娘,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别忘了你可是个姑娘家!”寒清波皱眉,轻声提醒,毕竟官府是什么样的地方,他比离婉笑这种初出茅庐的丫头要清楚的多。

官差冷哼一声,“小姑娘,既然他是你哥,代你受罪他自然会愿意的,你无须强出头。”

此时,站在后面的独孤澈也伸出手,拉住她,轻轻摇头。然后踏前几步,走到官差面前等待被绑。

那头头眼中闪过一丝冷笑,随即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几个官差立刻上前,用粗糙的铁链将独孤澈五花大绑,见他丝毫不反抗,甚至连眉头都不皱,手上的动作更加粗暴。

这不是离婉笑第一次看见他无奈的表情,只是这次她觉得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刺痛的感觉让呼吸都微微停滞。

想起两人的初次见面;想起铁链从他的血肉中穿出,带起漫天血雨;想起他胸前深深的血洞和疯狂涌出的鲜血。。。。。。

那一幕,他不记得,可她却永远忘不了。

“你们。。。。。。轻点。。。。。。”喃喃的声音仿佛闷在胸腔里,乱哄哄的大堂里,没有人听到。

“带走!”官差一声令下,独孤澈被人推搡着往外走。

离婉笑忍不住追了上去,眼中大雾弥漫,“你要小心,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过几天我去接你回来。”

被绑住的独孤澈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深深看了她一眼,眼底划过淡淡的柔和。薄唇微动,似是说了什么,却没能发出声音。

双手垂在身侧,紧紧地抓着衣服,默默看着独孤澈被一群人绑走。

“离姑娘,这镇上无论是人是魔都没有穷凶极恶之徒,令兄不会有事的,别太担心了。”寒清波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其实人被带去衙门,谁也不知道会怎样,除非花银子打通关系,否则吃苦受罪定是逃不了的。

赔了店主银子,寒清波带着离婉笑换了家客栈,给她重新安排了房间休息。

坐在床边,脑子里不停浮现出独孤澈被带走的样子,学着他的唇语在心中默念。

“安。。。。。。心。”

他在说,安心!

离婉笑浑身一震,眼泪突然不受抑制的涌了上来,鼻子酸酸的,泪水顺着脸颊流进嘴里,咸咸的,苦苦的。

“他很关心你,一定不希望你为他哭。”寒清**门走进来,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

“离姑娘,有些话或许我不该说,但还是希望你能明白。行走江湖,不一定非要忍气吞声,只是为人处世还是低调些好,也能少些麻烦。”

自己性格急躁,容易招惹事端,然而每次被连累的都是独孤澈,真不知他上辈子是不是亏欠了自己,今生遇上才会如此倒霉!

离婉笑心中苦笑,睫毛上闪动的泪水纷纷滚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