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九章 劫财?劫色?

梦染九天 叶荛 2287 2016-11-12 00:23:06

  躺在一张用门板搭起来的床上,离婉笑摸出口袋里那个尹萧然给的小吊坠。

这块翡翠触手温润细腻,光洁的表面雕刻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动物图案,看起来像是古书上的一种图腾,很神秘的感觉。

其实那天分开时,尹萧然跟她说过一句话,让她小心身边人。可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六天,她也暗中观察过独孤澈和白纱纱,也没觉得他俩哪不正常。独孤澈每天就板着一张冰山脸,除了她说话会听,其他人一律无视;而白纱纱也一如既往地,抽个空子就往独孤澈身边黏,那暧昧的小表情要是被外人看见,肯定会怀疑他俩之间有那种关系。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白纱纱只是一厢情愿,独孤澈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

另一边,尹萧然和墨阳也离开了村子,不过他心怀愧疚,便打算以后的每一年都回来看看。当然,他主要是为了瞧瞧村民们的庄稼种的怎么样,有没有遇上旱灾,如果有就想办法偷偷地动用法力调来雨水,帮助缓解旱情。

两拨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就没有久留。离开村子后,她领着独孤澈和白纱纱一路往北行进。可能是尹萧然给的吊坠的原因,她并没有感觉到越来越重的魔气,反倒是白纱纱变得很兴奋,说是能到人魔交界处开开眼界,也不枉此生了。

赶了一天的路,好容易找到一个破旧的小庙。此时的离婉笑身心俱疲,也没心情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见独孤澈铺好了床,就一头栽了下去,直到被他叫醒吃饭,才懒洋洋地接过干粮啃了两口。

“我说,你怎么累成这样?”白纱纱一脸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就你这虚弱的样子,恐怕还没到人魔交界处,你累都累死了!”

这话说的,毒是毒了点,可离婉笑还偏偏没法反驳!白纱纱说得确实没错,这一路上他们也算幸运,没遇到穷凶极恶的妖怪,也算是有惊无险。她自己也能感觉到,越临近边界就越是荒无人烟,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还真是不好说呢!

三个人睡在一间破烂烂的小庙里,独孤澈把门板拆了放在地上,铺了干草和衣服,给离婉笑当床榻。白纱纱尴尬的站在门口看半天,人家独孤澈根本无视她,结果只能是自己找个避风的角落休息。

看着忙里忙外的独孤澈,婉笑第一次有了在家里的感觉。以前师父也是这样照顾她,每次玩累了回到家,连衣服也顾不上脱,倒头就睡!师父还要帮她拖鞋脱外套,铺好床送进被窝里。

这样想着,离婉笑忍不住轻笑:“独孤澈,你越来越像我师父了。”

独孤澈瞥了她一眼,表情似乎有些无语。

“我是个孤儿,却被收养我的师父宠出了小姐脾气。直到失去一切,我才慢慢学着长大,后来又遇到了你,还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也是在那段时间才开始改变自己,知道要去照顾和关心别人。”这些话她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起过,或许在她心里,只有独孤澈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吧!

说完,便从身边的包裹里取出一件厚厚的棉衣递给他,那是杏儿娘送的。老人家要感谢恩人,却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那件棉衣还是给杏儿爹做的,可惜老伴没来得及穿就过世了。

“晚上冷,你披上点吧。”

接过棉衣,独孤澈深深地看着面前这个坚强到让人心疼的女孩。他不知道她是怎么从一个满是死人的村庄里走出来的,也不知道她曾经有过一个多么幸福的家,更无法理解在自己受伤时她整夜整夜地在床边陪着他是怀着怎样一种孤寂的心情。

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躺在床上,离婉笑轻轻道:“你累了一天,也别守夜了,早点睡吧。”

独孤澈微微点头。

夜很静,两个女孩都睡得很沉。他将火堆熄灭,独自一人靠在门口,就算离婉笑心疼他,想让他休息,他也不会让自己真的睡着。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完全看不见人烟,两个女孩的安全都要靠他一个人守着。

“吱!吱吱!!”

轻微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独孤澈睁开眼,远处一个黑影快速闪过,几个跳跃就窜进了草丛中。

空气里弥漫着压抑的气息。。。。。。

修长的手指捏起身边的两颗小石头攥在掌心,独孤澈起身朝黑影消失的方向信步走去。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远远地吊在那黑影后面,看着那东西在草丛间不停的跳跃。跟了一会儿,他感觉身边的温度似乎正在慢慢下降,出来的时候并没穿离婉笑给的棉衣,此时虽然没觉得冷,却也察觉到了一丝一样。那黑影一直在不远处跳来跳去,两人的距离也始终保持在五米左右。

不知不觉间已经追出了一段距离,他想去探清那黑影的真面目,如果有危险就可以提前动手解决,可心里又觉得不太对劲,不敢离小庙太远。万一是对方的调虎离山,那婉笑她们就麻烦了。

于是他渐渐放慢速度,直到最后放弃,就那样直直的站在原地,不远处的黑影依旧在那边不停跳动。独孤澈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糟了!

不再理会黑影,猛地转身往回跑。他一路飞奔,却怎么也找不到小庙的位置了,他的方向感不会有错,更何况自己并没追出很远,按道理来讲,不应该跑了这么久还看不到火光。

难道是中了哪种妖怪的法术?

独孤澈这边已然迷失在了树林里,而离婉笑却和白纱纱依偎在一起,冷冷地看着从外面涌进来的大批小混混。

“你们是什么人?”白纱纱大着胆子喊道。

一个穿着破烂的秃顶中年人从众人后面走上来,上下打量了两人几眼,露出一个邪笑:“二位姑娘别害怕,你们到了我的地盘就得交过路费,没钱的话,就留下给本大爷做压寨夫人吧!”

离婉笑愣了愣,她们身上穿的都是临走时村民们给的旧衣服,这秃子从哪看出来她们有钱了?

“哼,想劫钱,没有!劫色,更没有!”话说得硬气,离婉笑心里却是完全没底,因为她刚在这群人闯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原本应该跟她们一起休息的独孤澈没了人影!

这关键时刻,他跑哪去了?

“少给我来这套!”秃子拎起砍刀,刀身是弯的,只见他用刀背在光秃秃的脑袋上蹭了一下,完了还吹吹刀锋,吊着眼皮,哼哼道,“姑娘别这么说,这两样我看你们都有。”

“说吧,你们是想让老子劫财,还是劫色呢?”

此话一出,周围的小混混们纷纷露出色相,有的还捞起袖子擦擦口水。

一群人慢慢缩小包围圈,将她们两个逼到角落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