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七章 真正凶手(下)

梦染九天 叶荛 2081 2016-11-10 00:10:04

  短刀裹着凛冽的杀气,直劈向水妖面门!

离婉笑顿时大惊,原本平和淡然的墨阳突然爆发出的煞气让她止不住大喊一声:“小心!”

与此同时,站在后面的独孤澈立刻伸手将离婉笑扯到身边,暗中运气内力抵挡周围四处冲撞的杀气。

表面上虽然落魄,但尹萧然的反应速度还是非常厉害的,对方刚刚出刀,他就已经做好了接招的准备!雪亮的刀锋转眼就到了近前,尹萧然忽然一个侧身,刀尖险险与他擦身而过。

一击未中,墨阳手腕翻转,刀光再次朝尹萧然的脖子劈去!

没想到这家伙出手就是杀招,尹萧然眼睛眯起,既然躲不过,那就跟他对上几招!念头闪过,指尖瞬间凝聚起内力,在刀身侧面轻轻一弹!两人强大的内劲全部灌注在短刀上,而刀本身并没有沾染魔性,自然承受不住他们内里的冲击,“铛”的一声断成两截!

墨阳心中一惊,赶紧放开刀柄,抽身后退,和尹萧然拉开距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震惊,“你的法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他一直跟在他身边,而他的功力在短短五年内至少恢复了六成,他居然没有一丝察觉?

“墨阳,你要杀我可以,但不能污蔑尊主!”

见对方已经冷静下来,尹萧然也收回功力,淡淡地看向他,“没有人可以替代尊主的位置,这就是我退出魔界的理由。”

“你够了!”墨阳疯了似的打断他,“从小到大你就一直崇拜他,到底是为什么!他究竟给过你什么?你我都没有亲眼看见过那个人,他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从来没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就算你法力高强又怎么样?能比得过他身边的八大战将吗?”

越说越激动,墨阳忍不住三步两步冲到他面前,狠狠地抓住他的衣服,一双通红的眼睛昭示着他难以压抑的魔性!

“尹萧然,魔尊不会回来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深秋的树叶已然泛黄,在空中缓缓飘落的样子,就像一段段难以忘怀的过去。魔,拥有着无尽的生命,却也承受着无数回忆的折磨,是幸,还是不幸?

站在树下,离婉笑依然抓着独孤澈的手,看两个妖怪打架本应该是件很让人兴奋的事。在她的想象中,妖怪都是会法术的,看他们一边打架一边摆出各种各样的奇怪招式,想想就觉得很有趣。但是此时看着那两个人反目成仇,一方红着眼质问,另一方漠然消沉,她的心里却莫名的有些难过。

“独孤澈,你说如果人活着只是为了承受痛苦,那么他的生命还有意义吗?”

这样的话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口中说出来,总让人觉得难以理解,但这个女孩叫做离婉笑,她的经历让她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曾经在小山村里,死去的师父,被屠戮的村庄,可怕的瘟疫和无尽的流浪,这些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就像一只巨大的魔爪,每当黑夜降临都会将她的心紧紧抓住。过去的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处绝境却丝毫看不见希望的光芒。

独孤澈望着她,眼神始终坚定。从第一眼看到她时就下定了决心,不管过去如何,他相信未来的日子里这个需要被保护的女孩再也不会孤单无助,因为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守护着她,给她依靠。

这是一个承诺,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承诺。

“你走吧。”

尹萧然的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他放不开自己,也放不下过去。既然如此,分道扬镳才是他们应该作出的选择。放他离开,不再去劝说,也不再对他怒吼,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分开,也好。

一袭白衣的墨阳本该如他的名字一样,有着阳光般炙热的心,但此时此刻说出这三个字,却似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

转身,离开。

耀眼的月白色袍衫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昏暗,他很年轻,在他短短的四百多年的人生中,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痛。

“你站住!”目送他离开的尹萧然忽然开口,“村民的死是你一手造成的,你要走,就把欠的人命还回来再走!”

此话一出,离婉笑就愣了,命怎么还?人都死了,骨头都化成灰了,难不成这样还能起死回生?

墨阳也站住了,就这么背对着尹萧然,半晌不说话。他忍了又忍,忍了再忍,终于还是爆发了!

腾腾腾地快步走回去,恶狠狠地盯着尹萧然,却不带半点杀气,“还你人命?好啊,你把我杀了吧!”

说着扬起头,露出脖子往尹萧然身上凑,无赖道:“来来来,你把那刀片捡起来,往这砍!砍啊!”

这家伙穿的人模狗样,本质却是个无赖又黏人的小孩性子,被他这么一闹,尹萧然也禁不住笑骂,“你这小子,又没正经!”说完,一把拉住他径直走到离婉笑两人面前。

“离姑娘,我知道墨阳犯下的错无法饶恕,但他跟了我四百年,我一直把他当亲弟弟看待,如果村民们真的要为之前的几条人命讨个公道的话,我愿意代替他接受惩罚。”

尹萧然真挚地望着离婉笑,从两人的表现来看,他能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女孩才是真正能做主的。她身后的男子虽然俊美无双,却一脸冷漠,以他的判断,这人的冷漠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根本没将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漠不关心,才显得冷若冰霜。

看了看尹萧然,又瞧了瞧远处躺在大石头上的杏儿,离婉笑犹豫道:“这事我说了也不算,你们跟我回村里解释一下吧!哦对了,顺便再把杏儿送回去,她娘都急得昏过去了。”

这么一说,墨阳可就不干了,“我可不跟你们回去,要让那些村民知道我是杀人凶手,还不吃了我啊?你们爱谁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你下毒杀人,还背着我将精气吸光置人于死地,实在过分!”尹萧然板着脸训斥,“若非杏儿对毒药过于敏感,真不知道你还要杀多少人!”

“这次你必须去村里跟人家道歉!别跟我耍花样,此事没得商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