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八章 姑娘你有病

梦染九天 叶荛 2809 2016-11-10 23:31:16

  其实在大牢里第一次见到墨阳的时候,离婉笑还真没发现这家伙居然是个小孩子脾气。

想想当时墨阳一袭白衣,模样虽然比不上独孤澈的俊美,但也还算是很清秀的一个年轻人。只是没想到这孩子对尹萧然的依赖会这么深,在人前对他哥是彬彬有礼,尊称“公子”,现在发过火之后也不把他俩当外人了,所以离婉笑就惊讶地看到了这样一副奇怪景象:尹萧然板着脸走在前面,墨阳背着杏儿一脸苦相地跟在后面,还边走边抱怨,一点也没有生气时的骇人样,简直就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弟弟。

见离婉笑看着自家兄弟的怂样偷笑,尹萧然无奈叹气道:“家丑不可外扬,今日让二位看了笑话,真是对不住啊!”

婉笑连连摆手,笑道,“唉,别这么说!你们兄弟俩关系这么好,替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两到底为什么会闹成这样?难不成真是为了你口中的魔尊?”

说到这,尹萧然神情落寞地点点头,“三百年前的大战并非只是传说,那时候我只有一百三十岁,在魔界确实算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妖,但因为我的父亲是和海神龙王齐名的水魔君,所以即便我那时年纪尚小,体内潜藏的力量也足够我在魔界行走而不受欺负了。”

水魔君?

这个名字她知道!在师父给的医书里有记载,水是生命的源头,所以在神界和魔界都有掌管天下之水的人,一个是海龙王,另一个就是魔尊座下的大将水魔君。想不到在一个小水潭里竟然还遇上了水魔君的儿子?

离婉笑感觉自己真是不知道走了什么大运,幸好这个尹萧然性格不错,不然魔性大发,恐怕她跟独孤澈的小命都保不住!

“在我一百岁生辰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人。”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三百多年前的那天,极北之地还下着雪,他第一次跟随母亲来到父亲所在的大军中。

“父亲说在这支军队中有一个很伟大的人,问我想不想见?我点了头,所以当晚父亲就把那个人请了过来。”

“那人就是你说的魔尊?”离婉笑接着问。折腾了半天,原本墨阳拿给她的干衣服也变得半干不湿,捂在身上很难受,她索性就把外袍脱了扔给独孤澈,穿着自己的那套布衣倒也轻松。

尹萧然回道:“没错,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魔尊本人。”

“他听到父亲说那是我的生辰日,便当众送了我一个礼物。他将我体内隐藏的力量全部开启,这是连父亲也做不到的事情。”

“在那之后不久,神魔交战,三界生灵涂炭,极北之地更是被鲜血染红,我父亲也随魔尊一起被镇压了。而我那时却还抱着幻想,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在魔界闯出一片天,然后联合众人去将父亲和魔尊救出来。当然,我失败了,但幸运的是,我得到了一个好兄弟,他就是墨阳。”

一边说,一边走,远远地已经能看到村口了,而尹萧然的故事也讲到了最后。

“我记得墨阳那时候还没修炼成人形,就是个胖乎乎的小水獭。”笑眯眯地回头看了一眼,收到墨阳的一串白眼后,继续道,“见他没有家人,我就收留了他,后来又帮他修炼成人,所以从那以后他就成了我的小跟班儿。”

“我失败之后心灰意冷,就把他甩了,没想到在这隐居后还是被他找了过来。”

“然后他就让你回去重新开始,可是你不同意?”这种事离婉笑感觉还是能理解的,毕竟兄弟俩关系这么好,墨阳也不忍心看着哥哥就这么一直消沉下去,只是他的做法太极端,不够深思熟虑罢了。

“离姑娘,你是个好人,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看着离婉笑眉间隐隐约约的一小团黑气,尹萧然犹豫道。

“有话你就说,买什么关子啊?”

