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三十三章 寨中幻象(下)

梦染九天 叶荛 2509 2016-11-17 00:15:53

  视死如归?

离婉笑用来形容独孤澈表情的这四个字根本不靠谱!

此时的独孤澈将两人护在身后,冷冽的目光环视四周。黑暗的环境对于被关在塔中不见天日三百年的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他能清楚地看到周围每一个对手的动作,并暗中调动法力,为身后的两人结成一个刀枪不入的屏障。

“弟兄们,给我上!”秃头一声令下,堂内的小妖几乎同时发出尖锐的怪叫,随即如饿虎般扑了上来!

躲在他背后的离婉笑被叫声震得头晕脑胀,死死堵住耳朵。

独孤澈微微眯眼,右手屈指成爪,直接将旁边离得最近的司仪抓了过来。不等满脸惊诧的司仪叫出声,便顺手捏断喉咙。夺过他已经亮出的短刀,同时快速转身,反手在空中横劈一刀!

快如闪电的身法,让森寒的刀光在黑暗中急速掠过!刀风所过之处,几个冲在最前面的大汉顿时大叫着向后跌飞出去,站在众人身后的秃子也是一惊,连连后退三四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见此,秃子恍然大悟,这男子定然是被他派人引去树林结界的那个家伙。当时就是因为感受到这人身上比他们还要浓重的魔气,他才想到用调虎离山的办法将他引开,现在看来,这人不禁能够打破他精心设计的结界,还有本事找到这里,惹上这样的主,想必外围的守卫已经凶多吉少了。

如此风驰电掣的一击,让在场的小妖们纷纷停下冲杀,一时间不知是进是退。独孤澈的强大远超他们想象,这点从他的出招就能看出来,要知道即便是他们的老大秃子也不可能仅用一招就将这么多人掀翻在地。

众人将他们三个死死围住,谁也不敢贸然出击。但独孤澈显然不想放过他们,之前见到离婉笑的惨状,他心里就已经给这些人判了死刑。

只要有他在,就没人能伤到离婉笑!而眼前的小妖们偏偏触到了独孤澈的底线,也注定了今晚的山寨会被这个男人血洗!

躲在小弟们身后的秃子还想说什么,壮壮士气,刚踏前一步,只见独孤澈眼中突然精光暴闪,他顿时咯噔一声,暗道:完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秃子扭头就跑!独孤澈猛然跃出,脚尖在旁边一名大汉身上狠狠借力,那名大汉当场喷血毙命!

只跑出了两步,秃子就被独孤澈堵了个正着。铁一般的大手扣在秃子的脖子上,周围的小妖们惊叫一声,“寨主!”

自从离开被关押的地方,独孤澈就从来没动手杀过人,不是他心善,而是这一路上并没遇见过真正值得他出手的事情。唯一和人较量,想来只有在灵山临时被叶虚道长挑战的那一次,但那也只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比武切磋。

而这次可以说是他第一次杀人,在进来之前就杀了二十多个幻境守卫,进来山寨又先后杀了巡逻守卫、司仪和秃头寨主的小弟。以至于到现在,竟有了要血洗这里的屠戮念头!

被屏障保护起来的离婉笑对眼前发生的事也看不清楚,隐约觉得场面似乎安静下来,只是因为经常摆弄草药而嗅觉特别灵敏的她,忽然闻到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血腥味。

倒地毙命的那个小弟死后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夜鹰,地上流的血越来越多,血腥味也越来越浓。

此时的独孤澈面若寒霜,眼中似乎隐藏着万年寒冰,不带一丝感情。他扣着秃子的手越来越紧,容不得丝毫喘息!

咔嚓!

骨裂的声音在黑暗中让人毛骨悚然,秃子的脑袋无声无息地垂落,鲜血从空中涌出,流到脖颈,沿着独孤澈的手慢慢滑下来。

这秃头寨主也是个修炼了五百年的老夜鹰了,当年极北之地的血战和三百年前由魔尊一手掀起的神魔之争可以说是三界罕见的两场浩劫,而他都能侥幸逃得性命,并在这荒山野岭做了土匪头子。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只是对离婉笑那两个小丫头动了点心思,就这么让人给弄死了,着实够怨的!如果再知道他招惹到的人正是那两场劫难的始作俑者,不知会不会死得心服口服。

信手将秃子的尸体丢在地上,独孤澈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众人,右手提着短刀,左手还残留着秃头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到地上。

森冷的月光下,红色的血泛着诡异的光芒。

握着刀,独孤澈一步一步地朝小妖们走去,他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袍,长长的发丝在月色中时不时地划过几道黑色流光,漆黑的瞳孔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他就像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邪魔,让人毫不怀疑他本身就属于黑暗。

浓重的血腥味和小妖们被吓得砍刀落地的声音,让看不见情况的离婉笑越来越担心,忍不住轻喊出声:“独孤澈,你是不是受伤了?”

她一直都相信他,没有理由地相信他,只是会为他担心,害怕他再次受伤。不知为什么,这个从不说话的男人,总让她觉得心疼。

简单的一句话,轻轻柔柔地从众人之间穿过,仿佛带着融化冰雪的温度,让一步一个血印的独孤澈停了下来。眼中沉积的寒冰渐渐消散,他将视线转到还穿着大红喜袍躲在角落的离婉笑身上,见她担忧地望着这边,便打消了继续屠杀的念头。

所有的小妖顿时感觉浑身一轻,压在身上的沉重感消失了。

独孤澈挥手将短刀射向喜堂正中间的高台,“铛”的一声,绸缎编织的大红花被震成无数碎片,从空中飞舞飘落!一群小妖纷纷跪了下来,在绝对实力面前,只有下跪求饶或许才能保得性命。

掌心凝聚法力,独孤澈抬手便将这群小妖打回原形,即使这些妖再有害人之心,不潜心修炼个一二百年也别想重新化为人形!

大局已定,独孤澈走到婉笑两人身边,将屏障收回。将快要站不稳的离婉笑揽进怀里,随手拉过被吓傻的白纱纱,三个人慢慢地走出了一片狼藉的喜堂。

外面还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整个山寨里却静得出奇。

扶着两人下山,回头看了眼依山傍水的寨子,在幻境中由几间茅草屋做掩饰的山寨,此时已经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和整座山相比,这间寨子并不大,原本聚集在里面的夜鹰也并不多,仔细想想,算上秃头寨主也到不了一百只,只是这些家伙都已修炼成精,不知害过多少人。

三人回到小庙时天色已经大亮,给白纱纱递了些水和干粮后,独孤澈就回到婉笑身边照顾。看着她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心里有些不舒服,在小木碗里倒了点水,轻轻送到她唇边。

一连喝了两碗水,离婉笑才恢复了几分精神,靠在墙边咬着独孤澈从包裹里翻出来的面饼,视线却一直追着他不放。想问点什么,可嘴上又忙着吃,于是只能用眼睛死死盯着他,上下打量,看他身上有没有伤口。

独孤澈也没在意,自顾自地从行李中翻出两瓶药粉和一卷纱布,然后走到狂吃不停的小丫头身边坐下,拿过她的一只手。果然,这姑娘的手腕都被麻绳勒得红肿发紫了!

将纱布撕下来一块,浸了凉水细细地帮她把伤处擦干净,撒上止痛化瘀的药粉,再缠上干净的纱布。

离婉笑一边吃一边惊奇地看着独孤澈给她处理伤口,心想: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包扎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