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三十四章 白纱纱的真面目

梦染九天 叶荛 2203 2016-11-17 22:52:19

  “独孤澈,我教你说话好不好?”

这句话离婉笑已经说了不下十次了,可独孤澈却始终没表示出对“说话”这件事的渴望,他总是淡淡点头,然后就没了下文。此时见他细心包扎伤口的样子,离婉笑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独孤澈包扎的手法还不是很熟练,正是需要仔细认真的时候,所以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简单点了下头就算回应了。其实婉笑的手并没有流血,只是有些淤青和红肿,一般来说擦点伤药就可以了。但他们为了轻装上路,并没有带太多药品,这点药粉还是在村子里的时候,离婉笑闲得无聊临从那卖药的摊贩手中买来的,回去就抽空将草药烤干,研成粉末装进瓶子里。效果虽然不太好,但至少在受伤时也能起点作用。

两人在这边聊着天,上着药,白纱纱可就悲催了!

她两只眼睛哭得肿肿的,细白的手腕也是紫红一片,连喝水吃饭都很费力。然而更让她觉得难受的是,心目中的男神似乎眼里只有离婉笑!喂她喝水,帮她上药,还将外套翻出来给她披上。再看自己?这待遇岂止天壤之别!

越想越生气,白纱纱索性将啃了一半的干粮丢在地上!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

瞪着大眼恨恨的看着两人“亲密”的动作,凌厉的视线让坐在旁边的离婉笑禁不住侧目。

“纱纱,你怎么了?”

一路上白纱纱给人的感觉开始是楚楚可怜,之后就变得叽叽喳喳,总爱赖在独孤澈身边,即便是热脸贴着大冰山,也从不曾像今天这样用怨毒的眼神盯着他俩。

“我也受伤了,也需要擦药。”短短几个字,从白纱纱口中说出来,仿佛带着冷硬的冰渣。

女人天生就有着非常准确的直觉,离婉笑也是如此,回头看了一眼快要包扎完毕的独孤澈,她顿时就明白了白纱纱的怒气是从何而来。

独孤澈不紧不慢地将纱布扎好,又伸手帮她把衣服揽了揽。婉笑身材娇小,宽大的外套披在身上就像缩在被窝里,很暖和。

折腾了这么久,她现在只想睡觉,但白纱纱显然生气了,如果不做点什么,恐怕她自己也睡不踏实。

“你别只顾着我了,纱纱也受了伤,你去帮她看看吧。”

轻轻推推独孤澈,示意他去安慰安慰人家。白纱纱性子直,容易生气却也很好哄,而且她一直很喜欢独孤澈,这点她是知道的,只要能给她多一点关心,想必纱纱也不会计较太多。

可没想到的是,向来很好说话的独孤澈,今天却不知怎么了,只侧头看了白纱纱一眼,随后就转身走出了小庙。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抱了一捆柴火,在离婉笑比较近的地方架起了火堆,自始至终再没往白纱纱那边看过一眼!

她什么时候被人这般无视过?

白纱纱气得浑身发抖,她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咬死这个臭男人!

尴尬的气氛让婉笑觉得空气都快凝固了,真不知独孤澈今天是怎么回事,平时看他确实是对白纱纱冷冰冰的,可为啥现在见她受伤也完全不管不问呢?

“独孤澈。。。。。。”本想劝劝他,结果刚冒出三个字,离婉笑就忽然觉得头痛!

脑袋就像被人狠狠打了一顿似的,痛的快要炸开了!她死死抱着头,身体一下子靠在墙上,整个人缩成一团,痛哼不已。

剧烈的头痛来得毫无预兆,短短一瞬,离婉笑觉得自己已经快被痛疯了!

正在生火的独孤澈发觉不对劲,赶紧放下手头的柴火,三步两步走到婉笑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只看了眼她的脸,独孤澈立刻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他不想杀人,为何总有人要逼他?

随手抽出婉笑头上的发簪,直接对准身后的角落飞了过去。簪子只是用普通桃木打磨出来的,原本并无伤人之力,而此时却在独孤澈的手中被灌满了力道,以迅雷之势朝依然穿着大红喜袍的白纱纱刺去!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白纱纱顿时大惊,她根本没想到独孤澈出手如此狠毒,想要将她一击毙命!电光火石之间,白纱纱来不及调动法力抵挡,只能侧身躲避。她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独孤澈射出的簪子速度更快,即便是她也只能堪堪躲过致命一击,胸前的衣服却被簪子洞穿。

就在白纱纱狼狈跌倒的时候,离婉笑的头痛也停止了。过于强烈的痛楚让她一时还无法回过神来,独孤澈将她放躺在地上,让她自己慢慢恢复。

站起身,看向已经脱掉喜袍的白纱纱,眼神不带一丝温度,冰冷的薄唇轻抿着。看到这样的独孤澈,白纱纱不由得苦笑,眼前这个男人冷冽而孤傲,他是真的没有感情,所以才不会疼惜女人。

可是指一路上她却分明看到,他那般细心温柔地照顾着那个小丫头,无微不至,甚至倾尽全力的保护她!

为什么?那个离婉笑有什么好?凭什么让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对她死心塌地?

凭什么!

脑海中无数思绪翻飞,原本可怜兮兮的白纱纱缓缓站了起来,手腕上的红肿也渐渐消失,她一身黑色纱裙,衬托出凹凸有致的纤细身姿,充满了神秘魅惑的诱人气息。一双细长的眉眼极为精致,挺拔的鼻梁下面,暗红色的唇瓣如午夜玫瑰绽放出摄人心魂的柔媚。

她的美是隐藏在黑暗中的一杯毒酒,散发出令人迷醉的醇香,让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都会产生幻想,然后深深地陷在她编织的无尽欲望中,任她肆意玩弄,夺取他们的精气。

“独孤澈,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多看我一眼?”不管多么傲然于世,白纱纱也终归是个女人,身边虽有无数男人环绕,可她却从未动过心。

她只是个修炼千年的狸猫,即便不懂爱情,却也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对她不离不弃,在危险的时候,像独孤澈一样将她护在身后。那种被保护的感觉,于她来说从来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为什么你对她那么好?为什么我整天粘着你,你也看不见我?”她的话句句像是在哭泣,可独孤澈却知道,那并不是针对他的指责。

爱情,究竟是什么?

她修行了千年却依然参不透这其中的奥秘,读不懂那看似简单的道理。她以为的爱情就是一场交易,我对你很好,你就要对我同样好,却殊不知,在爱情中谁都不是主角!

聚散离合,终究还是归于一个字: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