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三十九章 魇的梦

梦染九天 叶荛 2338 2016-12-04 17:28:25

  “姐姐你好,我叫魇。”

眼前的小男孩看起来也就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袭墨绿色的长衫,感觉这衣服似乎不太合身,长度都遮住了脚踝。他头上梳着和大人一样的发髻,巴掌大的小脸却是粉嘟嘟,两只手都是泥巴,亲昵地抱着刚做好的小泥人,跟个小大人似的,一脸认真道:“姐姐,你跟我来!”

说完,魇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转身朝屋子走去。

离婉笑愣了愣,下意识抬脚跟上去。突然脑中一闪,这明显是小毛孩弄出来的梦境,如果乖乖跟他走,说不定就会在梦中越陷越深,醒不过来就麻烦了!

念头转过,她淡定地将脚收回来,不紧不慢道:“你说让我跟你走,凭什么啊?给钱吗?”

小孩翘起嘴角,“姐姐是害怕了吗?”

“害怕?”离婉笑翻了个白眼,不屑轻哼,“这虽然是你的地方,但到底还在我的梦里,只要我想,就能把你踢出去!”

此话一出,魇就笑了,“姐姐,我叫魇,人们都叫我梦魇。”

“如果是在现实中,我当然拿你没办法,可在梦里,我就是王!”

这种话如果是从独孤澈那样冷傲淡然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离婉笑可能会觉得有几分威严,然而面前站着的偏偏是个萌萌的小毛孩,脸上明晃晃地写了两个大字“认真”!

这就很有喜感了!

“小朋友,王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你还太小,长大就明白了!”离婉笑双手环胸,乐呵呵道。

魇一听,顿时翻了个白眼,随后便叹口气无奈道:“姐姐,我已经一千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之前我也去过别人的梦,在他们的梦里我都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美公子,可到你这却成了只有五岁的小朋友,我也很郁闷。”

说着,魇还用脏兮兮的小肉手提了提过长的衣摆,“你看,衣服不都合身了。”

噗~

离婉笑不厚道地笑出了声,“我说,你们魔界的要长到几岁才能变成大人样子啊?你逗活了一千年,还这么小?”

这是明摆着的鄙视啊!

小朋友不淡定了,双手叉腰,不甘示弱道:“我们魔界的人都有上万年的寿命,个头长的慢当然正常,哪像你们这些凡人,一辈子也就几十年,身体长得快自然也就老的快,死的快,怎么能跟我们比?”

“唉~唉~小朋友别生气嘛!”任性的小孩是需要哄的,更何况他再小也是个小魔头,这又是在他的地盘上,离婉笑还指着人家放行的。

像个大姐姐似的走过去,拉着他的小肉手,“小魇,你看姐姐就是路过这里,今晚睡一夜明天就走了,更何况我旁边还有个大哥哥,你不是说他很厉害吗?他要是发现我在你这里,肯定会生气的,到时候找过来,说不定就会揍你一顿。”

“他那人冷冰冰的,我就是想劝也劝不住,所以你还是把那个大门变回来,让我回去吧!”

小男孩被她拉着坐在台阶上,手里把玩着泥人,“姐姐你这么依赖那个大哥哥,还和他同房睡觉,我猜。。。。。。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离婉笑一愣,立刻反驳,“呸呸呸,我不过是看他无家可归才收留他的,不然你以为本小姐愿意带着个吃白饭的在身边?”

低低的浅笑传来,小男孩轻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进人家的梦吗?”

“无聊呗!”离婉笑也不跟他客气,直接道。

“才不是!”小男孩站起身,掸掸衣服上的灰尘,“人都喜欢给自己戴上面具,即便背地里再怎么讨厌对方,表面上也要作出一副随和的样子,但在梦里却可以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

“而我,喜欢真实的东西。”

小男孩调皮一笑,随后径直走进屋里。离婉笑没有跟上去,她总觉得身后的那间大屋透着阴森森的气息,远不如这阳光明媚的院子呆着舒服。

梦里的阳光很暖和,她坐在台阶上不知不觉闭上眼。自从离开了村子,她也算是开了眼界,见识了不少妖魔鬼怪,除去那个似乎和灵山有过节的红衣女魔头,她还跟妩媚妖娆又心怀恨意的狸猫白纱纱做过朋友。当然,北行的路上也有和山贼一样凶神恶煞的秃头寨主,和淡然若水的公子尹萧然,他们都是魔,只不过性格各异,有好有坏。所以现在见到明明已经一千岁的梦魇小朋友,她反而觉得没什么可怕的。

暖暖的感觉让离婉笑舒服的只想躺地上睡一觉,不过天不遂人愿,没多久就下雨了。

冰凉的雨滴落在脸上,划过细嫩的肌肤,就像一滴绝望的眼泪,直冷到心里。

心中莫名泛起悲凉,淡淡的痛楚宛如一道道细长的刀痕,将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割裂成碎片。

缓缓睁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飘落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环顾四周,离婉笑惊愕地发现,这里已经不是那个四面围墙的院子,而是一条空旷的山路。她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远远看见一个穿着碎花裙衫的小姑娘提着一盏昏黄的灯笼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脸上尽是恐惧。

突然,小姑娘在泥泞的路上摔倒了,离婉笑下意识地跑过去扶她,“姑娘没事吧?”

伸出去的手却没碰到小姑娘的衣角,就这样直直地从她身体穿了过去!

离婉笑愣住了,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小姑娘吃力的爬起来,灯笼都顾不上捡,就跌跌撞撞地从她身边跑了过去。抬起头的一刹那,离婉笑突然一把捂住嘴,险些惊叫出声!

这。。。。。。这是?

她居然在梦里看见了自己!

这个小姑娘就是当初在山村里逃命似的往家跑的离婉笑!

她站起身,愣愣地看着眼前变换的场景。再一次看着师父闭上眼睛,再一次见到死寂而黑暗的村庄,没有人!

到处都没有人!

那个小姑娘守着老人的尸体,所在屋子的角落里,一直哭,一直哭,直到天亮,她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这,是我吗?

离婉笑站在那,只觉得仿若坠入冰窖,浑身冰冷,连心跳都停止了。

她不喜欢黑暗,也讨厌黑色的东西!

女孩一点一点地将挖坑,将老人埋葬。默默地守在墓碑旁,怀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曾经载满笑颜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莫名地相信,这个女孩再也不会笑了。

冰凉的空气让她不自觉地抱住自己,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想哭,却发现眼泪已经被寒气冻结,流不出来,却让眼睛痛的难受。

一件厚厚的大衣披上了肩膀,温暖的感觉从身后传来。悲痛的景象如镜花水月在眼前渐渐飘散,一只温热的手掌将她的手包裹住。

“这就是我的过去,也是我希望有你陪伴的原因。”

不用回头她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如此宽厚的手掌,温暖的怀抱,只属于一个人。

“独孤澈,我是不是很自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