头也不回地甩出一句,她此时已经顾不上说废话了,因为她发现他们几个走的好像很快,已经进了村,也不知道尹萧然是怎么带的路,他们似乎走了捷径,并没经过水潭,而是直接绕到了村里。

见她毫不在意的样子,尹萧然忽然快走几步,挡在离婉笑面前,一脸认真地对她说:“姑娘,你好像有病。”

。。。。。。

话音落下,周围一片寂静。一阵风卷着几片枯黄的树叶从几个人中间穿过。。。。。。

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尹萧然身上,冰冷如独孤澈也停下来定定地望着他。终于,还是走在最后的墨阳出声打破了气氛,“哥,你今天是不是忘吃药了?”

被墨阳一提醒,离婉笑也回过神来,只觉得头上一群草泥马飞奔而过,咬了咬牙,恨恨道,“公子,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看着离婉笑气呼呼地走开,尹萧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他纯粹是一片好心,却因为口误而被当成了骂人,顿时大叹了口气,拍拍额头,我这是怎么了?

“哥你没事吧?”墨阳背着昏睡的杏儿靠过来,奇怪道,“你今天怎么了?离姑娘挺好的,干嘛说人家有病啊?”

“哎呀,你小子想什么呢?我要说的不是那个!”说罢,尹萧然也不理一脸茫然的墨阳,赶紧朝离婉笑他们追了过去。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杏儿的家,老大娘一看闺女回来了,立刻哭哭啼啼地把几个人迎了进去。他们的平安归来,让整个村子都震动了,第一时间出现的就是白纱纱,她本来想说些什么,但一看到独孤澈,花痴的毛病就犯了。独孤澈浑身湿漉漉的样子,让她到现在还浮想联翩。

村长也赶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询问,一眼就看见了他们又怕又敬的“公子”尹萧然。

离婉笑见此,赶忙跑过去将愣在门口的老村长拉进来,“您别怕,这里面有误会,公子今天来就是跟您解释这件事的。”

站在角落的尹萧然特别留意地看了一眼白纱纱,随后便走到老村长身边,愧疚道:“是我的疏忽让弟弟酿成大错!一直以来到我那的姑娘和少年我都是以礼相待,从没做过伤害他们的事,只是弟弟年少无知,背着我做了错事,您要想为他们报仇就惩罚我吧。”

其实不管怎么说,尹萧然都是大将军水魔君的后代,血统纯正,法力超群,对付这些凡夫俗子是绰绰有余。但他却能放下身份,跟凡人低头认错,可见这是个能成大事的人,也难怪当初水魔君会如此宠爱他,还将他引荐给魔尊。

看着一脸愧疚的尹萧然,离婉笑拉过独孤澈低声道:“你猜他这一认错,村长会不会拿鞋底子抽他?”

“每次我跟师父认错的时候,师父就拿着鞋底子追着我满院子跑,虽然他压根儿也舍不得打!”

独孤澈嘴角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算是回应。也是和他相处久了,离婉笑才把他这个几乎不能算是表情的表情归于“微笑”,换做其他人说不定真的以为他是面瘫久了脸抽筋了一下呢!

杀人凶手就在眼前,而村民们都心知肚明,这人是个妖怪。村长颤巍巍地站起来,后退一步道:“公子,我们这小村子人少,又是穷乡僻壤的地方,我们知道你神通广大,所以只求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们麻烦,我们就知足了。”

尹萧然神情低落,轻轻点了下头,“好。”

自古人妖殊途,在拥有法力的妖魔面前,凡人的力量真的太弱小了。他们真的是从心底里害怕,即便他现在承诺以后再不碰任何一个村民,这些人也绝不会容他继续在这隐居下去。

这样的结果也在情理之中,所以等杏儿清醒之后,尹萧然就带着墨阳离开了。走的时候,杏儿还对他万般不舍,尹萧然却不想多说什么,只安慰她好好休养身体,便不再言语。

想了想,还是走到离婉笑面前,认真道:“离姑娘,刚才是我失言了,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似乎被人下了咒,而这个下咒之人很可能就在你身边。”

说着,他将腰带上的翡翠吊坠扯了下来,递给她,“我知道你要去人魔交界处,越往北魔气越重,这个你带在身上,可以帮你抵挡魔气的侵蚀,也会对解除咒语有所帮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